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男人,為什麼反而更搶手了?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壹讀(ID:yiduiread)

離婚率一直在漲。

民政部公布的《2017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大陸的離婚率為 3.2‰,每千人中有超過3個是離過婚的。①這是2000年以來,離婚率連續17年上漲。

越來越多的人離婚,但那些離過婚的人,後來都怎樣了?

離婚男人一枝花

很多人都選擇再次進入圍城,畢竟人生路漫長,一個人和左右手過起來還是蠻難的。

在再次進入圍城的姿勢上,男人女人有明顯的區別——男人不愁找不到再婚對象,而且再次進入圍城的速度和質量都比女人好。

一份對北京2004-2011年的離婚數據統計顯示,這八年中北京一共有211368對夫妻登記離婚,其中177198 位男性和155371 位女性都再婚了,這除了充分說明一個人無法靠自己的手過完這一生外,還直接顯示了男人再婚的人數比女性多。②

在婚姻里,有個不那麼招人喜歡但不容忽視的問題——喪偶。無論在全國性數據還是城市數據中,男性喪偶的人數都比女性少。如果非要說直白點,就是婚姻中男性去世的還蠻多的(請各位已婚男士注意身體健康

)。但是,喪偶男性的再婚率卻比女性高,最高時有2.95%,比女性的1.33%快多出3倍。整體上,男性的再婚率也是女性的2.4倍,比女性容易。

而且,男性找到再婚對象明顯比女性好——無論年齡、學歷還是婚姻經歷。男大女小一直都是婚姻的標配形態,平均男性會比女性大2-3歲左右。再婚數據上,男性表現出了非常明顯的「吃嫩草」傾向——找的新老婆都比自己小,且小很多——65歲及以上的男性平均比妻子大13歲。而離婚女性,基本上找不到比自己小的男性。

學歷上,離婚男 65%以上的再婚對象都是大專及以上學歷,而離婚女找的大部分都是初高中文憑,大專以上學歷的只有36%。

離婚男還更容易找到初婚女性,統計數據中男性再婚對象為初婚女的比例為34.46%。而離婚女找到初婚男的比例只有25.72%,差了快10個百分點。

為什麼離婚男性,比離婚女性吃香得多?

再婚,也得資源匹配

如果把婚姻代入經濟學理論,會發現婚姻也是個市場。在婚姻市場中,男方和女方都同時是買家和賣家,跟對方進行資源互換。只有雙方的資源相當時,才能夠互相匹配成功。

對,這就是門當戶對的高逼格解釋。

撇開婚前和原生家庭因素,一段婚姻關係結束後,往往女方會比男方過得更慘。早在上世紀50年代美國一項調查就顯示,女性離婚後37%的人患有低度精神創傷,21%和 42%的人有中度和高度精神創傷。③

離婚女性比男性慘更直接的表現是——離婚後女性的經濟狀況會在一段時間內變得糟糕,美國一些學者稱這為離婚帶來的「系統性貧寒」。這並不是說女性在婚姻中依賴男性給錢,一旦離婚男性不給錢就活不下去了。而是女性一旦步入家庭,就會面臨照料家庭、養育後代的任務(無可否認,目前女性對家庭的投入比男性大得多),導致女性無法全身心投入到職場。相反,男性會因為女性對家庭的支持,在職場上沒有後顧之憂。當婚姻破裂之後,女性在職場上毫無長進,男性可能已經混到中層(前提本人不是個廢)。

美國有兩項研究都同時證明了離婚後女性的生活水平會下降,一項研究說離婚女性的生活水平下降了73%,一項說下降了27%。只有男性是離婚的受益者,他們可以通過離婚讓自己的生活水平升一個檔次——提高43%或10%。④

再婚市場同樣是婚姻市場,講究資源匹配一項對934 則征婚啟事的分析發現,再婚人士在擇偶時比初婚更注重經濟實力的占比。⑤職業、收入、房車、經濟基礎,都比初婚人士更為看重。

無疑,能通過離婚讓生活水平上升一個level的再婚男是躺贏了。只要本人性格品行不太差,重新再找個優秀對象是很easy的事。

性的貞操

社會對離婚男還有點蜜汁迷戀,覺得離婚男哪哪兒都好——

都結過一次婚了,肯定知道怎麼相處和疼人;

年紀大點好,成熟有味道;

失去過的人更懂得珍惜;

而對離婚女的畫風則完全不同——

都離過婚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

離過婚啊,那肯定不是x女了吧?

年紀有點兒大了吧?

反正就,男人離婚那是經歷,女人離婚就叫失敗。

明星張歆藝,比普通人掙得多一大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原本她是該有底氣的獨立女性。但她的離婚經歷,仍然遭到並屈從於社會的蜜汁偏見。她的親爸,對她說:

別忘了,你已經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

她自己在上節目時說,因為離婚,覺得自己不再金貴。

從封建社會到現在,只有女人被扣上了貞操鎖。男人亂搞不是亂搞,叫經歷,女人離個婚或者多交幾個男朋友,就會被認為不自愛、水性楊花。

何炅舉了個意味深長的栗子:

很少有一個男人會說,這個男人很成功,但是他離過婚。但就會有人說,這個女人很成功,可是她離過婚。

把離婚當做女人的貞操、失敗,完完全全是對女性身份的偏見和歧視。僅僅憑借「離婚「疊加上「女性」這一標籤,就把所有離婚女性劃入一個新群體,再按照社會對女性的偏見,歧視所有「離婚女性」,把她們和正常女性區隔開來,和離婚男性區隔開來,讓她們成為社會鄙視的對象,這,完全是不公平的。

任何人都不該因為自己的性別、性身份、性行為和主流不符遭受歧視。離婚女性在社會輿論上應該獲得和離婚男性、「正常」女性同等的待遇,女性在性這件事情上,應該獲得和男性同等的尊重。

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布一次《全球性別差距報告》,試圖從經濟、教育、政治、健康4個領域對各國女性的地位進行了分析和量化。2017年,全球的男女性別差距第一次發生倒退——當年消除性別差距只有68%,前兩年的數據分別是68.3%、68.1%。

而中國的男女平等倒退從2011年就開始了,男女性別差距全球排名自2011年後一直在下滑——

2011,世界排名61

2012,世界排名69

2013,世界排名69

2014,世界排名87

2015,世界排名91

2016,世界排名99

2017,世界排名100

2018,世界排名103

8年時間,從61名到103名,跌了42名。

男女平等,道阻且長。

參考資料:

1.《2017 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的通知. 民函〔2018〕121 號

2.高穎, 張秀蘭. 從再婚人口的性別差異看城市女性的再婚困境——以北京為例[J]. 南方人口, 2012, 27(5):53-60.

4.轉引自《制度是如何形成的》中《為什麼朝朝暮暮?》,蘇力,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版

5.鄔欣言, 湯林. 再婚與初婚征婚者擇偶標準比較研究——基於934則征婚啟事的內容分析[J]. 青年探索, 2016(2):55-60.

推 薦 閱 讀

點擊標題即可閱讀全文

長大了,才知道瓊瑤劇有多缺德

羅永浩吹過的牛,大概自己都忘了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