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即人生:棋牌遊戲的簡略歷史

利維坦按:和餐桌文化類似,棋牌遊戲過程中同樣對一個人的品性作出大致的判讀。你是急功近利的急性子,還是放長線釣大魚、步步為營的謀略者,或者是亦虛亦實地打著消耗戰的狡黠之人,似乎都可以在棋牌遊戲的博弈過程中看出些許端倪。

棋牌作為經久不衰的文化項目之一,我們也可以在其發展過程中清晰看到社會留存在其中的一些痕跡,這種現象即便在今天也廣為存在——比如銀行贈發的撲克牌,背面肯定會印有銀行的名字。


文/Alex Andriesse

譯/Rachel

校對/Yord

原文/publicdomainreview.org/2019/02/20/progress-in-play-board-games-and-the-meaning-of-history/

本文基於創作共同協議(BY-NC),由Rachel在利維坦發布

文章僅為作者觀點,未必代表利維坦立場

王后奈費爾塔利在和一個看不見的對手玩塞尼特遊戲。

綠釉陶六博俑,漢代,河南省靈寶市出土,藏於河南博物院。

一直到17世紀,這些棋牌遊戲都是傳統民間發明,無法追溯到具體是何人發明的。遊戲的棋盤也相對抽象,由正方形、三角形、螺旋形或孔洞組成。②然而,隨著啟蒙運動的到來和資本主義的興起,歐洲的棋牌遊戲也像歐洲大陸上的其他許多事物一樣開始發生變化。到18世紀末,棋牌遊戲開始面向市場,遊戲推廣的內容從輪渡到殖民征服無所不有。為了吸引消費者(過去從未有過這類人),遊戲被設計成在印有特定地點、人物和物品圖片的棋盤上進行。設計這些遊戲的藝術家努力吸引公眾的眼球,抓住公眾的想像力,以迎合當下人們的追求,即沃爾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說的對「新奇和震撼」的追求。

El juego de la Oca,西班牙文版《鵝的遊戲》,19世紀出版於巴塞隆納。

《汽船遊戲》(Stoombots Spel),19世紀初出版於鹿特丹市。

《新遊戲人生》,1790年出版於倫敦。

《北極探險》(Neueste Nordpol-Expedition),約1875年出版於維也納。

《和娜麗·布萊一起環遊世界》,1890年出版於紐約。

法國大革命紙牌里的宗教自由牌,大約來自1790年(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共和國第二年)。

《法國大革命遊戲》,約1792年出版於巴黎。

娛樂遊戲《世界歷史之星》,1818年出版於倫敦。

《歷史金字塔》,約1860年出版於倫敦。

《健康生活》,1926年出版於莫斯科(可能並未公開)


「利維坦」(微信號liweitan2014),神經基礎研究、腦科學、哲學……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反清新,反心靈雞湯,反一般二逼文藝,反基礎,反本質。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聯繫:微信號liweitan2018

點擊小程序,或閱讀原文進店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