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了朱一龍的粉絲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粉絲追星的狂熱,和中年的穩定平靜格格不入,可現實中越來越多的人在進入中年後,決定追星。中年意味著一條看得見盡頭的道路,人們總會懷念別的道路。

從年輕人進入中年,人生的問題總解決不完,徒然發現自己感覺不到心跳,又開始從頭尋找。

追買楊超越的雜誌,都鎖在櫃子里

超赫 35歲 國企員工

結婚8年後,生活最可怕的一面開始顯露出來,那就是一成不變。

每一天我和妻子上完班,都要去父母家和孩子一起吃飯。晚上七八點鐘,輔導孩子功課作業,九點孩子睡下,三口之家變回兩人世界。這時妻子會在臥室看電視劇,我則在書房戴著耳機看小說,打遊戲。妻子一般11點前入睡,我會晚一點。每天如此。

畢業10年,我在國企工作了10年,從新人混成了老員工,可因為單位小,從沒晉升過。有時想人生重來,學動物醫學的我可能會當寵物醫生或是開一個養殖場,而不像現在。

進入中年後,屬於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敢花的錢也越來越少。我不喝酒也不打牌,一兩個月和朋友聚一次會。每月的薪水,除了一點私房錢,都交給妻子管。家里每月有兩千的房貸要還,今年也花了快一萬,給上一年級的孩子報了英語和跳舞兩門補習班。

周末送孩子上下課,我就坐在那里等待她兩個半小時,聽聽音樂,有時會睡著,覺得生活就像壺反復被燒開的水。記得剛滿30歲的時候,我買了張健身房的年卡,忘了堅持幾個月就放棄了。現在,我比剛畢業時胖了15斤。每天走路上下班,就當是鍛煉。

2018年6月,楊超越唱「青春太寶貴,沒機會去浪費」時流淚,也流進了我的心里,這個善良有趣、有點通透的姑娘,一下就擊中了我。我決定為她做點事:追看超越的各種消息,第一次刷微博、貼吧,花錢買會員給她投票,轉發10條關於她的微博,每條習慣加上三個感嘆號。

妻子知道我成了楊超越的粉絲,但從沒過問。妻子不知道的是,我有四本超越的雜誌,就鎖在辦公室的櫃子里。我還花了300元,買了超越代言的化妝品,還沒想好怎麼處理。或許告訴妻子,這是買給她的禮物。最近超越要在廣州開演唱會,我猶豫好久,仍下不了決心去看,便拿出一千私房錢,讚助了其他想看的粉絲。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圖|給超越粉絲站的轉帳截圖

迷戀上超越後,我就沒再看小說、打遊戲了。它們提供的虛擬、短暫的成就感,是種自我欺騙的快樂。雖然追星時也要付出時間,但能獲得穩定的參與感。為了給超越更好的應援,我準備學習視頻剪輯和制圖。

對超越的喜歡與戀愛無關,我的追星也一直遵循成年人的分寸感。大部分人的日子都平平凡凡,離初心和夢想很遠,但楊超越通過努力,閃閃發光,這都是我沒能擁有的一切。

年近半百,突然想把命給一個人

慧琴 46歲 家庭主婦

當人不再被需要時,生活就會失重,當了幾年的全職太太,我似乎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小女兒上了幼兒園後,我琢磨著,開始料理自家的三畝土地,蔬菜水果都種。春夏秋時農活多,立冬後就閒了下來。這時我去鄉鎮企業做零工,從電子廠抱一堆電線頭回家,完成一顆報酬幾分錢,一下午可能掙十幾元。

早晨三、四點,把菜賣給批發商後,我再騎著電動三輪車,將其餘的菜拉到菜市場。午睡醒來,就在屋里坐坐,收拾一趟家,每天必須掃一次地。晚上監督完女兒功課,9點就睡下了。

無聊可能是時間最大的殺手,沒有人聊天,日子過得越來越慢。對門的鄰居老太太太70歲,樓里也沒有年輕人,我在家都不出門。丈夫的工作被調到了內蒙古後,兩、三個月才回來一次。平時,我只有在菜市場和一同賣菜的阿姨們聊天,內容也是什麼菜應季、好賣。她們不看書,也不懂娛樂新聞,拿的都是老人機,也不會玩微信。挨著我賣菜的,全要借用我的二維碼。

去年冬天,我打開視頻網站,通過《艷骨》注意到了主演佟夢實,發現這男孩子不僅長得好看,做事也很努力。慢慢的,我把他當成孩子來喜歡。在粉絲群的爆照大會中,我冒充女兒,發了她在新疆支教的照片。因為女兒21歲,粉絲們都喊我「小妹妹」。

粉絲群里有五六百人,我什麼時候點進去,都有人在,關於偶像,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話題。手頭沒事時,我就拿手機刷刷微博上的新消息。成為會員後,佟夢實的新劇我能提前看12集,那回我一宿沒睡,全部看完,也一點不困。

追星的事,女兒們都幫我瞞著丈夫。買了佟夢實的手機殼,我怕丈夫詢問,特意交代女兒:「如果你爸問起來,就說是你送的。」但丈夫根本沒發現,也沒問過我的微信頭像是誰。他不在家時,我就抱著佟夢實的抱枕。他回家,抱枕就被我放到女兒的屋里。

村里三百多人,可能就我追星。喜歡上佟夢實後,我好像回到了少女時代,年輕了不少。見他一面,現在是我的夢想。聽說佟夢實就住北京市朝陽區,我開始羨慕女兒在北京,甚至想變成她。一天,我給佟夢實發微博私信說:「很想見你一面,如果是死了也值。」他凌晨4點回復我;「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圖|夏天的時候在割韭菜

想唱千璽的歌又有點膽怯,兒子鼓勵我

璽歡 30歲 小學老師

畢業後,我考取了教師資格證,又回到我們鎮上,在希望小學當語文老師。丈夫在機械廠里上班。我們因投資服裝生意失敗,欠下了五萬外債。那時我薪水一月兩千,丈夫三千。為了省錢,我們就住在父母家。

離開5年,我又回到了從小長大的房間生活。但在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依靠我,而我已經不能再依靠父母。孩子出生後,我們想給他最好的,光奶粉錢,一月就要花兩千。丈夫有記帳的習慣,孩子出生的第二年,我們在他身上花了7萬,接下來的一年又花了5萬。到現在,我的衣服沒有一件超過200元。

停滯的生活,就如同一潭死水,無限地循環:每天6點出門,晚上5點到家,小地方的人際關係,密切又壓抑。當時我給一位同事帶了一學期早飯,沒想到有利益衝突的時候,她指責我只知道吃,不配做老師,讓我寒心。可心里的煩悶,無人可說。

那時班級里的孩子們排練節目,唱TFBOYS的歌。我因此認識了易烊千璽。當時他身處輿論的漩渦,想到他那麼小,肩膀單薄,都能在人群的唾沫中活得那麼好,我覺得我一個成年人怎麼還能做不到。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圖|孩子與易烊千璽

於是開始關注他,也加了粉絲群,大家因為千璽聚在一起,每晚都會互道晚安。她們的關心與信任讓我有了依賴感。原先那些家醜不可外揚的心里話,終於找到了一個傾吐的出口。孩子熱驚厥的時候,抽搐不止,指甲都變色,我感覺天塌下來的時候,也是媽媽粉們仔細查資料支招,不住安慰我。

喜歡千璽後,生活多了新鮮感。現在外出碰到他的廣告牌,或是看到奶茶店留言牆上有他的內容,我都會停下來,照一張照片。有天逛超市時,突然聽到廣播里在放千璽的歌,我舉著手機,湊近喇叭,傻站著把那一整首歌錄了下來。

今年,我家終於還完了債。以前親戚們體諒我們窮,從不讓我們請客。過年回丈夫老家,我第一次請了愛唱歌的婆婆去KTV。當著許多親戚,我想唱千璽的歌又有點膽怯,但兒子鼓勵我:「天天聽我也會了,媽媽你唱,我跟著你。」

離婚後,追星是我生活里的唯一快樂

朱朱 43歲 外企中層

花了7年多的時間我才明白,婚姻本身並不能提高一個人的幸福感,還會讓人更挫敗。這麼多年,丈夫沒做過一天家務,內衣褲都是我洗。20多萬的車,他說買就買,開回家時我們才知道。整個一家人,可以說都活在他的臉色下。

丈夫有外遇後提出離婚,我為了女兒還想挽回,他卻告訴我在外面有40萬欠款,我只好妥協。丈夫向我父母借的十幾萬元,自然也沒還。

協議離婚後,我爭取到了女兒的撫養權。看到前夫去歐洲、美國、日本旅遊,我才知道他偽造了債務。當時和他認識8個月便結了婚,其實是想讓得癌症的爸爸對我放心,沒料到遇人不淑。

年紀越大,越發現自己輸不起。年齡、性別優勢以及社會資源都在慢慢消散。生活不順,事業上也遇到瓶頸:在這家20多人的公司,我已經做了11年。因為個性綿軟,在主管的判斷中,我不適合做管理。去年,我終於迎來11年來第一次競爭升職的機會,卻又失敗。不升職加薪也有限,而我不敢跳槽,主管也看出了這一點。

鬱悶之際,我關注到了朱一龍,從演技了解到訪談。你喜歡一個人,一定是在那人身上看到了你想成為的樣子。朱一龍已經出道10年,演了很多戲。沒出名,他也沒放棄,讓我看到認真對待自己工作、善良誠懇的人,可以得到回報。

他說:「我在低谷待過,我知道最壞的情況是怎樣的,大不了就是從頭再來。」我不能重頭再來,但至少我要和他一樣堅強。

可42歲第一次做粉絲,我什麼也不懂,原來以為買他代言的產品就可以,後來才去學打榜,加入了後援會的打榜投票組,想讓他得到更多的曝光,讓他在這個世故的社會中不必憂慮輸不起。

我的午休時長有90分鐘。一般我抓緊吃完飯,就開始給他打榜,然後坐在工位上,慢慢看四五頁他的寫真。我買了兩本,一本帶到公司,一本放家里。他的周邊我都收在一個箱子里,藏在儲物室。近期的任務,是在午休時,坐四站地鐵,去離公司最近的肯德基甜品站,買他的海報。

我不看電影,平時兩三個月和閨蜜碰一次面。以前,覺得追星就像隔著雲彩看星星,花錢又費勁,但現在,追星成了我生活中唯一的娛樂,提供穩定的幸福感,自己尋找的快樂,是別人奪不走的。他像一劑鎮定劑,看他笑我就想笑。我也不打算再婚了,要說對自己有什麼期望,可能是拿到朱一龍的簽名,或者遠遠見他一面。如果可以,會對他說:「朱老師,祝你的願望都做到。」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圖 | 辦公室窗外

追星,是一種中年的排毒儀式

點水姐 34歲 會計

不到35歲,我就體會到了生活的盡頭感,對未來40年失去期待。2008年畢業後,我就開始做會計,在媽媽助力下,第二年便買了車。2012年結婚,丈夫準備了婚房。孩子今年六歲,夫妻關係和諧,感覺我已經走完大部分人該走的路。

安逸久了,也體會到一種沒有收獲的失落。一天的生活僅圍繞三個關鍵詞:工作、孩子、看劇。沒有經濟壓力,每月薪水基本月光,美容卡一張花兩、三萬。畢業後,我就沒主動翻過一本書。一天追完劇後,已經是凌晨兩點。連續看了十多集,閉上眼睛時,卻一下想不清劇情。

2017年,我在《我是歌手》節目上看到李健,開始為他著迷,並不單單因為他的歌,而是迷上他的人,喜歡他身上那種淡然、誠懇。他是個自我約束力很強的人,不上微信,得空就看書健身,認為人需要不斷學習。

因此,我開始自我反思,我們大部分人,過的都是日復一日的生活,今天、昨天和明天沒有區別。人家那麼優秀的人都在學習,我有什麼資格天天混日子?生活的意義可能像血管一樣,只有握緊拳頭,用力生活的時候才看得到。

受李健的影響,我開始買他推薦的書,體會紙質書籍帶給我的靜逸。車上,只放著李健的碟片,如果有煩惱,就會想到健哥說的:「不要放大你的悲傷。」之前,我覺得中級會計師資格證的考取難度大,一直沒去。喜歡李健後,我報了名,把原先看劇的時間都用來學習,每天花兩小時,學三本400多頁的書。

3月2日,我去了他的演唱會,前一晚興奮地睡不著。在去上海的動車上,我發了條朋友圈:「我是為你而來,不在乎穿越綿綿山脈。」

中年追星:43歲離婚後,我成為瞭朱一龍的粉絲

圖 | 演唱會現場

– END –

本期策劃:張舒婷

我們開通了頭條圈子,對非虛構文學和寫作感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起進來交流「非虛構寫作」圈子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真實故事計劃】創作,在今日頭條獨家首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