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詠去世第79天,女兒發大尺度照片,評論區留下10000條髒話

這個時代,做一個鍵盤俠的門檻有多低,低到只需要一張嘴,就可以憑著自己的喜怒哀樂,自私地將所有不好的情緒發泄在螢幕背後的人身上,自己無法承受的垃圾情緒,也一股腦讓別人去承擔,然而,所謂眾議成林、流言可畏,網路暴力就是懸在我們頭上的一把刀,不想做那個受傷的人,首先要學會不拿那把刀,願你我,都能不以正義之名討伐正義,以善良之義扼殺善良。

一件抹胸,一條短褲。

李詠女兒法圖麥,就在INS被網友懟上了熱搜。

時隔她父親去世兩個月。

如今的評論下,依舊都是:

「你怎麼這麼不孝順。」

「年紀輕輕,你穿成這樣對得起你爹嗎?他就應該把你帶走。」

這又讓所有人不自覺的想起,當初國民主持人李詠去世,噩耗傳來時,無數人都扼腕嘆息。

但當時緊隨而至的,是諸多網友紛紛扒出他女兒法圖麥的微博,指責她,不該在父親病重時「秀自己」發自拍。

那個時候,他的家人肯定是最傷心難過的人,可是,偏偏有人還要上躥下跳。

這種誅心的言論,對於一個剛剛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女孩來說,是何等的殘忍,又是怎樣的無恥?

現下,她終於好不容易逃離微博去INS上,曬了自己的照片,結果只是因為尺度問題,還沒能逃過鍵盤俠的毒手。

為此,他們甚至忽略了那句照片底下的配文:「我寧願在那里。」

他們都選擇性的忘掉,她在社交網站中個簽註明的那句:「及時行樂」。

其實她一直都記得,其實她也一直沒忘記。

然而,時隔七十多天,不同的情景,卻依舊是相同的網路暴力,徒留李詠老師的那句,「女兒就是我的夢想」也更顯無力。

忘了曾經在哪兒看到過一句話說:

「網路暴力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只要民意覺得你該死,你就必須得死。一些心理扭曲的人,在「法不責眾」的法理漏洞和虛擬網路的掩蓋性下,隨著潮流肆無忌憚地攻擊他人。 」

而如今,這樣醜陋的嘴臉,這樣難看的吃相,在網路噴子們的推波助瀾下,「脫粉威脅」這種變相的網路暴力,仿佛成了一場狂歡。

可惜的是,這些年,深受網路暴力迫害的,這並不是個例。

「鍵盤俠,傷人無形」

很長時間里,無論是普通人還是頂級流量,遇上那些「為黑而黑」的噴子,從來都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比如,最近因為只是想去超話和粉絲聊聊天,卻被粉絲狠批,連著被罵了好幾天的謝娜,以及站出來為她發聲的章子怡。

「你是不是被下降頭了?什麼人的臭腳都捧,國際章的范被你丟盡了。」

一時間,#謝娜官方粉絲團脫粉#、#章子怡貼吧吧主脫粉#這兩個話題在網路上瘋狂發酵,閱讀量超過了3.5億人次。

而2018年最新調查顯示,中國網民總量也不過剛剛過了8億大關。

這也意味著,幾乎每個網民都見證了這場對章子怡和謝娜的「無聲宣判」。

再比如,最近同樣上熱搜的萬年「增高鞋墊」黃曉明。

多少人曾經言之鑿鑿地肯定,他墊了「增高鞋墊」,描述得有鼻子有眼,簡直就像親眼見證一樣。

尤其是在最近他出席的微博之夜活動中,照片拍到走上舞台的他,鞋子明顯和旁人不一樣,更是讓行銷號和網路噴子們,再次掀起了一股謾罵風潮。

事件持續發酵,昨天上午,黃曉明也終於忍不住在自己的微博里澄清:

他調侃自己之所以左腳明顯異於常人,是因為擁有 「獨家限量高腳背」。

可也是這個時候,很多人才知道,原來他因為曾經出過事故後導致腳部組織增生,穿很多鞋都很痛苦,有時不得不墊上特制鞋墊。

本身拿身高、種族、性別這種當事人無法選擇的部分開玩笑,就已經是惡意滿滿,像有些人那樣揪著不放,時不時拿出來「抖個機靈」。

更可怕的是,就算照片發出來,還有人不依不饒:「為什麼不早點澄清?明明就是想帶話題蹭熱度。」

就像他們在面對黃曉明的中式英語。

全世界有「印度式英語」、「日式英語」各種發音,偏偏就國人喜歡拿「中式英語」自黑。恨不得不能甩一口標準倫敦音的人都「不配」說英文。

哪怕多年之後,黃曉明為了《中國合夥人》苦學鑽研,口語能力突飛猛進,在那些噴子眼里,一日被黑,終身都被黑,別想「翻身」。

噴子們的眼里,一切行為都可以被解讀成「秀」、「炫」、「炒作」。

他們才不會管事實真相如何,只要當下自己「過了嘴癮」就好。

而同樣的例子,還有前段時間,總是因為 「李小璐」多次上熱搜賈乃亮,每一次熱搜,網友總是帶節奏的去他的微博,來嘲諷,絲毫不顧賈乃亮的痛苦。

算一算,今年的賈乃亮發了多少次聲明了?每一次,也都是在不斷地向公眾表示「我很好,不要再打擾我了」後來,被罵的太嚴重,連親姐姐也忍不住發生怒怒網友:

可惜的是,這並不是賈乃亮一家人第一次被這樣「網路暴力」早在之前一家人還足夠和睦的時候,首次曝光女兒甜馨照片時,就有人指責小甜馨長的太醜,難以入目。

網上曾有人說:

「這是一個充滿戾氣的社會,雖沒有硝煙,但網路暴力足以致命。可怕的是這種戾氣還占主導。」

網路噴子們動起口來,因為可以隔著螢幕不用負任何責任,沒有人性的時候,連孩子都不會放過。

甜馨是,李湘的女兒王詩齡亦是。

因家境很富裕,被寵著長大,卻因身材肥胖,被網友嘲笑。

吳鎮宇的孩子費曼,長得很好看很帥氣吧,可就是這麼可愛的男孩子,也因為發育慢慢變胖,被網友歧視,怎麼看起來那麼像智障?

沒有人知道電腦螢幕的那端,敲出這些字眼的是魔鬼還是在生活中也會很善良的人,但是從他們點擊發送的那一刻,惡意只會屬於他們。

自私的去發泄自己在生活中的不滿,自私的去發泄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無處安放的憤怒,便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著謾罵帶來的快感。

三年前,喬任梁去世,娛樂圈眾多明星好友深感悲痛,有人發布哀悼信息,也有人選擇默默懷念。

結果,喬任梁生前好友陳喬恩成了眾多網路暴民的出氣筒,他們「義正言辭」地指責著:「你弟弟死了,你怎麼還不出來說句話。」

甚至被認為「不夠傷心」,沒有及時發布相關信息。

而事實呢?陳喬恩由於悲傷過度,根本沒來得及發微博,葬禮當天,她悲傷得需要人攙扶,由於流淚不止完全無法上妝。

一位明星剛因為網路暴力被逼迫著離開人世,他的好友就面臨著同樣可怕的遭遇。

難怪一代女星阮玲玉當年要感慨「人言可畏」:這不見血的刀子不起眼,卻刀刀紮心。

「鍵盤之下,白骨累累」

其實很多人對網路暴力並沒有概念,甚至認為,「不就是被說幾句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真正的網路暴力比我們想像的要可怕得多,那些無差別的網路攻擊,根本不會講究什麼「有理有據」,出口成「臟」。

還有的,不僅直接辱罵當事人,還會用最惡毒的語言攻擊他們的孩子、長輩、朋友,各種詛咒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近幾年,因為活生生被罵而「退出微博」的,也從來不在少數。

周海媚,一代香港女神,年過五十保養得宜,絕對是大美女一個。

卻因為在《香蜜沉沉燼如霜》里出演惡毒狠辣的「天後」一角,被噴長相醜,被攻擊演技不行。

最後,種種惡評生生地逼著周海媚宣布退出微博。

而年度爆紅劇《延禧攻略》里出演袁春望的王茂蕾、出演順嬪的張嘉倪也同樣因為角色而被無端辱罵。

有人說演員演得「太賤太惡心」,稱其為「本色出演」,還有人直接詛咒「全家去世」、「你去死」。

王茂蕾無奈之下只能選擇關閉評論。

出演順嬪的張嘉倪,人漂亮,性格也好,卻也沒能逃得過去:

有人發出惡毒評論「全家不得好死」,她忍無可忍,只能不得已忘掉自己明星身份,怒罵:「畜生,你放心永遠都不可能發生。」

但這種回懟的畢竟是少數。

《甄嬛傳》里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只因為角色惡毒,連帶著她剛出生的孩子也要被詛咒。

槿汐姑姑的扮演者孫茜,參加《我就是演員》後引發了關於「太自我」、「耍大牌」的爭議。

原本這只是她和另一個演員張小斐之間的事,但眾多吃瓜群眾卻得寸進尺,不僅不分青紅皂白譴責孫茜本人,還對她的父親、孩子出言不遜。

後來,孫茜在微博上寫道:

「我到底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整整一周多的謾罵,慶祝國慶節罵,父親的生日,連帶著孩子一起惡意傷害。今天詛咒老父幼子,我絕不會不站出來。」

在她放出的截圖里,什麼「孩子遭報應」、「燒紙錢」等言語觸目驚心。

稚子何辜,老人又和這一切有什麼牽連,如果說,針對明星本人的網路暴力已經觸及底線,那麼這種對他們家人的辱罵和詛咒,又何嘗配置稱為:「有任性」呢?

「鍵盤俠,不會放過任何人」

網路暴力時代,那些噴子們的慣用伎倆就是潑臟水。

正當我們總以為這些暴力只會是這些經常出現在公眾面前的人物才承受的時候,現實狠狠打了所有人的臉,並真實的告訴著:

不論是明星還是素人,不論是科學界還是文藝圈,只要被所謂鍵盤俠們瞄上,幾乎無一幸免。

一旦被攻擊的對象有了一絲「缺點」,眾人才不會核查真假,憑借著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道德優越感,只管一擁而上。

去年,四川德陽的安醫生,就是普通人被網路暴力生生逼上絕路的活生生的例子。

一開始,安醫生只是和當事孩子的家長髮生了爭執,後來,卻莫名其妙被扣上了「醫生打小孩」的大帽子。

網上暴民群起而攻之,圍觀者不論真假,罵了再說,各路大V不辨真偽就把各種傳言放出來,生生地把一個大好年華的醫生罵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之前印象中,見過以為很火的澳洲童星,她從小就拍廣告,在社交網路上擁有眾多粉絲,一切看起來都是一個標準的「人生贏家」的設置。

但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很多素不相識的網友開始給她留言:

你怎麼不去死?

你太惡心了,不想看到你的照片。

種種惡毒的話讓這個年僅14歲的女孩最終選擇了自殺,留給家人無限傷痛。

她的父親用社交帳號宣布,請所有「傷害過他女兒」的網友前來參加葬禮,看看他們的話究竟造成了什麼後果。

對網路噴子來說,哪里有八卦猛料,哪里就是他們的第一線。

原配當街打小三,噴子們先罵原配,「活該!看看這身材也不知道保養!」,再罵小三不要臉,「做什麼不好做小三!」

你看,現實中拉架還得有個偏幫的對象,網路世界里,不用擔心壞了情義,頂著網名,噴子就是那個用上帝視角俯瞰眾生的人,所有當事人都成了靶子。

鍵盤俠們罵完,再發表幾句「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點一點滑鼠,進入下一個熱點新聞去繼續,自以為有些「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風度。

可實際上,噴子們用鍵盤敲出的每一個字,都是一次重擊,他們瀟灑地離開了話題,只留下當事人無盡的噩夢。

並且,出來可能沒人相信,因為就連「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也曾經遭遇過網路暴力。

這樣一個為中國乃至全人類做出巨大貢獻的老科學家,竟然會因為「住豪宅」、「看一眼豪車」而被無端指責。

事實如何呢?所謂的豪宅,不過是當地政府提供的「院士港」,而袁老爺子早就把所謂的別墅改成了辦公場所。

而所謂「看一眼豪車」,不過是媒體捕風捉影拍的照片。

用一個網路大V的話來說,袁老先生這樣的貢獻,堪比「神農」,在古代,百姓都是要為他立生祠的,別說豪車了,「袁隆平就算開飛機又怎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人們就開始無差別的「仇富」、「仇官」,而現在,那些靶子甚至瞄準了一些作出巨大貢獻的人。

偉大的英雄就不能沾染半點銅臭味,科學家就不能通過自己的專利和技術做到盈利,否則就是「利欲熏心」!

在物理學史上可以和愛因斯坦、霍金並列的楊振寧教授,在一些無知小兒的眼中,成了「貪圖祖國待遇」、「倚老賣老」的人。

丁香醫生前腳剛冒天下之大不韙揭穿了「權健」集團的惡劣把戲,後腳就要因為售賣所謂的天價鞋墊,被信口開河的小人說成「露出獠牙」。

還有那些隨意用英雄烈士作為戲謔對象的段子手、大V,無不是網路暴力背後最醜陋、最卑鄙的小人。

我們常常呼喚,這個社會需要英雄,這個時代需要人才。

但捫心自問,人們是怎樣對待這些曾經用一己之力推動國家發展的人的?

都說,為眾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而現實呢?雪中送炭者寥寥,落井下石者攘攘。

「該結束了」

所以你說,網路暴力離我們很遠嗎?一點都不。

曾經有個網路節目設計了這樣一個橋段:三個嘉賓出現在舞台上。

第一個人是個女生,烈焰紅唇,身著低胸連衣裙。

第二個人身材魁梧,手臂上紋著各種紋身。

第三個人一身漢服,打扮成「王者榮耀」遊戲中「貂蟬」的樣子。

觀眾們戴上巨大的面具,拿起手機,任意評價,說出自己看到三人的最直接反應。

穿著低胸裙的女生得到的評價是:「不正經」、「賣弄風騷」、「一看就不是好女孩」、「經常去夜店」、「勾引男人」。

紋身男則被認為「暴力傾向」、「黑社會」、「不像個好人」、「不好惹」、「脾氣差」。

最後那個cos成貂蟬的姑娘被認為「腦殘」、「裝可愛」、「不務正業」、「和攝影師有一腿」。

三人看到了觀眾的評價,幾乎無法接受,兩個姑娘甚至當場落淚。

而觀眾們戴著面具,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大家都在評論,我只不過是隨口說一句。」

其實,第一個女生是夜班護士,第二個大哥是紋身師,最後那個cos成貂蟬的是一名幼兒園老師。

這樣的情節,不正是我們的網路暴力嗎?

這些年,網路噴子們隱藏在虛擬的網路世界中,就像戴著面具的觀眾,放心大膽地對別人評頭論足,現實生活中不能說、不敢說的,網路世界大可以肆無忌憚。

噴子們傷人只要幾行字,被噴的人卻像被真刀真劍刺中一樣痛苦。殺人於無形,且,下一個受害者,可能就是你。

關於網路暴力,借用《克雷洛夫寓言》里一個意味深長的比喻。

毒蛇和誹謗者爭論誰的「功勞」大,魔鬼主持了公道:誹謗者比毒舌「更勝一籌」,因為誹謗殺人於無形。

也許人性就是喜歡「看人出醜」,但不淪落為被本性左右,不正是一個理性的人的終極追求嗎?

有人說:網路時代,誰的手上都可能沾著血。

但願這句話能讓每一個人都有所敬畏,不論是對語言,對尊嚴,還是對他人的生命。

就像今年《奇葩說》里薛兆豐老師說的:

「 大家喜歡說雞蛋和石頭在一起的時候,我站在雞蛋的一邊。

但是這句話最大的問題是,你知道哪一方是雞蛋、哪一方是石頭嗎?」

所以,別讓一時的口舌之快,成了傷人乃至殺人的刀槍劍戟。

真的。

生而為人,請你善良,更多觀點

歡迎關注「果姐家的劉喜汪」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