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了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專欄作者 | 曜玨

01

做自己≠過度自我

謝娜又被罵了,還上了熱搜。

2019 跨年晚會,她主持串場期間頻繁搶話

比如,女排成員上台後,自我介紹還沒結束,謝娜突然越過何炅,要和女排隊員比身高。

郎平剛講了兩句話,謝娜又插嘴說小時候是因為郎平才練的排球。何炅趕緊打斷,請下一位隊員介紹自己,謝娜不死心,又拍了拍他肩膀說,後來我因為個子矮放棄了。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最尷尬的是,汪涵說廣告詞的時候,謝娜半途搶話喊看大螢幕。何炅在旁邊碰了一下她手臂,她根本沒有回頭看,何炅只好拉了她一下,她才停下來。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 何炅暗示謝娜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 汪涵黑臉

此時,一向公認主持夠專業,情商很高的汪涵,都忍不住黑臉

要不是何炅次次兜住,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很多人都吐槽說,謝娜是喝酒喝多了才上台的嗎?看到她就忍不住立即轉台。

第二天謝娜發微博回應,說何老師是大神,自己只是來湊人數的自嗨輔助。

但,網友們完全不買帳。

38 歲,入行 16 年了,難道還把自己當做剛出道來湊人數的新人嗎?

無論外界對她有多少批評吐槽,她經常搶話、說話沒水平,把節目做成大型翻車現場的老毛病,從來就沒有改善過。為什麼?

因為她身上有一個致命弱點:太過以自我為中心。

其實,這一點在謝娜身上出現,早已不是第一次。

在《妻子的浪漫旅行》里,應采兒說自己去了陳小春的演唱會現場。謝娜立即打斷,幽幽地說,可惜呀。

應采兒問,可惜什麼?

她說,我去張傑的演唱會做嘉賓上台,不像你只能坐在台下。應采兒只能一臉尷尬,呵呵一笑。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魏大勛來的時候,謝娜說他搬東西,一路照顧大家也累了,讓他去房間睡,自己睡沙發。但同組的程莉莎是不可能跟魏大勛單獨一個房間的,所以也主動說了她要陪謝娜睡沙發。

很多人都噴她慷他人之慨,只顧著自己的形象,太假了吧。

但,可能她是真的沒有想那麼多。

02

和過於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相處,

真的太難了

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總覺得自己說的話才是對的,不傾聽,不理解,但就是急著要發表自己的意見,也不管別人聽了之後會不會不舒服。

比如說,有一天你穿了一條裙子,你朋友突然告訴你,你真的好醜,看上去像個地瓜。你要是不高興了,她還會說你怎麼那麼小氣,開不起玩笑。

事實上,她完全可以換一個說法:你不太適合穿裙子,穿別的可能會好看些。

把情緒和個人感受當作事實,還美其名曰真誠,其實真的沒必要。

關鍵是,這些 「過度以自我為中心」 的人,還覺得自己直率,真性情,不像某些「情商高」的人,只會委屈自己,討好別人,表面一套,背後一套。

我想起了《情深深雨濛濛》里的如萍。

大家都說她溫柔,善解人意,但其實她真的是一個很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明明知道依萍家里窮,還有意無意地炫耀自己大學畢業,住高端小區,各式衣服堆滿了衣櫃,每天換不重樣的首飾,仿佛她能全方位碾壓依萍一樣。

不僅如此,她的自我為中心還很明顯地表現在,她從來都沒有明確拒絕杜飛的追求,反而對他說:「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幫我追書桓」。

杜飛當然不願意把自己喜歡的人送到情敵身邊,結果如萍用她的神邏輯說:「你對每個朋友都那麼熱心,可以對他們付出那麼多,而且又喜歡我,憑什麼不肯幫我追書桓?」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的愛好自私,只為了自己而追我,都不考慮我的感受。」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到底是誰自私?

在如萍眼里,她才是應該委屈的那個人。依萍搶了她男朋友,杜飛自私自利,而她這麼善良,為什麼總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

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會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關注自己上,所以沒有辦法去關心其他人,反而覺得所有人都欠了她。

另外,過度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非常在乎外界對自己的評價,你越是批評他,說他不好,他就越想證明給你看他有多優秀。

所以每次如萍被批評的時候,都會非常委屈。因為這種差評會反過來強化她的無價值感,別人越提意見,她就越難過:「你根本就不懂我為此付出了多少」。

為什麼他們得罪別人,還能這麼理直氣壯呢?

心理學家阿德勒在個體心理學中提到,人格的核心之一,就是追求優越。

但是現實生活中,沒有人可以做到完美,所以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產生自卑感。

這本來很正常,但是如果一個人長期夠不著目標,有時候就會逃避現實。因為失敗被自己看不起,被別人看不起,也是一件很難

受的事情。

為了維持自我價值感,人可能會形成優越情結,處處都覺得「我比你好」,「我說的話才是對的」,所以就了處處變著法子炫耀,特別招人煩。

03

真正自我的人,是怎麼樣的?

一個真正自我的人,不靠優越感來武裝自己,更不過度以自我為中心。

當然,我不是說要委屈自己,往後退到事事都以他人為先,而是把自己當人的同時,也把其他人當人。

怎樣才能做到真正的自我,而不是過分自我呢?

阿德勒提出了一個「共同體」的概念,而自我接納就是第一基石。

自我接納,並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樣,認為當下的自己就是完美的,口無遮攔就是直率,自私自利就是真性情,什麼都不要改了。

當你發覺自己好像有點以自我為中心,或者朋友提醒了你,比如沒有耐心傾聽別人講話,開得玩笑有點過分等等,這並不意味著你這個人就有問題。

先承認自己存在缺點,才能客觀地去看待它,知道要怎麼改變它。

共同體的另一大基礎,是他者貢獻。

有人可能會認為,他者貢獻,這不還是為了他人的評價,而捨棄自己去遷就他人嗎?太虛偽了。

自己的感受是真的很重要的,但不違法,不傷害他人也同樣重要。他者貢獻,並不是讓人過度適應社會,委屈自己,捨棄「我」去遷就他人。

而是說為別人做事情的時候,想的不是我這麼做,可以為別人創造怎樣的價值,更重要的,應該是在這個過程中,為自己的成長和提升起到了什麼作用,找到了怎樣的養分。

舉個例子,同樣作為主持人的何炅,一直都被公認為性格好,很會照顧人的角色,有點像永遠不會發脾氣的老好人。

但是他其實很有原則,從來都不會為了照顧他人的情緒,無底線地退讓。

拍《梔子花開》的時候有場通宵戲,演員們已經很累了,有點拖拖拉拉進不去狀態。何炅抄起對講機就吼,但是居然一個人都不理他,他就在那里罵了一會兒。

後來尷尬地發現對講機沒電了,對面根本聽不見他的聲音。

但是他走到演員那邊的時候也沒有再重新罵一遍,而是告訴他們趕緊振作起來把這場戲拍完就好。

做《超次元偶像》主持的時候,選手們不滿意比賽結果,在舞台上對開始吵架,甚至帶動了其他選手一起吵。有人還脫了外套扔地上,一腳踢開。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何炅制止了幾次,無果,當場就發飆了。

他說,一群人在那里吵吵鬧鬧,太不體面了。溫和不代表沒有底線,該發的脾氣,是一定要發的。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奇葩大會》里,他遇到一位嘉賓後是直接黑臉的。因為他當年介紹了一個女孩給那位嘉賓認識,後來他們還結婚了,結果旅行途中,嘉賓出軌了。

嘉賓說回國後給何老師發過很多消息,但他可能太忙了都沒回。

何炅直接說:我必須要對他說一句,我不是沒看到,我看到了,就是沒回。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態度非常堅定,一點情面都不留。

但他也沒有一直抓著那個人的過錯不放,在節目里講他人品有多差,點到即止,表達出憤怒就夠了。

雖然何炅有時候會被網友評價為虛偽,活著太累,但是作為娛樂圈里幾乎零差評的老牌主持,他展現出來的形象永遠是溫和的,不焦慮的。

他很少依靠外界的評價去確認自己的價值,也不會有意無意就擺架子,認為自己比別人強。

他做的事情並不是為了贏得其他人的好評,而是用自己的節奏,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為名不經傳的中學生雜誌寫二十年專欄也好,在別人夾菜時默默幫忙拉一下袖子也好,都是自然流露的真情實感,這樣反而讓他活得更加從容,自信。

人際關係中,很多問題都來自於過度以自我為中心。

因為太過關注自己,所以他們不能理解別人;因為害怕自己吃虧,所以他們不願意換位思考,哪怕只讓無關緊要的一小步。

羅素曾說,幸福的獲得,在極大的程度上,是因為消除了對自我的過分關注。

希望我們都能走出錯誤的自我認知,可以在不委屈自己,不影響別人的前提下,做真正的自己。

所以,做個自我,但不過度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吧,你會幸福很多。

最後,還是想對你說一句,世界和我愛著你。

– The End –

謝娜惹汪涵黑臉,連何炅都救不瞭她:活得太自我的人會失去什麼?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