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城市很大,步履不停,能從容地認識新的人,變得越來越難。但總有些奇妙的際遇,會讓我們和陌生人產生交集。有些人只存在於一段簡短的記憶里,有些人卻留下了,實實在在地變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前些日子,我們在讀者群里發起了「講講你和陌生人的故事」的征集,得到了大家熱情的回復,來看看這20個故事吧。

策劃 | 郭力嘉 史千蕙

編輯 | 金匝

「心動」的感覺

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長頸鹿

好多年前天涯八卦有一個超級高樓,說是留下你想聽的歌名,然後會唱的人就唱給你聽。我留言說想聽《瘦瘦的》,真的就有一天晚上,接到了一個深圳的電話,那個哥哥就說還在加班,給你唱幾句吧,唱完了,掛電話。

@慎獨

去年十月份的時候,當時因為大三換校區的關係,終於搬進城里。北京秋夜里總是乾燥且清涼,有一天吃完晚飯,莫名想出去透透氣吹吹風,騎著摩拜說走就走到了天安門。回來經過金融街等紅綠燈的時候,和旁邊的路人小哥哥對視了一下,確認了眼神。那個小哥哥就以「今天的月色真美」開頭和我聊起來了,然後一路邊聊邊騎,問了問,得知他是民大學政治的,找了一份做咖啡的兼職。他說他很享受做咖啡的過程,即使還不是很熟練,賺的錢也不多,和所學的專業也沒什麼關係。這個邂逅的故事不像大家的那麼觸動人心,但就是當夜真的給我帶來了很多的美好。一個人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很幸福,而且路上突然有人一路陪伴聊天還是很溫暖的。最後我們還是在一個岔口道了別。之後的日子,我也習慣了能騎車就騎車出行,一是因為我害怕看到沒精打采被迫擠在地鐵的上班族,另一方面我還期許著能有更多美好的邂逅。

@清川

前幾個月去兼職,是一個不認識的學弟帶我去教育機構的,去的時候撐了同一把傘,那個時候坦蕩蕩,覺得沒什麼。回來的時候天還下著小雨,但是沒打傘。我越看越覺得學弟好看又溫柔,動了歹念。學弟可能感覺出來了我的想法。我倆就淋著雨走回宿舍樓。學弟不戴眼鏡,我戴,雨越來越大,我的眼鏡片上全是雨水,被路燈一照根本看不清,像萬花筒一樣。我心想:大哥?我盲了,咋還不打傘啊?我就偷偷地用眼角瞥他,巍然不動。我也不好意思說,大哥,我打傘,你要不要靠過來。最後兩個人就一路無言地走回各自宿舍樓了。雖然我沒有想和學弟繼續發展的意願,但是我覺得有些東西不表達就沒機會了,於是我就發了QQ信息給他,我說:你好溫柔啊!學弟特別謙虛客氣地回了我。後來和學弟再無交集,他在新年有了馬子,希望學弟和馬子可以一直幸福。

@Catherine

一個下午,跑任務太累了,坐在廣場上的長椅曬太陽,旁邊坐了一個烏克蘭小哥哥,兩個人各坐各的半小時都沒說話。然後太無聊,忘了是誰先開始找對方說話的,我們交流的時候用英文加手機翻譯器,一些詞彼此都聽不懂,就靠手打。就這樣,坐在廣場上聊了2個多小時。

陌生的善意

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在路上

2002年,我從農村考到縣高中,家里沒多少錢,月生活費150,平均一天5塊錢,剛夠吃飯,基本沒有錢可花。開學沒幾天,食堂有個打菜的年輕阿姨給我打菜但不劃卡。幾天過去,我忍不住問了一句,她微笑著說:「你爺爺是我長輩,咱們是親戚。」我當時年紀小,膽子小,不愛說話,也就跟她說了這幾句話。但是我知道我爺爺已經去世幾十年了,也沒聽說過有這樣一個親戚。於是接下來近一個學期,我都沒花錢吃飯,也沒再問過她,只是天天中午去食堂,吃著那個早已給我打好的飯菜。放了寒假再開學來,那個阿姨已經不在這工作了。又過半個學期,我因為另一個學校給我免費轉學了,從此和那個阿姨沒有了任何交集。現在,我已記不得她的樣子,只是記得有這麼個回憶,那半個學期,我因為她生活得不那麼拮據。很感謝她。

@窗邊的小胖子

17年3月的某個晚上,我騎自行車把手指摔骨折了,一直流血。當時在馬路邊,我和室友們都被嚇懵了。後來旁邊路過的私家車停了下來,當時車內坐滿了人,他們問我怎麼了,發現我受傷了,趕緊把位置騰出來送我去了醫院。當時很慌張,連謝謝都忘了說。很謝謝他們!

@前月浮梁買茶去

大學時上一門課,一直坐在教室同一個座位。有一天桌上貼了紙條,寫著how are you.我回:I’m fine.thank you.於是每星期一次,我們在上面回對方一句話。後來我終於在紙條上問她私人聯繫方式了。結果到了期末,可能被清掉了,她沒看到。失去了一個露水紅顏。

@謂之華

大一的時候去武漢協和醫院做志願服務,那里有很多患血液病的孩子,我對一個小女孩印象很深,剛開始進活動室時,她話很少,我對她展開了「攻勢」,一開始我並不知道ta是男孩還是女孩 ,因為那里的孩子都沒有頭髮,如果衣服穿得不明顯就看不出來,直到我跟她話說多了之後,她突然問我,姐姐你看我今天穿的裙子好不好看?然後把她的外套拉開給我看她的裙子,我說好看呀,才知道她是個小女孩。然後我們在活動室玩玩具,她拼了一個船的造型,我驚嘆於孩子的想像力,是一只很有個性的船,後來我們還一起用手機拍了很多張照片。最後臨走的時候,小女孩抱了我一下,還親了我的臉頰,當時就想感覺是天使的一個吻,特別溫暖。她還說,要是你們想我了,就看看我的照片。真的很單純很美好的孩子呀。後來就沒有再遇到她。衷心希望她和那里的孩子們都能痊愈,健康長大。

@Mengyao

高一每次月考時,座位會被打亂,開考前閒來無事,便在我的座位號下寫到加油啊。第一場考完回到教室,看到坐在我位子上的人竟然回復我了:「謝謝,你也是啊。」我很開心,寫了希望接下來幾場考試加油的字眼,對方也回復了。後來我通過同學知道了這是個姑娘,也知道了她的模樣,在高二時分到和她一個班。我找到她說起這個趣事,她也還記得。後來我們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一直到現在。

@張倩

去年在德克士遇到一個七十多歲的奶奶和他孫子,奶奶精神矍鑠,手腳麻利,咨詢我換會員卡的事,後來和我嘮嘮叨叨將近兩個小時,說起他孫子的事。父親突然離世,馬子交往兩個多月分手,孫子就變得精神失常,經常自言自語,反應遲鈍,與人交往有些障礙,看我比較實在,讓我介紹孫媳婦,條件沒有太多,只有一點一定要滿足,皮膚要白,能接受孫子。還提到家里有兩套房,奶奶退休金可以生活。我因為學了一點心理學,現學現賣跟奶奶聊了一些話題,希望有機會能幫助她和孫子。老奶奶鄭重地把我的電話留在電話本上。臨分開還說,下次可以去家里聊天。後來過年,她還給我打電話拜年,邀請去家里玩。但我始終沒去,自覺慚愧。面對孤獨的兩個人,也許一次小小的上門拜訪就可以給他們帶來一些曙光,可我終究沒有做到。後來換了手機,電話也找不到了。每每想起,內心總有一些酸酸的內疚。

異國的陪伴

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Wayne RYU

第一次出國那會兒,因為語言不通,學校也沒開學,每天就一個人坐在公寓里百無聊賴。有天從窗子里看到樓梯上有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拖著腳一步步地往上磨蹭,沒多久就聽見敲門聲,是個推銷一種什麼產品的推銷員,我想著練語言,就和他多磨蹭了幾句,沒想到雖然連比劃帶畫畫,但聊得還挺投機的。後來把他讓進屋,一起聊了有一個多小時。那段時間,他算是唯一幫我解悶的人了。現在還記得他。

@SMISKI

去聽阿姆的演唱會,隨機遇到幾個中國人。大家都是從各處的學校趕來倫敦,所以有的人沒有找到落腳點。倫敦的住宿又很貴,莫名其妙地跟其中一個姑娘聊得來,就讓她和我一起回酒店。我那時窮學生一個(現在窮鬼一個),找的酒店房間特別的小,幾乎就是一張單人床一個廁所的大小。出於禮貌,她睡床,我睡地板,將就了一晚。第二天四五點她就走了,因為要趕火車。再無聯繫。

@Novasonic

兩年前在italki上收到了一個美國人的消息,說他在Skype上有個英語角,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我以為是收費的,他告訴我是免費的。參加了他的課程後,他周一至周五每天晚上九點(美國上午9點)給我和另外兩個中國人講一本英語發音的書。系統地學習了一個多月後,我們收獲很多。後來才知道,他之前在中國當了8年的外教,去過東北,也去過海南,不幸的是他後來得了一種叫多發性硬化症的罕見病,走路都困難,不得不回國。後來,為了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去美國出差的時候給他帶了一副藍牙耳機和Kindle,他很喜歡。他好像四十歲了,但是還沒結婚,他告訴我們他認識了一個日本女人,在美國讀醫學博士,也願意照顧他,他們想要結婚,但是得需要女方父母的同意才行。我和其他學生都在等他的好消息。

@snow

有一次,我在巴黎地鐵里丟了五本圖書館的書,下地鐵才發現,隨即去里昂火車站失物招領處查詢,但沒有找到。一個星期後,我看家里座機有留言,聽到一個上了年紀、有禮貌的男中音慢悠悠地告訴我,說他是學校圖書館負責人,我的書在RER終點站,讓我去領。於是,我買了一盒馬卡龍過去,工作人員告訴我,是一位乘客發現了我的書袋,交給了終點站的站務人員。站務人員發現是圖書館的書,於是查到索邦圖書館電話。索邦圖書館再根據圖書編號,查到了借閱學生,也就是我。然後根據我的名字找我的聯繫方式,但並沒有找到。之所以打座機,是他們在電話本黃頁上找到了備用聯繫人——我先生的名字。最後,是這些陌生人幫我一起找回了書。

奇幻的旅程

和姑娘同住一夜但什麼也沒發生|與陌生人相遇的20個故事

@程佳麗

火車上坐在對鋪的姑娘,我們一起上車,同是學醫,參加同一場招聘會,男朋友都在北京,我們的生活簡直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她學西醫而我學中醫,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而且我們改簽到了同一趟車,感覺就是為了遇到對方呀。後來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都混在了北京。

@有、楞

一次文藝晚會,沒搶到票,提前幾十分鐘偷偷溜進來了,一個姑涼坐我旁邊,搭訕後發現,她從隔壁學校來見一位未曾謀面的朋友,也是偷偷提前溜進來的。我倆聊得挺開心,一會兒,她朋友招呼她坐過去,晚會快結束時,她向我發來「求助」信息,說那位朋友纏著她,硬是要送她回去,這是第一次見面的男生,中間還對她動手動腳。我過去後,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一直和男生解釋,「我回我閨蜜宿舍,你不用送我了。」我倆牽起手,大搖大擺往我宿舍樓走,才擺脫了眼巴巴看著的男生。後來,我把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閨蜜」送到了車站。這個有趣的經歷,我也一直記得。

@所有人

早幾年前去武漢聽陳綺貞的演唱會,多逗留的那天,去了武漢歸元寺,遛遛達達走到僧房附近迷了路,偶遇一位老師父,問我怎麼跑到了不對外開放的地方,我說《楞嚴經》上不是說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為什麼不能來?然後他愣了愣,問我吃過午飯沒,我說沒有之後,他帶我去了五觀堂吃飯,聊完發現竟是同鄉,頓感緣分之奇妙。之後他給我留了張寫有他電話號碼的紙條,可能是覺得我早晚要皈依吧。再後來,我的佛緣被洗衣機給洗了……

@大豆

去爬武夷山,山腰上有個大叔正在接山泉水泡茶,我拿著礦泉水的瓶蓋當茶杯,坐在那邊蹭了一下午的大紅袍,大叔也不問我什麼,就講茶文化,後來聽旁邊人說,他是大紅袍非遺傳承人,震驚了好久。

@林樂

五年前某個夜晚打車回家時,和的哥聊天聊到了他的兒子,絮絮叨叨了一大堆,大概是些教育觀之類的,很受用。他說兒子大學剛畢業,但是大學女友吵著要結婚,的哥說結就結吧。但是禮金高的嚇人。後來又遇見了這位的哥,他跑起了滴滴。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這麼巧,只是覺得聲音很耳熟。又不知道怎麼聊到兒子的事情,說兒子分手了,特別倒霉。忽然記憶把兩個故事重合,這種重逢的感覺好奇妙,就像是沒有在意劇集,忽然又續訂了。

@明星辰

在香港坐計程車,車經過維多利亞港時,我和後座的友人說起港片的經典時代,說到《英雄本色》,卻忽然忘了導演是誰,計程車司機搭口說,吳宇森。我說對對對,過了一會兒,他用粵語跟後座的香港友人說了一句,朋友驚叫起來不可能吧。我問怎麼了,朋友說,他說司機說自己拍過吳宇森的電影。我們都覺得他大概是在扯淡,又開始聊別的了。但司機一邊開車一邊低頭翻手機,快要下車前,他把手機給我們看,里面是他和吳宇森、劉德華、周潤發等等的合影,他說自己之前在劇組跑演些小角色,後來經濟不好了,開始開出租,照片里他挺高的,長得很清朗,我還記得他當時的話:從前的香港真的很好,很棒的人就會有很好的機會,多公平。下車前,我想給他拍照,他拒絕了。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侵權必究。

想看更多,請移步每日人物公號(ID:meirirenwu)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