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自己老了?看80歲的他,如何顛覆自己

或是出於感慨,或是出於自我安慰,我們經常會把「老了,不中用了」這句話掛在嘴邊,然而,當你看到排名世界第一的管理咨詢大師,80歲的拉姆·查蘭仍然每天奔波在世界各地,沒有周末,沒有假期的時候,你會體會到,只要你還有顆向上而好奇的心,年齡從來都不是問題。

那年,一句風輕雲淡的「其實你什麼都沒有做錯,錯在你太老了」,紮了多少人的心。老了!

去年,一位做風險投資的大牛,講到自己基金過去的發展,說十年前最大的優勢,就是年輕:

自己年輕,團隊年輕,跟創業者都是同齡人,特別好溝通,特別容易成為兄弟。

十年前的優勢,現在成了問題,自己老了,團隊也老了,感覺跟現在的創業年輕人有代溝了。

其實,這位覺得自己老了的大牛是位80後。

但誰讓創業者更年輕呢?90後、95後英才輩出,00後都快殺入江湖了。

今年,法國小子姆巴佩橫空出世,斷送了梅西C羅的世界盃夢想。

有標題乾脆直接寫道「姆巴佩:他讓我感覺梅西C羅都變老了」。

其實,老了的C羅今年才33歲,梅西才31歲。但誰讓姆巴佩更年輕呢?人家生於98年12月20日,現在還不到20歲。

當今時代,瞬息萬變。

新技術、新場景、新物種、新公司,各種顛覆,目不銜接。

在互聯網新一代巨頭TMD中,美團不過8歲,滴滴、頭條才6歲。即將上市的拼多多,只有4歲。

現在,似乎無論多大,大家都覺得自己老了。

01

查蘭老了嗎?

按照中國人的算法,查蘭今年已經80歲了。

在他的各種盛名之下,比如全球管理大師雲雲,有些人不免心生懷疑:查蘭會不會太老了?

這里的「老」有兩層含義:

一是,他的精力體力還行不行;

二是,他的思想方法還能不能跟上這個新的時代?

大家都知道,查蘭服務過傑克·韋爾奇二十多年。這的確很牛,但二十年前管用的,放到今天,真的未必好使,很可能該被淘汰了。

的確,有些所謂的牛人大師,就是這樣,一招鮮吃遍天。

但隨著時代變遷,曾經的如日中天,漸漸日薄西山,他們的身影也隨之漸行漸遠。

但查蘭不是。

80歲的他,依然一如既往,每天奔波在世界各地,從一個客戶趕往下一個客戶;沒有周末,沒有假期,沒有房子,沒有家;一半睡在酒店里,一半睡在飛機上;馬不停蹄地汲取著這個時代最前沿的新知,幫助著這個時代最優秀的企業家創業者,探索解決這個時代最棘手的問題。

每次來中國,十多個小時的越洋飛行,不僅沒有倦意,沒有時差,而且經常是下了飛機,就開工:

上車,打電話會;進酒店,開早餐會;

到客戶辦公室,開研討會;

中午也不休息,工作餐真的是全在談工作;

一天會議結束,晚上還會安排晚餐會。

從早上5點半下飛機,到晚上8點半,十幾個小時,密不透風的日程安排,竟然全都不在話下。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有時還會跟我討論下,我們倆正在做的研究,正在寫的書。

到終於可以互道晚安的時候,大師還問,明天要不要5點起床,接著開練。

這是一位怎樣的大師?這又是一種怎樣的生活?是什麼支撐著這位80歲的老人,可以如此精力旺盛,如此投入忘我,幾十年如一日地這麼過?

這個問題,很多人問過他。

有些企業家還跟他開玩笑,說如果只能從大師這里學一樣本領,什麼企業轉型、戰略執行、組織人才,甚至家族傳承,都可以先放一放,最想學的就是:如何活到80歲,還能像查蘭一樣。

大師每次的回答都一樣:learning every day。

每天都有 新髮現,每天都有新思考,每天都能學習新知,每天都能幫助他人,這是多麼有意思、多麼有意義、多麼令人活力四射的生活!

02

查蘭怎麼學習?

大師說learning every day,可不是說說而已。他是這麼說,也真是這麼做的。

跟客戶開會,討論實際問題,就是學習。

會上,他會提問題,會記筆記;會後,他還會反復思考,有沒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有沒有更簡單直接的方法。

沒有會議安排,他就會讀各種資料。

等客戶時,在酒店讀;去機場時,在車上讀;一上飛機,就抱出厚厚一沓,跟我討論完所有問題,馬上進入「狂讀」模式。

目前我們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幫助傳統企業完成數字化轉型,其中不乏大家耳熟能詳的全球知名企業,比如優衣庫。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作為咨詢顧問,我們不可以主動披露客戶是誰,為客戶做什麼,除非已經成為公開信息。優衣庫的情況屬於後者,詳情請見查蘭新書《高潛》的第6章。

有次晚餐會,優衣庫掌門人柳井正半開玩笑地問查蘭:「您從什麼時候突然變成數字化專家了?」

對啊,咱們大家熟悉的那個查蘭,不是以打造執行力、提升主管力著稱的嗎,怎麼突然華麗轉身,變成數字化專家了呢?

當時,查蘭笑而不語。事後,我禁不住好奇,又追問他。

查蘭一副這有什麼好問的樣子,特別淡然地說:「還能怎麼樣,跟所有人一樣,靠學啊!」

一次,有位高管談到數字化轉型,談到數位技術,談到ABC(人工智能AI、大數據BigData、雲Cloud),說自己老了,幹不過年輕人了,學也學不會了。

查蘭聽罷,停頓了一會兒。之後,極其鄭重地說:「年齡不是問題,只要想學,多大歲數都可以。」

我心想,可不是嘛,大師都80了,誰還能比他「老」呢?

要知道,幾年前,這位快80的老人,為了搞懂PageRank算法(Google搜尋的基石),還親自給大學教授打電話請教呢。

這就是查蘭,時刻都在學習新知。

03

查蘭怎麼顛覆自己?

迄今為止,查蘭完成了二十多本書,在中國出版的有十幾本,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執行》和《主管梯隊》。

有次新書發布,查蘭演講結束,觀眾提問。

一位年輕人提問時說:很喜歡看查蘭的書,比如《主管梯隊》,尤其是從員工(即書中的個人貢獻者)到CEO的7個層級,6個階段,讓自己深受啟發,受益良多。

遇到這種情況,通常台上的大師都會客氣幾句。萬萬沒想到,查蘭竟然直截了當地說,建議有些章節就別讀了。

因為《主管梯隊》寫於十幾年前,講的是工業時代的組織形態。如果現在一家公司的組織層級,還有七層甚至更多,這家公司的未來將是十分堪憂的。

數字時代,企業面對的是,快速、高頻、劇烈的外部變化,以及日益高企的用戶需求。

多層級的傳統組織,會阻礙信息流動、團隊協同,造成很多延遲、失真、僵化以及內耗。

書里的某些層級,在數字時代,是沒有存在的必要的。

不僅如此,談到企業管理機制,被很多人奉為經典、曾在查蘭《執行》一書里提到的年度戰略規劃、預算目標、考核激勵等方法,也被查蘭自己顛覆

其中的道理並不深奧。憑著常識,你也能想到,那種一年一次的管理節奏,好像世界也是一年一變,一變保持一年,是過去工業時代的產物,怎麼還能適應數字時代的發展節奏?

時代在變,技術在變,客戶在變,對手在變,企業組織形態怎麼能不變,管理機制怎麼能不變?

過時了,就是過時了,哪怕是自己提出的方法,自己書里的建議。推動執行的原則沒變,但以年度為節奏的具體方法,的確是過時了。

這就是查蘭,時刻都在顛覆自己。

(拉姆·查蘭在2017年《哈佛商業評論》中國年會上作演講)

04

What did you unlearn?

他不僅這樣要求自己,也會這樣啟迪他人。

有一次,為了推動轉型,我們與客戶中高層,開集體研討會。偌大的會場,坐得滿滿當當。

轉型伊始,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就是改變理念。查蘭似乎有種神奇的力量,短短幾個小時,收效奇好。

大會結束,與幾位高層開小會總結。

大家首先衷心地感謝了大師,同時也特別地感謝了我,說我不僅能夠精準理解大師的思想精髓,講了大師講的,還把大師沒講的,把他微言大義背後的深意,按中國人的邏輯,用最接地氣的方式,做了深入淺出的闡釋,大家收獲特別多。

之前,《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的副主編,還把我和查蘭稱為「舉世無雙的好搭檔」。

每每此時,都會深深感慨,自己過去二十年真是沒白幹;都會由衷感謝,當年在咨詢公司、私募基金的那些日日夜夜。

似乎那些都是在為今天做準備,為了讓今天的自己,可以配得上跟大師一起工作,跟他一起學習思考,跟他一起成就他人。

會後,我們趕往機場,在路上跟查蘭聊起成長,自然而然地也談到了自己的成長。

回顧這幾年,從他身上學到了什麼。

這時,查蘭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一個完全出乎意料,但又至關重要的問題:What did you unlearn?

所謂「unlearn」,就是自廢武功,就是把原來會的,原來知道的,原來認為是對的,甚至原來奉為經典、神聖不可侵犯的,徹底放下。

這不就是顛覆自己嗎?

突然想起美團的王興,在飯否上問過的那句:

什麼絕世武功,可以用內力,把體內沉積的過時信息逼出去?原來中外牛人都一樣,都在不斷自廢武功,不斷顛覆自己。

時代的發展,總是超乎想像。

新時代,應該有新的時代先鋒,應該有新的管理實踐。前人沒這麼做過,又怎樣?國外企業沒這麼做過,又怎樣?

既然說創造未來的是人,這個人,為什麼不可以是你?

既然說實踐出真知,你的管理實踐,為什麼不可以引領時代,成為別人學習借鑒的榜樣?

人家80歲的老人,都勇於學習新知,敢於顛覆自己,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END—

職暢之友 誠意推薦

如有侵權 請聯繫後台刪除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