專訪貓王CEO曾德鈞:60歲仍在一線奔波 將收音機變成時尚

雷帝網 雷建平 8月21日報導

在互聯網創業者中,貓王CEO曾德鈞很另類,一方面是曾德鈞連續多次創業,屬於「老司機」,另一方面,曾德鈞超過60歲,依然每天奔波在創業第一線,到處去學習和談客戶。

曾德鈞在智能硬件領域還趟出了一條路,他創辦的貓王收音機不僅改變了外界對傳統收音機的印象,還成了一種年輕人的時尚,一些企業送禮物時,也喜歡給自己的客戶送貓王收音機。

如今,一些大型商場的潮牌店一些顯眼位置,擺著幾台「復古與潮流」交織的彩色小收音機。這些復古有情懷的小收音機就是曾德鈞的作品。這些潮牌店這樣做的原因是——好看,走量。

到2017年底,貓王收音機已累計銷量100萬台,並做到盈利。當公司發展到穩定階段後,曾德鈞也在資本運作,他對雷帝網透露,未來幾年貓王收音機也考慮走向資本市場。

最擔心趕不上這個時代

對很多人來說,到了60歲的年齡,早已退休在家,陪伴著自己的兒孫。但曾德鈞不一樣,他創業的激情和幹勁甚至超過了很多年輕的80後、90後創業者。

曾德鈞幾乎周末都不休息,而是去拜訪客戶或學習。他一年要飛100多次,早已成為航空公司的金卡會員,但已做到財務自由的曾德鈞始終堅持坐經濟艙。

曾經有一次,曾德鈞出差碰到一位在線教育企業CEO,兩人是同一班飛機,正好在貴賓廳相遇,對方以為曾德鈞是坐頭等艙,但一到頭等艙時,曾德鈞就走經濟艙,對方則坐頭等艙。

對方跟曾德鈞說,您都這麼大年紀了,我都坐頭等艙,您也該坐了。曾德鈞的回復是,「你們有錢了,貓王沒有那麼多錢,我還得要帶好這個團隊,所以我基本上還是坐經濟艙的。」

曾德鈞堅持坐經濟艙,讓貓王團隊壓力也很大。一次,貓王CMO、執行總裁對曾德鈞說,團隊一定要好好努力,讓曾德鈞坐上頭等艙,至少坐了以後,團隊高管再坐壓力也會小很多。

曾德鈞對雷帝網說,自己挺有運氣,趕上這樣的創業大潮,帶著團隊走過了1,得到大家的認同。而且自身身體情況不錯,所以,特別有激情做事,現在最擔心的是怕趕不上這個時代。

原因在於,貓王團隊全部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如果曾德鈞思想不能及時更新,與年輕人自然而然會有很大代溝,大家沒有共同語言,員工會在下面笑話曾德鈞,蔑視曾德鈞。

曾德鈞也十分重視和年輕員工交流,他的法則是,和年輕人交流不要倚老賣老,多虛心學習,此外,會買一點好米,買口好鍋,到中午自己就煮一鍋飯,每次邀請一個團隊一起吃飯。

曾德鈞對煮飯有特別的研究,團隊都是自己帶菜過來,大家邊吃邊聊,邊開玩笑。曾德鈞說,自己謙遜一些,低調一些,能夠尊重他們一點,年輕人是很願意跟他交朋友的。

「60歲還堅持創業沒什麼特別的,我相信任何人只要有夢想,就一定會調動自己的激情。」

曾德鈞也很努力在學習,無論是聯想之星CEO特訓班,還是混沌創業營、東嶽學習坊、吳聲的造物學、吳曉波的成長營、京東創業營,曾德鈞都參加,只要時間允許,他都在現場。

「我相信,當你做到你喜歡做的事,而且你做的事情不斷有進步的時候,你工作越做越好的時候,你不斷有創新,不斷有創新的新成果的時候,你內心里就真的很高興了。」

曾德鈞說,總希望自己能不斷超越自己,把團隊越帶越好。「我最近在北京見律師了,我們要做IPO的一些準備,我們從2016年開始準備,這幾年都沒問題。」

上市不是貓王的目的,但曾德鈞指出,選擇了投融資的路,就要讓投資人有退出,讓團隊有回報。「我60多歲了,可能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房,年輕人不一樣,我要替我的團隊考慮。」

曾德鈞創辦的貓王收音機非常有匠心精神,他的精神也被大家尊重。

在聯想之星LS10S班上,大家對他的評價是,標桿、堅持、堅韌、創新、匠心、有鍥而不舍的精神,代表格局和胸懷。

對此,曾德鈞謙遜的說,自己還稱不上是匠人,要真正成為一個合格的匠人,還差很遠的距離。「只能說我有願望把我喜歡的事情做到極致。」

收音機也能變時尚 不是非黑即白

曾德鈞自小對收音機就很著迷,夢想做一台「不留遺憾的收音機」。貓王收音機是曾德鈞第五次創業,當年,曾德鈞拿著40萬復原費的一半,開啟第五次創業。

第一代貓王收音機是梨花木原木手工、經典的膽機設計、支持無線藍牙,此後,貓王小王子系列推出,定價300元至400元,並成為爆款產品。

曾德鈞對雷帝網表示,貓王重新定義了收音機,不光是外形的改變,而且功能也增強了很多,比如,貓王收音機可以收聽到全國各地的頻道,還擁有很多智能的功能。

曾德鈞本身是一個音響專家,是中國第一台Hi-Fi膽機、第一台Hi-Fi CD機、第一台Hi-Fi級電子管多媒體音箱的設計師,這使得貓王收音機本身融入了很多的音響的功能。

比如,通過語音的方式可以讓貓王收音機直接播放鄧麗君的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也可以通過語音的方式,去聽全國各地的廣播,貓王收音機使得人更加容易和音樂內容連接。

在曾德鈞看來,貓王收音機是一個有情懷、有溫度的產品,能讓年輕人喜歡,去聽音樂,是一個情感連接。貓王要做的是一個與時代氣息、與生活美學、與人的人性相接近的東西。

貓王本身也有一種文化在里面,是一個反主流,嬉皮的文化,自我、獨立、創新、個性,這些都需要使得公司在一個相對小的規模。而不是像大公司一樣,一切都變得非人格化。

這就使得收音機從一個過時、被淘汰的產品,逐漸又回歸到時尚,年輕人很喜歡,很願意用。曾德鈞說,這就是時代給了貓王機會,貓王有了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能力把它做出來。

智能硬件領域一個特點是,行業更新很快,很多人年齡一大就跟不上,容易被淘汰,曾德鈞反而還引領收音機行業的潮流。

曾德鈞說,這就是學習能力和心態,怎麼去做一個新產品、新物種。比如,大家提及貓王收音機,是一個音質好,方便連接聲音內容的年輕人喜歡的產品,而不是冷冰冰的,非黑即白。

做一個有溫度的產品,使得貓王收音機既不怕被山寨,也不怕巨頭的湧入。

曾德鈞指出,山寨的產品在設計、細節、音質等各個地方無法做到貓王收音機的特點,而且,貓王收音機在不斷創新,自己比自己跑得更快,此外,消費者對價格敏感,但對價值更敏感。

「創業者所關注的點如果錯了,可能會掉到坑里面去,如果成天關注山寨,就會跟山寨生氣,也出低價的版本。我不關注被山寨,我就想我怎麼跑得更快,我怎麼用更多的創新打敗你。」

巨頭進來也不必害怕,因為文化的東西永遠無法被模仿,就像喬布斯,多少人想學喬布斯,卻也學習不過來。

曾遭遇至暗時刻 始終尊重商業本質

貓王最早並非是做收音機,而是做智能音響,而且還是國內做智能音響起步最早的。當時,有很多家投資機構都要投資曾德鈞,且一家比一家給的估值高。

但智能音響的風口在2015年過了,投資人減淡了對這個市場的興趣。這讓曾德鈞面臨很大生存問題,即團隊從0到1的過程中,要首先養活自己,否則,所謂的夢想都是空的。

曾德鈞的抉擇是,原來凡是花錢、流血的地方全部要止血,不能再繼續花錢,另一方面要趕緊造血,能有一個生錢的機制,那個時候,貓王收音機開始賣了,但貓王2是2580一台。

貓王收音機一個月的銷量有限,大概只有200萬,團隊卻有幾十號人,公司根本養不活團隊。也是在這個時候,貓王小王子應運而生,當年3月份做眾籌,5月份才正式上線。

為籌備貓王小王子,公司帳戶最少的時候只有78萬,可能1,2個月就面臨著倒閉。好在貓王小王子一下子就賣爆,當月就賣了3萬台,有600萬銷售額。

再加上原來大的貓王收音機有200萬銷售額,當月有800萬銷售額,公司也進入到盈利狀態。

貓王收音機遇到的另一個挑戰是,三星Note7爆炸事件影響,當年三星賠了62億美金,對貓王產生影響的原因是,貓王小王子是用鋰電的產品,而且是公司第一次用鋰電產品。

「對我們來說,三星賠62億美元沒問題,但我們賠62萬都賠不起。」

最困難時,曾德鈞把房產抵押出去,拿了700萬的銀行貸款額度。如果貓王小王子真出現問題,馬上從銀行貸款用這邊錢做危機公關。好在公司安穩過關。

曾德鈞遭遇的至暗時刻則是,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一個美國客戶倒閉,導致公司在那個單子上損失近2000多萬,公司從幾百人縮到只有20人,從幾千平米縮到只有500平米。

曾德鈞就到其他公司做高管,從做高管賺的錢再反過來養活公司,這樣持續了好幾年。到2014年6月,公司的廠房突然被改做其他用途,被限定20天的時間要去搬遷。

曾德鈞那時租房子,沒生產,又要發薪水,到9月時旗下兩個公司都沒錢發薪水。曾德鈞就借高利貸給一家公司發薪水,拿在騰訊做遊戲的女兒的積蓄給自己另一家企業發薪水。

要是員工一鬧,曾德鈞就挺不下去。好在當年10月,貓王收音機恢復過來。一方面是在京東做眾籌的錢回來,前面的訂單欠款也回款,另一方面,騰訊和京東也投資了貓王收音機。

互聯網公司做智能硬件有一個邏輯是,用戶越多越好,越有價值,用長尾效應收取後面的錢,曾鈞做智能硬件的邏輯是,遵循商業邏輯,不去燒錢,而是形成一個商業的利益鏈。

如今,貓王收音機正在敦煌發新品,預計每個月的銷量會達到10萬到20萬台,每台的價格是299元,產品更小巧,人群也更年輕化。但貓王收音機依然堅持做到不燒錢,還盈利。

曾德鈞說,新產品的價格不高,但貓王收音機在行業沉淀多年,能更好控制成本,依然會尊重商業本質,這樣的銷量能給貓王收音機提供足夠的銷售額和利潤,推動公司繼續往前發展。

—————————————————

雷帝觸網由資深媒體人雷建平創辦,為頭條簽約作者,若轉載請寫明來源。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