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夢想中的超級豪門卻被棄,麻雀變鳳凰的故事真那麼美麗嗎?

昨天八八剛寫了汪小菲的家族八卦,後台好多留言說豪門家族的故事沒看夠,今天,八八就請來我的好朋友藍小姐和黃小姐(ID:misslanmisshuang)為大家講講台灣的王家。

本文已獲「藍小姐和黃小姐」授權轉載。

赫赫有名的台塑集團是王永慶一手創辦的化工帝國,屹立幾十年,攢下了滔天財富,王永慶也成為台灣的「經營之神」(王永慶賣米的故事已經成了經典行銷案例,感興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王永慶現在已經去世,他的長子叫王文洋,是台灣宏仁集團的總裁,坐擁百億身家。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王文洋家的事。

▲王家男人都多情,這也許是遺傳出來的DNA,從爺爺王永慶,到爸爸王文洋,再到本篇故事的男主角王泉仁,個個都難過美人關。王永慶去世後留下三房子女,也是浩浩蕩蕩的大隊伍了。事實證明,多子多福固然好,但是一旦掌舵人去世,這個遺產官司也真是打得熱火朝天。王文洋呢,當年作為台塑帝國的準繼承人,一直被寄予厚望,誰知道他愛美人不愛江山,因為和呂安妮的師生戀得不到王永慶的認可,憤而離家;王泉仁呢,咱們慢慢講。

話說王文洋也到了當爺爺的年紀,這個新年,王文洋很忙,因為他幾乎前後腳地宴請了前兒媳婦和現兒媳婦。

先是和前兒媳李晶晶聚會,他的兒子、也是本篇故事的男主角王泉仁也出席了。所以這就很奇妙啊,王泉仁和李晶晶兩個人已經離婚,當年也是大撕了一場的,可現在反倒是其樂融融的聚餐,從照片上看,兩人挨著坐,關係融洽。

緊接著,王文洋又和現兒媳婦佐藤麻衣以及親家聚會。更奇妙的是,這一次,作為老公的王泉仁竟然全程不見蹤影。

後來又有記者拍到,佐藤麻衣獨自帶著兒子「心酸拜神」,一直沒有老公王泉仁的身影。

所以,這次的聚會真乃一大奇事。王泉仁這個花花公子和現任妻子佐藤麻衣感情冷淡,婚姻紅燈,反而又和前妻愛火重燃?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作為當事的三方,王泉仁、李晶晶、佐藤麻衣,每個人都有一籮筐的故事要講,但是這三個人中間,有兩個人處之泰然,進退自如,唯有一個人如履薄冰、處境尷尬,那就是——佐藤麻衣。

熟悉台灣綜藝節目的朋友們應該還有一些隱隱約約的印象,在十多年前吧,《康熙來了》和《國光幫幫忙》中會時不時地出現一個日本女藝人的身影。

存在度不高,主打卡哇伊風,她就是佐藤麻衣。

那時候,台灣有很多三線小藝人都爭著上這些綜藝通告,《康熙來了》經常做卸妝啊、美少女啊、超短裙啊之類的專題,就是給她們露臉的機會。

這些女藝人大部分都長著一張「欲女」的臉,想出名、想紅、想嫁豪門。可唯獨這個矮矮小小的佐藤麻衣「一鳴驚人」了。

▲最左邊是佐藤麻衣,和旁邊兩個女藝人相比,她確實不是最受富家公子哥偏愛的類型,沒有大長腿,也沒有性感的身材和臉龐,總體是可愛善良那一掛的。

不入流的三線通告藝人,搖身一變成了身嬌肉貴的台灣首富長孫媳,這個階層跨越實在是太驚人。因此當年媒體都用「震驚」、「shock」等字眼來描述這樁不可思議的豪門婚姻。

但是豪門內從來沒有什麼一勞永逸、歲月靜好。豪門太太做了四年,轉眼間,麻衣又要面臨「婚變」的考驗,也真是幾年之間嘗盡人生百態了。

所以,麻雀變鳳凰的故事真的那麼美麗嗎?嫁入豪門的風險在哪里呢?也許,從佐藤麻衣身上,我們能找到一些答案。

小藝人的血淚打拼史

聽名字就知道,佐藤麻衣是日本人。

其實她的家境並不差,據日本媒體報導,她爸爸曾是日本TBS電視台體育部門高層,負責過雅典奧運轉播事宜,媽媽佐藤貴子傳曾是日本奧運體操選手。

▲小時候的麻衣和媽媽

但佐藤麻衣並不滿足,她曾在微博中透露自己兒時的夢想就是到流光溢彩的大城市里生活,去高級飯店、聽爵士,過上上流社會的日子。

2000年,佐藤麻衣來到台灣,以少女團體「sunday girls」出道,上的第一個節目是《超級星期天》,那時候的主持人是年輕鮮嫩的庾澄慶、黃子佼以及張小燕、卜學亮。

「Sunday girls」是四個日本少女,都是可愛的形象,當時也出過唱片,主打歌都是《喜歡你》、《好想嫁給他》這種風格,定位很明確,以攻占男性市場為主。

唱片推出後,水花也寥寥,四個人也就分道揚鑣了。成員之一的愛紗後來成了大嘴巴樂團的主唱,和麻衣保持了較深的友誼。其他兩個女孩都已經消失在茫茫人海。

麻衣由綜藝節目出道,此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成了名副其實的綜藝咖,什麼通告都接。

但是畢竟是獨身來台灣,又是花樣少女,在節目中也是受過一些罪。別的不說,明里暗里的揩油都是少不了的。

比如和男藝人「同床共枕」啊:

被握住雙手上演激情摸胸啦:

被嘲笑腮紅像猴子屁股啦:

《國光幫幫忙》、《愛喲我的媽》這樣的直男癌節目更是不肯放過她,語言上的騷擾已經非常明目張膽了。

麻衣當然也明白自己的處境,那個時候台灣的綜藝基本沒有下線,但是又有什麼辦法,沒資本沒靠山,想紅的話就要吃得苦、咽得難,就是要豁的出去。

所以她倒是也不怯場,委屈身段的事情也沒少做。

在各種節目中,麻衣總是以溫婉可愛的形象示人,笑瞇瞇的,玩笑開得再過分也不生氣,頂多是雙手捂臉、「聽不懂哎」為托辭糊弄過去。

溫溫吞吞做了好多年,上過的通告以百計,兢兢業業、吃苦受累。

張小燕曾說「麻衣很能吃苦」,可似乎總缺少一些運氣,總是等不到破繭而出的那天。

j

期間也有過一兩次矚目的時刻。第一回是和朱孝天踢爆戀情。

當時朱孝天也已經將《流星花園》的紅利吃透了,逐漸走了下坡路,但畢竟也是曾名噪一時的人物,麻衣是因為他才有了在娛樂媒體上的一些版面。

第二回就是「天冰戀」曝光,當時麻衣還是朱孝天的正牌女友。

▲2005年7月朱孝天與李冰冰在酒店開房

為此,麻衣還專門召開了記者會,期間也是梨花帶雨,表示尊重男方的決定。

當年這個記者會陣仗很大,柔弱可憐的麻衣一度是熱點人物,但很多媒體甚至都懶得寫她的名字,在當時看來,「朱孝天女友」比「麻衣」兩個字有新聞價值得多。

後來,麻衣又和歌手黃義達傳出緋聞,黃義達一度被稱為男版孫燕姿,剛開始勢頭很猛,但後來據傳患了抑鬱症,演唱事業也陷入低潮,兩個人很快便分手。

幾段戀情也並沒給麻衣增加多少籌碼,反而在綜藝節目中一再被問及到尖銳的問題,大家似乎都等著看這個小姑娘慌張冒汗的樣子。

出道十多年,活生生寫就了小女子在娛樂圈的艱難打拼史。

可能佐藤麻衣自己也沒有想到,這種「屈辱」的日子突然會被一種力量終結。這種力量就是來自頂層的青睞——她得到了這個勢利的世界中最簡單粗暴的通行證。

自從和王家長孫王泉仁談戀愛之後,她的處境就微妙地變化了。雖然戀情一直秘而不宣,但人精如蔡康永、小S依然能嗅到一些蛛絲馬跡。

三流藝人麻衣成了康熙的主打嘉賓,康永恭敬地稱她為「麻衣小姐」,甚至惶惑地回憶有沒有欺負過她。

她也可以精心打扮,似貴婦一般,安座上賓,侃侃而談自己的新書和保養之道。

所以,嫁入豪門說起來也真的是一件令人目眩神迷的事情,這世間還有什麼捷徑比它更省力、更立竿見影?多年的打拼比不上幾個月的戀情,十多年「麻衣」的身份不及「王家長孫媳」九牛之一毛。

麻雀變鳳凰的奇跡,就真的降落在佐藤麻衣身上了。

麻雀變鳳凰

shock,實在很shock,這麼多年來台灣民眾一直想不通,很多和麻衣一樣在娛樂圈底層打拼的女藝人也想不通,資質平平的麻衣到底怎麼釣到王泉仁這個超級金龜婿的?

其實麻衣一直都在暗暗地努力,她積極地營造自己溫婉賢淑形象——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她愛做飯,展現「賢妻」潛力。

生病了就自己煮一鍋熱湯,還要努力學習,楚楚可憐的,很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她的自拍也多是馬子視角,不是超近距離大頭貼就是賴床照,總之散發著濃濃的「我想談戀愛」的味道。

她毫不掩飾自己「恨嫁」的心,光是「想結婚」的宣言就說了很多遍。

也是偶然一張賴床照,人們才發現一些異樣,麻衣竟然住在了台北最豪華的信義區,因為她的窗外就是台北101大廈。

▲麻衣真是掩飾不住自己想炫一把的心啊,窗簾專門拉開一個縫,露出101大廈,然後再回到床上自拍,還專門標註了地點……

台北信義區是整個台灣最貴的地段,很多超級富豪都在這里有物業。以麻衣的實力是不可能買得起這里的房子的,從她曬出的照片來看,房間也很緊湊,不像是大房子。

後來有記者查出來,麻衣在信義區租了一間房,而這間房距離王泉仁的豪宅,只有5分鐘的距離。

▲所以後來台灣民眾普遍覺得麻衣有心機,「要嫁入豪門先要做鄰居」也成了一句揶揄。

其實麻衣和王泉仁在很多年之前就認識,那時候王泉仁投資了東京的生物科技公司,頻繁往來日本和台灣,而麻衣作為日本台灣兩地飛的女明星,自然和他有了交集。

只不過那時候沒有發展出戀情,具體什麼時間再度在一起,就不得而知,大家知道的是,麻衣慢慢公開自己的戀情大概是在2013年,因為那時候麻衣頻繁地去打高爾夫球,而王泉仁最鐘愛的運動就是高爾夫,此時,離王泉仁離婚剛好一年。

近水樓台也好、投其所好也好,不管怎樣,麻衣和王泉仁在一起了。

富豪之家一般都低調,他倆的戀情一直在地下進行,誰也不知道。

但怎麼講,麻衣和大部分私底下跟有錢人做馬子的女孩一樣,因為不能正面秀男人,於是就只能秀生活了。於是乎,麻衣,經常在社交網路上曬玫瑰花、曬豪宅、曬燭光晚餐。

她想讓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戀愛了,而且對方是個有錢人。

所以,麻衣這樣的性格很容易讓人感覺「愛慕虛榮」,想必首富之家是有些微詞的,而且做藝人那會的經歷也頗有些「黑歷史」的感覺,學歷呢也一般,因為王泉仁的父親之所以反對王泉仁初婚前交往的一位女星,就因為對方學歷不高。

按道理講,麻衣這樣的女孩是入不了首富的法眼,那麼她為什麼能和王泉仁結婚呢?

當當當,因為,她懷孕了。

和王泉仁戀愛沒多久,麻衣就懷孕。而她的準公公王文洋是出了名的好爺爺,更幸運的是麻衣一索得男,因此,2014年10月,麻衣和王泉仁低調舉行了婚禮,她正式成為了王家的長孫媳。

並不順利的豪門之路

麻衣嫁入豪門,簡直做到了階層的火箭式躍升。加上後來又生了兒子,更是地位穩固,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她都成為了令人羨慕的人生贏家。

▲麻衣生孩子,公公包了巨額紅包,這待遇在台灣恐怕是獨一份。

她還曬過自己的豪宅,以及兒子狂收紅包的照片……

但豪門內的生活並不如人們想像的那般美好。結婚還不到三年,兩個人就頻頻傳出婚姻紅燈的消息。

據稱,只要麻衣回台灣,王泉仁就搬到外面去住;麻衣一回日本,王泉仁再搬回來。唯一不變的是,王泉仁每個月給麻衣數額可觀的生活費。

所以那段時間網上曾風靡過一個論題:「如果你老公每月給你11萬零花錢,你只管帶孩子、會閨蜜,但是見不到老公,你願意嗎?」,說的就是麻衣的事。

當年網友們簡直進行了一場腦洞狂歡,很多主婦們都發出這樣的感慨:這樣的老公麻煩給我來一打!

但事實上,普通人的家庭模式和豪門的家庭模式是不一樣的。對於豪門來說,最自然的事情就是有花不完的錢,因此錢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他們獲得幸福的閾值提高了,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身份感和圈層地位。

人都是社交動物。在美國,每個剛剛發跡的新貴進入棕櫚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宴請當地富豪,以此融入這個圈層,獲得上桌玩牌的通行證。

但身份感這個東西,麻衣一直沒有真正地得到。換句話說,她從來就沒有「上桌玩牌」的資格。

作為王家最得令的長孫少奶奶,又生了個男娃,按道理講是風光無比的,但麻衣一直沒能體會到這種社會地位。

因為對人們來說,王太依然不是她,王泉仁在她生完孩子之後就神隱,簡直赤裸裸地將她視為「生子工具」;

除此之外,她有一個對比更強烈、更明顯的參照人物,那就是王泉仁的前妻,也是我們文章開頭提到的「前兒媳婦」——李晶晶。

李晶晶和麻衣不一樣,她和王泉仁是最典型的「門當戶對」。她是「首都客運」的千金,雖比不上王家,也絕對是大戶人家的女兒。

王泉仁和麻衣的婚禮簡單低調,只是請了兩家親朋好友吃了頓飯;可是當年王泉仁和李晶晶的婚禮,簡直堪稱「世紀婚禮」,陣容豪華,來賓全都是名流貴胄、政商要人。

婚禮陣仗就不要說了,車隊龐大,隨扈簇擁,李晶晶是萬眾矚目。

此外,爺爺王永慶留下的三房太太罕見地全部現身,坐在一張桌上,成了絕無僅有的畫面,這就是所謂的長孫大婚啊,各房太太當然要出席。

全台灣最顯要的人物全都來捧場了,冠蓋雲集,藍綠陣營都在這個婚禮上握手言和,除了王家的婚禮有這個能力,沒有其他人家可比。

所以,李晶晶嫁入王家,不是孤身一人,這象徵著王李兩家勢力的聯姻,她的身後有娘家的力量,有整個台灣政商界的利益博弈。

而說起來呢,李晶晶和王泉仁也是發小,從小一起玩大的。

▲李晶晶和王泉仁是青梅竹馬

兩人似乎也是奉子成婚,但是大家都是富家兒女,脾氣自然都不小。

兩年之後,李晶晶宣稱因為電視台主播李文儀的介入,申請離婚;而王泉仁則說婚變主因是李晶晶打人,將帶著女兒到美國逾七個月未歸,迫不得已才提起訴訟。

王泉仁的律師聲明說:「李晶晶小姐有數次無理由且無法控制自己情緒之情況下,動手打王泉仁先生及損壞財物之行為,迄今均拒絕認錯改善,又反指王泉仁先生打人。」

李晶晶離婚後帶著女兒,專注於時尚事業,做得也是風生水起。最近認識了一枚小鮮肉,愛情生活也過得蠻愜意。

她和蕭亞軒是閨蜜,平時的生活也是精彩的,不缺錢,不缺男友,也有自己的事業,進可攻退可守,實在是瀟灑得很。

而與這位前妻相比,佐藤麻衣的處境就很尷尬,她既沒有像李晶晶那樣呼風喚雨的背景,也沒有得以寄托人生的事業,她手上沒有任何籌碼,只有一個兒子。

她本來就是略微暗啞地進入王家,現在又要被王家連本帶利地要回去,說來也真是令人憋悶。

據傳麻衣一氣之下帶著兒子回了日本,爺爺王文洋想念孫子心切,開出5億的價碼,要麻衣交出兒子,可麻衣不願意。

其實富豪們都算計得很,勢單力薄的孤兒寡母很難鬥得過。但麻衣的兒子特殊就特殊在他的國籍複雜,爸爸王泉仁是新加坡籍,母親麻衣是日本籍,所以按照法律要等孩子成年後自己選擇國籍。因此現在爺爺要奪回撫養權還是很困難的。

所以,這場拉鋸戰還不知道要鬥到何年何月。今年新年,公公宴請麻衣一家,似乎也是釋放了信號要握手言歡、另辟蹊徑了。

但不管怎樣,經過3年多的豪門之路,帶給麻衣的絕不是幸福和滿足,她不再更新自己的微博,不再炫耀自己的生活,她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但同時也見識到了虎狼環伺的險惡人生。

所以,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年輕的女孩都渴望嫁入豪門,但豪門還真不是一般的女孩能嫁得進的,就算嫁進去了,要適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然,在男性社會里,女性從小就被洗腦幹得好不如嫁得好,長得漂亮嫁入豪門就是人生捷徑,一舉提升自我階層,等於是躺贏。

豪門人隨便的一灑,就能讓你過上高尚的生活,那里的便利與舒服令人咋舌,有錢有勢足以令年輕的、涉世未深的女孩們暈眩。

就像王泉仁曾交往過的一個女明星柏研安曾經描述過他們戀愛的細節:

這讓我想到美國富豪、露華濃老板帕爾曼追求自己第三任妻子時的場景,當時美國的媒體是這樣描述的:

身價上億、禿頭、口咬雪茄的露華濃老板帕爾曼開始追求第三任妻子的時候,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他自己的私人飛機上打電話給她。

不是僅僅要求約會而已,而是告訴她,引擎已經開動,而且要一直開著,直到她來與他會合。

如此不在乎花費的炫耀令她內心悸動,終於說出了「我願意」。

▲露華濃老板帕爾曼

是啊,多麼恢弘,多麼揮金如土,多麼霸道總裁,誰能招架這種追求。

但戀愛是一回事,真要步入婚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豪門婚姻從來都是清醒並且殘酷的,它要考驗的可不是鶯鶯燕燕的的男女感情,而是力量、是話事權、是博弈、是利益。

就像剛才講的那個明星,戀愛時甜甜蜜蜜,可王泉仁要分手,一句話就打發了——「我應該是不會跟你結婚了。」

事後看,其實就王泉仁又和李晶晶好上了,他和柏分手的第二個月,報紙上就有了他和李晶晶來往的消息,也就是自始至終,柏研安都是作為備胎存在的。

真正被豪門看重的婚姻都是女方有份量的婚姻,凡是進退自如、毫發不傷身的女人大都是娘家也有權勢,要麼就是自己本身就強,會賺錢、有影響力;

而年紀輕輕,想靠溫婉柔順嫁入豪門就真的沒那麼容易,就算有個一兒半女,夫家也只把你看成是繁殖子孫的女人。

沒有實力就迫不及待進入豪門的女人,多半從此之後,萬事由不得自己,處處都要看夫家臉色。錦衣玉食是沒錯,但要受尊重就很難了,拿著十一萬,受人臉色,說起來,這何嘗不是一個錦繡的牢籠呢?

對於夢想鯉魚跳龍門的女孩來說,嫁入豪門最大的風險便是主動交出自己的命運選擇權,這趟航程的前方是萬里無雲還是暗礁險灘,她一概不知,只由她的丈夫來決定。

想一想,也是蠻可怕的事啊。

年紀輕的時候,會覺得前方充滿著驚喜和刺激,總是幻想會有生命額外的饋贈降臨,總盼望有一個白馬王子降臨把自己抱入天堂,不費吹灰之力,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可人在慢慢長大之後,才會發現世界上最昂貴的東西便是這種全憑他人興趣的「昂貴饋贈」,因為你不知道它標了什麼價錢,而你應該用什麼東西來償還。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

歡迎掃碼關注哦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