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貞吧:那些禁欲的年輕人

守貞吧:那些禁欲的年輕人

在長期性禁忌之後走向性解放,是開放多元時代的景觀,在對待男女關係上,年輕人有更自由的選擇,卻也有人逆行而上,禁欲守貞。

守貞年輕人在網路中抱團取暖,他們有著統一的昵稱:高貴古董。在嘲諷和打擊中,這些年輕人辯解自己並非性觀念保守,而是選擇一種生活態度。他們有著現代的守貞掛念:在稀釋彼此荷爾蒙的時候互相尊重,絕不越雷池半步。

泠 24 歲 女 企劃師

性自由,就是有底氣說不要

「我希望戀愛場中,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

青春期了解部分生理衛生後,我開始有點精神潔癖,希望這輩子只跟一個人發生關係。我談過三段戀愛,那時年少懵懂,僅牽手就足以讓我們臉紅十分鐘。

我覺得自己不夠好看,身上有贅肉,腿也不夠細,想像著兩個人赤裸相對的畫面,我有些尷尬,不太想跟人有親密關係。周圍的朋友崇尚及時行樂,偶爾會半開玩笑地說我是老處女、國寶。

其實,我不是一個保守的女孩。大學時,我常跟朋友一起蹦迪喝酒,還會抽煙,這讓我很容易給人留下開放的刻板印象。一次飯局,有人加了我微信,第一句就問:「今天晚上一起嗎?」我假裝沒看見,對方見我沒回應,問:你手機響了,不看看嗎?「

他斯文敗類的樣子令我作嘔,加重了我守貞的想法。

上大學後,我沒再談戀愛。男生朋友覺得我感情高度潔癖,沒遇到過渣男,但喜歡咒罵那些人品不佳的男人。女生朋友覺得我不切實際,經常教育我膽子要大一點,如果駕馭不了愛情,就去選擇直接了當的快樂。

我喜歡一個男生近五年。與他曖昧糾纏數百天,我一直分不清,他是因為寂寞想談戀愛,還是真的喜歡我。

他生日那天,我們開了個標間。那時是冬天,房間里沒有開空調,我們都穿著很多層衣服。他喝得有些醉,將我一把扯入懷中,想跟我發生關係。我一下子緊張起來,板著臉,像教導主任一樣講了很多道理,義正言辭地拒絕了他。

那一晚,我們和衣而睡。他隔著被子抱了我一晚上,沒有再強求,只給了我蜻蜓點水的一吻。

這件事情使我對他好感上升。但還沒等我想清楚這段關係如何展開,就得知了他戀愛的消息。他坦誠地跟我說,戀愛是因為生理需求。我想起那個讓我心跳整晚的吻,失望又失落,糾結地想,如果當初我讓步了,或許我們會在一起。

守貞吧:那些禁欲的年輕人

受訪者圖 | 生日那天路過的街牌

單身六年半,守貞觀念讓我顯得與眾不同,但我也很難談一場性觀念匹配的戀愛。我希望戀愛場中,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但跟一個大灰狼聊到這個觀點時,他反駁了我,說大灰狼都喜歡小白兔。

開放和保守都沒對錯,我只是不想因為別人改變自己原則。我已經學了不喜歡的專業,做了不喜歡的工作,但對性接觸,我有底氣說不要,這也是一種自由。

青山 男 27 歲 油氣研究專員

不擅長泡姑娘,也不適合混江湖

「我只會跟性觀念相同的女孩談戀愛,即便這個願望只能在腦海里成真。」

初進大學時,除了我,室友們都談了馬子。一次宿舍夜談,室友了解到我有處女情結,跟我說,要抓緊時間談戀愛,因為潔身自好的女孩越來越少。

我不強求戀愛,單身到大三,才終於遇見初戀。

我當了她三年備胎,只和她牽過手。她嫌棄我衣服沒品,人醜,髮型難看,還沒錢。與我分手後,她不停地換男友,我一直等她。直到有天,她說自己失了身,我特別傷心,不再抱有幻想。

看多了別人的分分合合,我期待純潔的愛情。偶然我發現了守貞吧,貼吧主頁寫著兩行字:思無邪,守純真;責相同,雙處婚。有一些網友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故事,講自己的守貞觀念。翻了幾頁我就知道,我找對地方了。但很多人不理解守貞觀念,經常來到貼裡語言攻擊我們,而離開網路,我們在現實中是最與世無爭的人了。

因為守貞的緣故,我從不瀏覽情色網站,也不會去泡吧、唱KTV,甚至主動減少對女性的接觸。朋友們都認為我比較單純,也理解我守貞的想法。有人曾用處女情結、物化女性等觀點質疑我,我反駁他:「我本身就是處男,為什麼要接受亂七八糟的女孩?」

除了學業,守貞是我堅持最久的事。我只會跟性觀念相同的女孩談戀愛,即便這個願望只能在腦海里成真,我也不願接受千瘡百孔的現實。

為了遇見理想的女孩,我必須讓自己更優秀,努力賺錢。研究生畢業後,我嘗試過很多工作。包括工程分包、電影投資、賣保險、房產銷售、教育培訓、北美外教……甚至,還有人找我做皮條客,因為他覺得我是個有原則的人,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線。聽聞做皮條客月收入有10多萬的流水,當下,我確實松動了念頭,猶豫了一小會兒,我還是擔心自己會墮落,最終拒絕了他。

我過不來醉生夢死的生活。剛畢業那年,我做了一份應酬很多的工作,每晚陪客戶喝酒打牌,學習用狡猾的套路與人周旋。無論身體還是心理,我都應付不來,沒多久便辭了職。休息日,我常常獨自去郊野閒逛,跑步看書,日子過得平淡安靜。我拒絕複雜的人際關係,寧願賺得少一點。

我不擅長泡姑娘,也不適合混江湖。

尼鷺 男 24歲 金融研究生在讀

情感比肉體更像是真實的

「見過整片銀河,但只愛一顆流星。」

大學宿舍四個人,除了我都是gay,整體上私生活比較複雜。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室友很惡心,經常在心里默念,自己一定不能這樣。

我的家庭氛圍非常開放。成年後,爸媽甚至跟我說,有些該經歷的事情可以去體驗了。反而因為這,我對性關係沒有強烈的渴望,更喜歡精神層面的交鋒。

高中時,我談過很純粹的校園戀愛。那時我對性有一點恥感,覺得情感比肉體更像是真的。大學讀的是氛圍很開放的播音專業,很多人拿身體當作解放的一面戰旗,用開放的性觀念來標榜自己。尤其是男生,會以睡到很多女孩為傲,校外酒店翻騰的數個夜晚,都會在某個時刻成為談資。

一次,同學在宿舍走廊跟我偶遇,他口氣炫耀地說,剛約了一個17歲的高中女生,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我幾乎想要報警,礙於同學的關係,我只嘆口氣沒說話。

有次,十幾個同學湊到一起聊天,聊到性時,我發表了自己的觀點。瞬間,幾個男生的眼神異樣,開始哄笑。

其實,我能理解他們的不理解。人作為動物,總有被激素水平影響的時候。我也會看小電影,但僅止於此,為了性這個目的跟異性建立聯繫,我想都沒想過。讀一本好書,或看一部好電影,比性吸引力更大,我也不好意思拿父母的錢去泡妞。

對於跟我性觀念相反的人,我並不排斥,有時還很欣賞。有個大學同學,大家都叫他「二十六少「,因為他四年找了二十六個馬子。最初,我覺得他很花心,後來了解到,他每一段感情都樂在其中,享受當下。我覺得他比我有勇氣,是一個很本質的男孩,相比之下,我倒是顯得很虛偽了。

大學畢業後,我波士頓讀金融,平日能接觸到不少漂亮女孩。但在我心里,女孩的思考方式,比臉蛋和身材更重要。

我理想的戀愛關係,是兩個外相交的相交圓,有重疊的部分,也有未知的部分,我們基於信任穩定發展。如果這種關係基於肉體,很容易不穩定,總會有更新鮮性感的肉體,會分散我們對彼此的關注。

守貞吧:那些禁欲的年輕人

受訪者圖 | 理想的戀愛關係示意圖

如果說,愛情是靈與肉匯成的銀河,我更偏愛那顆屬於靈魂的流星。

陳森森 26歲 文案

太容易被異性吸引,不是很美好的事

「他越是急切,我就越不安。」

我從小就被異性緣所困擾。雖然,我從不去主動招惹他們。

在我的經歷里,太容易被異性吸引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中學時,我相貌出眾,成績也算拔尖,總會有男孩子獻殷勤,書桌里常收到各種禮物和情書,還會有人給我買早餐。

班里有個很能混的女生,問我是不是處女。我以為她指的是星座,便搖搖頭說不是。她抓住這個把柄,拍了拍周圍的男生,喊:「她居然不是處女,還每天裝純。」我開始受到班里女生的排擠。只要我和男生說笑,她們就會議論我。14歲的我,成了同學們口中的小騷貨。

有天放學,我突然被一個男人拉到車子里。他掐住我的脖子,我用盡全身力氣對抗,雙手死死地拉住褲子。不知是拗不過我還是良知喚醒,最後他鬆開了手,跟我道了歉。

那之後,我害怕男生們靠近,覺得只有堅守處女之身才能換得清白。

守貞吧:那些禁欲的年輕人

作者圖 | 收到的花

年紀漸長,我像一個異類,即使是關係很好的朋友,我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處女。大學時,我談了戀愛,男友高高帥帥,了解我過去的經歷後,他一直努力給我安全感。

我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句到尾的愛情。但戀愛兩年後,男友還是向我提出了性要求。我拒絕得很果斷,我們為此大吵一架,冷戰了半個月,最後以他的道歉收尾。時不時,他還是會滿臉欽羨的樣子,向我轉述其他情侶的日常生活。在一起的最後兩個月,他開始非常直接地表達想要我的第一次,向我保證會娶我。

我堅決不退讓,只得跟他分了手。因為他越是急切,我就越不安。我沒有再談新的戀愛,因為實在看不清鮮花和禮物背後,藏著怎樣的動機。我想把完整的自己,留給對的人。

小舞 男 26歲 事業單位工作

守貞是我對主流價值觀最大的叛逆

「如果男女關係是一條食物鏈,那麼我始終處於最底層。」

我從小學3年級開始遭受校園霸凌,反抗過,但寡不敵眾,告訴老師還會遭到報復。

到了初中,我學會裝瘋賣傻,扮醜來融入群體,挨打次數才變少。因為這些經歷,高中時我經常主動示弱,捧著別人說話,總算沒人再欺負我。長期被校園霸凌,導致我成績下滑,人也很自卑。

不上學的日子,我總是窩在家里看電視。電視劇里的女人總是被男人傷害,比如發生關係後被拋棄、男人出軌,女人們都哭得很傷心。我了解被傷害的滋味,決心做一個好男人,沒有感情不發生關係,發生關係後一定負責,不出軌,也不打罵老婆。

後來,我在職校遇見了初戀,她像照妖鏡一樣,幫我看清楚很多女人。學校里的其他女生都當我是空氣,說我醜,以後要到朝鮮找老婆。我的家庭條件還可以,但因為我守貞的觀念,很多女生覺得我只有婚姻價值,沒有戀愛價值。我接觸過很多異性,但只有初戀在男女關係上認可我。

對守貞的概念模糊的時候,我每天在獨身和接受非處兩種思想中糾結。有一次,我差點放棄守貞信仰。那個女孩比我大,從美國留學回來,很有氣質,長相有幾分像周冬雨。唯一讓我無法接受的是,她有過婚前性行為。僅僅交往一個月,我便提出了分手。雖然,我一直強迫自己信任我們的感情,但觀念不同,依然難以為繼。

24歲之後,守貞變成我的生活態度。有人與我爭論,說婚前性行為的發生是因為愛情,覺得守貞很傻。但我守貞,也是因為愛情,從一而終就是我的婚戀觀。

如果說男女關係是一條食物鏈,那麼我始終處於最底層。有時候,只有最底層才能看到真相。

因為遇不到合適的人,我單身4年。我甚至想過以獨身來反抗主流性觀念,從小到大我都是很溫順的人,守貞是我對主流價值觀最大的叛逆。

*本文是《寬鬆世代——90後生存報告》一部分,在這一報告中,真故將從不同切面對當下年輕人生活狀態進行觀察、記錄。

———————————————————————–

本期策劃:劉妍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真實故事計劃】創作,在今日頭條獨家首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我們開通了頭條圈子,對文學和寫作感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起進來交流

(此處已添加圈子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