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嫣拍雜誌,星二代們被「強推」:是子承父業,還是階層固化?

為了不在茫茫人海中失聯,請把我們設為「星標★」哦。

點擊上方藍字「南周知道」 →進入新頁面,點擊右上角「…」→ 點擊第一欄「設為星標」。

對於現在演藝圈星二代被「強推」,不如冷眼觀望之。

父輩的光環讓許多「星二代」擁有了最高的起點,最後能不能走得更遠,還得看「星二代」自個的能力和造化,是子承父業,發揚光大,還是「敗家」,出道即頂點,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關於星二代們的那些事。

李嫣、王菲、竇靖童出席活動。(東方IC/圖)

最近,某知名時尚雜誌拍了一組王菲小女兒李嫣的封面,引發了廣泛關注。

在此之前,鬼靈精怪的李嫣就一直是媒體的焦點,但我們也得承認,假如李嫣不是王菲和李亞鵬的女兒,輿論並不會注意到她。

該雜誌出街時,主編特意說了這個封面不代表李嫣要出道當藝人——可這恰恰是有趣之處,如果不是「星二代」,一個12歲的素人女孩可以登上雜誌封面嗎?

而李嫣同母異父的姐姐竇靖童,在音樂領域發展勢頭迅猛,大牌商業資源也好到爆。竇靖童的音樂才華無可爭議,但人們一開始關注她,也只因為她是竇唯和王菲的女兒。

再比如最近正在熱播的網劇《將夜》。這部大投資的男頻IP,主演是陳飛宇——陳凱歌的二兒子。陳飛宇長得是挺帥的,但娛樂圈長得帥的人多得是,像他一出道就好資源拿到手軟的,也是罕見。

除了小時候客串陳凱歌的《趙氏孤兒》外,陳飛宇並無更多的表演經驗,2017年他卻直接與歐陽娜娜主演了饒雪漫的電影《秘果》,今年的大男主戲《將夜》,更是拉來了金士傑、胡軍、黎明、鄭少秋、倪大紅給他作配角。除此,陳飛宇也擁有不少頂尖的時尚資源,比如他是迪奧中國區千禧大使。試問,這只是長得帥就能做到的嗎?

「星二代」被強推,環球同此涼熱。日本天王木村拓哉和天後工藤靜香的二女兒木村光希出道至今,一直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今年5月,15歲的木村光希登上日版《ELLE》封面,宣告以模特身份正式進入演藝圈。接下來的幾個月,這個女孩開始了瘋狂之旅。8月成為寶格麗歷史上最年輕的形象大使;9月得到了香奈兒形象大使的代言;10月15日,木村光希同時刊登上在日本新聞協會旗下的74份報章的封面上;11月26日,從未參演過電影的木村光希卻獲得了首個電影獎項——「Elle Loves Cinema」的「明日之星獎」。

日本互聯網上對於木村光希的爭議也不少,比如就有人質疑,「獎勵她是木村拓哉的女兒嗎?」「媒體這麼做是因為她是木村和工藤的女兒,而不是她個人的努力,這也是世間不公平現象的一種體現」……但爭議依舊沒有阻止木村光希的持續「大爆」。

在木村光希之前,英國著名球星貝克漢的四位子女大概是中國網民最為熟悉的海外星二代了,布魯克林立志要成為最好的攝影師(在此之前,成為足球運動員失敗,因為踢不好),但他的攝影作品被英國媒體群嘲,只是入門水準,卻借著父母的光環,硬是拿到與各大時尚大牌的合作機會,開了影展,出了書籍。個子不高,身材肥壯,卻在時尚活動里走紅毯凹造型,跟模特網紅有談不完的戀愛……總而言之,他能得到這一切,僅僅因為他是貝克漢和維多利亞的兒子……

陳凱歌的二兒子陳飛宇(東方ic/圖)

「星二代」紮推亮相演藝圈並圈走業內極好的一堆資源,這自然引起不小的爭議,有人認為這是子承父業,無可厚非;也有人認為這是階層固化,是一種不好的現象。對此,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

將「星二代」現象,歸因為演藝圈的階層固化,或許得到不少網友的共鳴,因為這在隱秘中擊中了大家對社會階層固化現象的不滿,並宣泄了某種仇富的情緒。

但想說句「逆耳忠言」,「星二代」的資源顯然是來自於父輩的光環,從本質上說,並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只要不違法亂紀,某種程度上,這本是社會的一種常態。在任何一個社會中,都存在著不同的階層,不同的階層擁有不同的財富、資源、能力,這些都會自然地延續並承接到下一代中。

某種意義上說,「星二代」像是我們社會上的「富二代」,「富二代」繼承父輩的財富,天經地義。娛樂圈的明星資源也是稀缺的,輿論需要話題,而「星二代」又比其他素人和新人更能給公眾提供話題,這也是「你情我願」的事。日本網友不也是一邊指責木村光希,一邊點開她的新聞?只要木村光希有話題,資源就會源源不斷向她傾斜,這是一個循環。

並且,由於上一代努力,為下一代打下基礎,我們的社會才會源源不斷有人在努力打拼、努力地創造財富——很多人努力地成為「富一代」,是為了讓子女少一些艱苦跋涉,直接成為「富二代」。

現在大都市的中產階層,哪一個不想買最好的學區房,將孩子送到最好的學校?同樣地,如果「星二代」想出道,他們的明星父母自然會動用一切資源幫助他輕鬆上陣。因此,不必將家庭背景的不同僵化地理解為這是社會不公平,這只會助長自怨自艾的情緒,激化階層矛盾;允許階層差異的存在,允許人們創造財富並做到財富的代際傳遞,社會才會有進步的動力。

假設我們不是「富二代」「星二代」,要做的不是去眼紅他們,而是努力讓自己成為「富一代」「星一代」,至少我們的孩子就可以成為「富二代」「星二代」——而這才是打破階層固化的最好辦法。

事實上,正也是因為我們的社會有許多這樣的人,所以我們的階層流動管道一直是暢通,很多富人「富不過三代」,許多窮人成為社會新貴;演藝圈有那麼多巨星,但他們當中「星二代」的比例卻很低,與之相對的,許多「星二代」縱然有各種資源強捧,卻也一直不溫不火。也不乏有些「星二代」自己作死,比如成龍之子房祖名、張立國之子張默,不約而同吸毒,斷了在演藝圈的後路,之前光環越大,現在摔得越重。

因此,對於現在演藝圈星二代被「強推」,不如冷眼觀望之。父輩的光環讓許多「星二代」擁有了最高的起點,最後能不能走得更遠,還得看「星二代」自個的能力和造化,是子承父業,發揚光大,還是「敗家」,出道即頂點,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相關文章推薦

心理學上有個效應,叫「幸存者偏差」,即提到童星時人們想到的就是楊冪、楊紫、吳磊等少數的成功者,並由此得出錯誤結論「童星以後一定會大紅大紫」;卻沒有看到,這些少數的成功者背後,是更多的籍籍無名者。

點擊藍字標題,即可閱讀《童星如何避免「傷仲永」?》。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