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人生,從認識自己開始

文 | 張輝

來源 | 輝哥奇譚(ID:huigeshow)

過去兩年,都寫了文章紀念這個日子(註:作者生日),今天也不例外,在40+1的第一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在40+1的過程中一些關鍵想法。

上周在公司同學會聽CFO分享,最大的收獲是知道我們這一生最重要的挑戰是:真正的認識自己,認識全部的自己。他說這是他一生最大的驅動力,雖然我沒有追問他是何時有這個想法,但是僅僅是知道這一點,就已經足夠震撼了。

認識自己的關鍵是理解自己的人生使命,想清楚自己的人生夢想,明確自己的人生目標。

他說到:成功的兒童教育最終在於能否幫助他(她)在成年以前了解到自己未來的夢想。這一點比參加任何補習班,興趣班都有用。

在過去一年,我注意到:牛人與普通人的最大差別在於牛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未來想做什麼。

也許不是最終的夢想,但相比於身邊的同齡人要早很多。

如果說人生有什麼不公平的話,這種「搶跑」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 為什麼只有極少數人能在自己少年時就知道自己的人生夢想,而大多數人終其一生也不明白這一點?

當然,知道這種「不公平」並沒有令我難過,反而給我很大的啟發:即從現在起,我要不斷追問自己的人生夢想。

每次在探索人生夢想方面稍有進展,眼前的道路就寬闊了很多。

凡人通聖之路

一個資質普通,背景普通,運氣普通的人,如何能做出一番成績?

通過觀察我所仰慕的那些人的生平,我把規律總結為:立大志,做小事,每日自省。

據張宏傑的《曾國藩傳》記錄,曾國藩在30歲這一年,決定學做「聖人」,「不為聖賢,便為禽獸」,沒有中間道路可選。而儒家信徒的根本目標是成「聖」,理學相信:

95歲查理·芒格在年會上談到自己的睡眠習慣:

走向財務自由的關鍵點

從財務緊張走向財務自由有一個關鍵的轉折點,即有一點點金錢閒餘和一點點時間閒餘。

利用金錢閒餘做長期價值投資,利用時間閒餘做長期價值創造,徹底改變單純靠出賣勞力時間獲利的生存模式。

大家在談論財務自由時總以為是一個具體的數字,其實不然。

財務自由是從你進入長期價值投資或者長期價值創造那一天開啟的,因為從那一天起,你正式進入了「財務自由的正循環」。有了正循環,一切你想要的結果都只是時間的指數函數而已。

回顧我過去幾年的道路,我大約在34-35歲焦慮期間想清楚了:不能依賴薪水,並發展出「三種收入之路」。

但是關於投資與發展興趣的模式有效性問題,我在去年下半年才真正想清楚。

這個頓悟受到了《稀缺》和《系統思考》兩本書的啟發。深入理解「閒餘」、「正向循環」和「指數增長」的關係,可以幫助普通人擺脫平庸之痛。

系統驅動

如果我們希望真正掌控自己的人生,就必須理解「系統」的巨大意義。系統說起來神秘,其實簡單,即針對某個主題建立的從思考到實踐的閉環規則。

對於系統,《原則》一書做出了深刻而便於實踐的總結,我建議任何希望改變自己命運的人,都能仔細閱讀此書,真正理解書中的精神,並把自己所得用於改變自己的生活。

我在去年下半年才真正認識到系統的重要性,並且總結出自己的寫作系統、閱讀系統、工作系統和投資系統。

通過總結這些系統,我認識到自己過往的習慣只是這些系統的碎片。而只有站在系統的角度,我才真正理解後續如何迭代改進這些系統。

大家可以參考這些系統,來梳理自己人生關鍵的系統,並在此基礎上不斷更新。

我們人生的真正進步,最終體現在這些系統的進步速度上。

這個世界並非只有黑與白

讀書人有個問題,以為自己聰明,以為自己有原則,以為這個世界非黑即白。我也有同樣的臭毛病。

但在進入2019年之際,我深切的感受到這種思考的弊病,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出路。直到最近,有兩個關鍵的思考啟發我走出困境。

首先是對於人生終極目標的思考,我認識到:和我自己長期的目標相比,暫時的面子、感受和得失都不重要,通通不重要。

而如果固守自己非黑即白的理念,無論自己多努力,多聰明,最後都會慘敗 —— 如果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再自以為是,也只會變成少數派。

第二個啟發來自於曾國藩,他起初也是堅持非黑即白,但是根本無法融入官場,最終被迫回家反省。經過深刻反省之後,再次回到世人面前的曾國藩柔和了很多。

此時的他,無疑是更具智慧的。

所以,在40+1歲之際,我對自己最大的希望是放下非黑即白的行為習慣,擁抱整個世界。

* 作者: 張輝,本文首發於公眾號:輝哥奇譚(ID:huigeshow),原名《40+1》,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