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這是一個幾乎要荒蕪了的村莊。

人越來越少,廢棄的房屋和院落越來越多。年輕一點都到周邊的城市打工去了,留下的老年人繼續經營著那片貧瘠的土地。 好多田地都荒了,但植被變得越來越好了,以前上山的路也被瘋長的柴草給封死了。這還是記憶中的村莊嗎?

說到村莊,就會想起一些人。想起父母兄弟,想起兒時的玩伴,想起一起長大,心心相印的朋友。 前幾天,在微信上和朋友聊天時,他說,很懷念小時候在一起的時光,很想過小時候那種特有年味的年。我說,等退休以後,回村開荒建房,就像回到兒時那樣,遠離城市的喧囂,盡情地呼吸新鮮的空氣,做一個不識愁滋味的老玩童。朋友回應道,說定了啊,到時我們一定要回去。我說,一定的。

過年的時候,給我媽打電話,問過年的時候都有誰回去了,我媽說,你那幫小夥伴一個都沒有回來,只有程明還在家。

程明是我兒時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從小到大都相處的很融洽,雖然現在很少聯繫,見面的機會也很少,但每次回老家見到他的時候,我們都覺不出有什麼生份,一切都很自然,在心里我們永遠都把對方當朋友。記得,有一年回老家,我和程明坐在樹蔭下聊天,村中有人調侃道:呀,程明,你和人家城里人混什麼?程明沒把調侃當回事,因為他從來沒把我當外人。

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程明長得帥氣,而且很聰明。

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我們是同一個年級。有一次上數學課的時候,老師問道,我們剛剛學習了兩位數的乘法,有哪位同學能做三位數的乘法?隨即在黑板上寫出了一道三位數乘以三位數的題。我當時就低下了頭,恐怕老師會叫到我。就在這時,程明主動站起來說,老師,我會!他很瀟灑地走到黑板前,飛快地做出那道題,而且做對了。老師很高興,同學們很羨慕。

程明的聰明還表現在口齒伶俐能言善變,打撲克下象棋樣樣在行。在這些方面我都自愧不如。 我只所以能與種地說拜拜,並謀得一份體面的職業,並不是我多有能力,只不過是運氣好罷了。我有一個健全的家庭,我堅持讀完了高中,又幸運地考上了大學,一直順風順水,幾乎沒遇到過什麼溝坎。

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而程明則不同,他經歷了父母離異的重大的家庭變故,初中沒有畢業就輟學回家,幫大哥一起操持家務,養育兩個年幼的弟弟。 我們相處這麼多年,我了解他,他是有夢想的,起初也是很有上進心的,但貧窮和困境像兩座大山一樣壓迫著他,讓他喘不過氣來,他漸漸地感覺到失望和迷茫,於是便慢慢地頹廢下來。

村里有人笑話他懶惰,其實他並不是真懶,他是骨子里心高氣傲的人,他只是以懶的方式來對抗命運的不公。他的內心一定是痛苦,每當長夜難眠時,他一定會想起曾經的夢想,他一定不想過現在的生活。 當他被評為貧困戶的時候,當他蹲在街頭無所事事曬太陽的時候,他的心中一定的無奈的,也是不甘的。

我希望他能有所改變,可是年近五十歲的他,受多年的生活慣性使然,改變又談何容易? 夢想已變成遙遠天邊的一道彩虹,希望將成為破裂的肥皂泡,而生活還要繼續。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只要活著,就還會有希望!

不管貧與富,不論貴與賤,都要好好地活著,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