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過去捆綁,不為未來設限

我們從聽別人的話開始學習;依別人的眼色與別人互動;好像別人的看法感受,比我們自己更重要。心靈的成長從自我探索開始,這趟旅程的起點是自己:看到自己的傷痕,認清自己的形狀;向事實臣服,與自己和好;不被過去捆綁,不為未來設限,不背叛當下的自己。

第一步:看到自己的傷痕,認清自己的形狀

小時候,我們很快樂,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天不怕地不怕,可以隨心所欲。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為一塊棒棒糖開心,為一只毛毛蟲流淚,卻沒有任何憂傷可以盤踞不去。我們沒心沒肺,一身明媚。

長大了,快樂越來越少,大部分時間我們眉頭緊蹙、腳步匆忙,嘴巴卻掛著習慣性的微笑。

我們撒謊,並且不再臉紅。我們哭的時候關上房門,學會掩飾情緒、包裝表情。我們一步步毀掉了那個快樂的小孩,並理所應當地把這個過程叫做成長。不是成長讓我們毀滅,只是長大了我們就不再真實地面對自己。毀掉我們的是我們對自己的逃避,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從何時我們開始不認識自己的?也許從你脫離母體的第一聲啼哭就開始了,因為,那與世界的第一次接觸已在你心中留下一道冷漠的傷痕,你從此沒有了安全。

然後,我們繼續受傷,在愛中、在規則中、在自己的欲望中、在親人的期許和要求中、在別人的眼光和標準中……傷痕累累的我們,變得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不認識自己,越來越感官行事,越來越隨從感覺,從滿足感覺的舒適中不再面對真實的自己。

我們不知道自己遭受的一切其實都源於自己,我們感受無能為力的時候,我們相信了命運。命運很強大,它不會聽你訴苦衷,不會跟你談條件,公平不公平由不得你說。冥冥中的因果從不爽約,只是我們看不透因果之間有著怎樣的聯繫和邏輯,因此也不能明白,我們才是起因,所有的結果都得自己負責。起因無權譴責結果,結果只能被承擔。

一切果效是由心發出的,你當為你的命運負責。在我們的設計程序里,品性參與其中,宿命在我們一言一行中定型,如果我們清醒,我們就跳出了命運,因此,我們必須在自我覺知中擦亮心靈的眼睛。

看清傷痕的功課:

1.面對自己一切不想面對的;

2.對某人某事反感的時候,觀察自己,那就是你的局限;

3.多問自己為什麼,而不是問別人為什麼;

4.看到自己每一句話背後的真實動機。

第二步:向事實臣服,與自己和好

愛人結婚了,新娘不是你。你為此痛苦,不顧這已經是一個事實。很多時候,痛苦就是從不肯面對事實開始的。因為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沉湎於自己的情緒中,完全忽略了事情的本質——時間不可倒流,一切回不去了。

如果從自己的情緒中拔出來,我們才有能力覺知到不可挽回的真相:事實無可更改,時間無法打敗。向事實臣服,沒有比跟發生過的事較勁兒更傻的事了,這是一場沒有勝算的博弈,就好像妄圖用手去抓住飛速消失的時間。

我們不了解,其實所有問題的根源都在自己身上,問題本身就是答案。

愛人結婚了,新娘不是你。你為此痛苦,痛恨男人變心,痛恨小三插足,其實真正痛苦的根源,在於你對自己的不滿,因為這一切不是你想要的,而你對這一切無能為力。

所以,你對自己的無能憤怒,你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你不敢面對它,也不願承認它,所以你遷怒於別人,以掩蓋自己。

你對自己無能的憤怒,來自你對自己的審判,你把自己不能留住愛人的行為定義為「無能」,這個詞傷害了你的自尊,你不想讓它成為你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你否決它,逃避它。

你不接受自己「無能」這個事實,來自你給這個事實下了一個「無能」的定義。

我們經常為自己尋找各種借口來掩飾暗藏於內心深處的東西,那是我們拒絕承認的人性弱點,我們已經給它訂上了不潔不善或不道德的標籤,因這標籤帶來的恥辱感讓我們沒有赤裸面對自己的勇氣,自欺欺人讓我們心安理得,這心安理得給我們帶來淺層的自我認同,我們躲在這種自我認同的羽翼下感覺很安全。

當你看透這一切的時候,你會明白兩件事:

第一,事實為大,已經發生的事,惟有臣服。

第二,接納自己,就算是自己最不喜歡的樣子。

向事實臣服的功課:

1.觀察自己,而不是審判自己;

2.不給自己下定義,尤其不單純的以「好壞對錯」給自己下定義;

3.明白任何人都不完美,學習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4.凡事在自己身上找答案。

第三步:不被過去捆綁,不為未來設限,不背叛當下的自己

我們從小就被各種各樣塑造,你應該這樣,你應該那樣,在各種意見和管制中,我們畫出一個別人捏合而成的形象,並接受那個形象為自己。慢慢地,我們把「應該的我」混淆成「真實的我」,並不由自主地寄生在這個「應該的我」身上,因為這個「我」是大家所滿意和接受的,是「理想的我」。

我們在別人的塑造中戴上了虛假的面具,背上了重重的殼,畫地為牢,舉步維艱。而我們經常對此毫無知覺。

習慣於積累知識和經驗,然後讓這些成為自己的標準。 我們不能接受不合我們標準的,也不能接受我們不能理解的。我們給自己界定了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我們駢死於槽櫪之間,因為我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千里馬。

因為我們從小被教育要有夢想,所有的人都告訴你要關心結果,所以我們忽略過程。

但所得到的結果和自己理想中的結果總有差距,我們又禁不住這份落差帶來的失落感,於是開始羨慕別人的生活——看哪,別人的日子才叫日子,別處的生活才是生活。於是有人再婚、有人破產、有人奔波、有人勞頓,大批人從鄉村走向城市,企圖讓夢想照進現實。

其實,夢想並非一個結果,夢想只是我們的方向和動力,是我們心無旁騖的目標,是我們堅持下去的理由。僅此而已。

而我們必須清楚,夢里沒有烏托邦,誠實是當下最可靠的姿態。夢想不是唯美的到達,而是當下的開始,然後分分秒秒守住的堅持,一步一步抵達的路程。這過程中,你可以欣賞身邊一只麻雀的鳴叫,跟一棵小草親切交流,可以默默註視與傾聽,可以坦然面對自己現狀的好與壞,不去因為比較而憤怒和怨懟,不會因為幻想而飄飄不知所然。

你當忠於當下的自己,這雖然不會阻止該發生的發生,卻可以讓你明白如何該面對的面對。當我們了解了這個世界沒有完美,我們會感恩於當下:原來我在我的世界,安好無比。

忠於當下的功課:

1.不跟任何人比較,包括自己;

2.不執著於結果,而是把握對當下的覺知,做不後悔的自己;

3.凡事要有個開始,而不是完美的開始;

4.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來源:德瑞姆心理學院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