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折磨我五年的病突然好了」,婚姻中真正傷人的是什麼?

點擊音頻,即可聆聽

本期主播 | 一朵花

2018年快結束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個好朋友的微信,說她離婚了。她說,離婚後,已經折磨她五年的慢性濕疹,突然就好了。

很神奇是不是?但是,其實也可以理解。

「我花了五年時間,才接受了自己婚姻的失敗,才從受害者心態里走出來。整整五年,我都沉浸在對他的怨恨里。

而在決心整理這段關係的時刻,我發現我對他的怨恨也沒有了,然後我的濕疹就這樣神奇的好了。」

她說,這段成長來得太晚,而我對她說,好在你只用了五年,而不是一生。

婚姻中,最可怕的不是你遇到了一個不適合的人,也不是你遇到了一個曾經符合想像,但表現卻與想像完全相反的人。

最可怕的,是你把自己當作了一個受害者,一直活在受害者的位置上。而真正拖垮婚姻和人生的,正是這種「受害者思維」

01

婚姻挫敗後,你躲進受害者角色

婚姻,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考驗。如何面對婚姻中的各種考驗以及隨之而來的挫敗、委屈、傷害?

你可以做一個受害者,將所有問題都放在對方身上,在控訴對方時,發泄你的怨恨;

你也可以從「我」出發,去想想這一切糟糕的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真的全部是因為對方很壞嗎?——如此,才能找到關於關係、自我、婚姻的正確打開方式。

無論你是繼續婚姻、還是結束婚姻,從「我」出發比「受害者思維」要有益得多。

也許你會說,我知道這些道理,但好像做不到。

就像我朋友,活在受害者思維里五年,是什麼讓她一直在這種心態里走不出來呢?受害者思維並不能解決婚姻問題,我們為什麼又常常爭先恐後地和對方搶受害者的位置呢?

我想,在開始時,我們總是對婚姻過於自信。我們對婚姻的預期,不是一種合理預期,而是一種過度期待

我們太渴望幸福,渴望從另一個人身上找到童年缺失的愛。於是我們以為,婚姻是來解決一切痛苦的。

但事實上,婚姻是原生家庭模式的強迫重復、潛意識中創傷的真切呈現。

現實擊碎婚姻時,我們往往因為承受不起失望、挫敗,而站到受害者的位置上。婚姻不如預期,你感受到了失控,受害者位置有兩個好處——

一是免責,即這件事的失敗,不是我的錯,免於自我責難。

二是可以去譴責對方,即這件事的失敗,都是因為伴侶太有問題,那我的憤怒、不甘都可以推給對方。

要求對方做出改變,比反省自我,改變自己要簡單得多,所以婚姻里才有那麼多的受害者。

02

受害者思維,造就「嬰兒般的婚姻」

受害者思維雖然可以讓你在當時感覺好受一些,讓你有資格去指責對方,暫時(或永遠)不用面對自己的問題,但是,如果你一直這樣,它會令你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 受害者思維,造就互相怨恨的伴侶。

如果每個人都想靠指責對方、讓對方改變來解決問題,那誰也贏不了。

婚姻就變成了日常的戰爭,在極小的事情上,兩個人都要為對錯爭個面紅耳赤,誰也不願意改變,誰都覺得對方是壞人,或者一方被迫改變,壓抑自我。

無疑,這不是健康的婚姻。

  • 受害者思維,讓你活在嬰兒的感覺里,沒有成長。

受害者思維,讓你把自己當成了沒有行為能力的嬰兒。

一個嬰兒,如果沒有得到父母好的養育,那他的確是一個受害者,因為他不能動,不能說話,他的生活狀態取決於父母。如果他沒有得到滿足,他可以怪身邊的大人沒有照顧好他。

婚姻中的受害者,就近似於這種嬰兒般的思維模式:

我是沒有行為能力的,在這段婚姻關係里,你就是要負責給我快樂,滿足我的需求。

如果你沒有,那我就可以攻擊你,我是婚姻的受害者,你就是那個害我的人。

這是一種嬰兒般的偏執。就像心理學中說的,母嬰關係的最初,對於嬰兒來說是:

媽媽在我餓的時候,及時出現給我餵奶,她就是好媽媽,我愛她;

如果她沒有及時出現,媽媽就是壞媽媽,我就要攻擊她。

假如婚姻的主體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行為能力,不去覺察自己和對方的內心真相,也不思考關係中的衝突,他只是要求,要求不到就攻擊,這樣的人,如何獲得幸福呢?

把自己當成受害者,就是像嬰兒一樣,把自己所有的幸福,都放到對方的手中。連母親都不完美,更何況你的伴侶,也只是一個有缺點的普通人。

03

婚姻的真相:任何人都有潛在瑕疵

有人會說,我的要求不多,而且我付出很多,可他還是做得很差啊,難道我不可以指責他嗎?不可以要求他嗎?

問題是,你指責他,他就會改變嗎?你要求他他就會做到嗎?受害者,其實內心也會默默攻擊自己。更糟的是,受害者會失去對人生的信念。

但如果他們願意從受害者的位置上離開,就會看到另一種真實——

不是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如既往的壞,而是男人和女人都不完美,是我們對自己和他人都太不了解。

我的好朋友,五年來她一直怨恨著伴侶,哀嘆自己的婚姻,這種怨恨和哀嘆,也一樣會傷害她。

「我一邊恨他,一邊覺得自己很慘,覺得自己不被愛,命很苦,回顧過去的每一天,我一點也沒有輕鬆快樂」。

別把婚姻,敘述成一個有受害者和施害者的故事,因為那肯定是悲劇故事。關於婚姻,哲學家蘭·波頓曾經寫下這樣的一段話:

任何一個潛在的婚姻對象都是有瑕疵的。在結婚這個事情上,悲觀一點是明智的。

一個人獨自生活的時候,總是會產生一種錯覺,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我們對於自己的人格如此缺乏了解,也就難怪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找怎樣的人了。」

這句話,剝開了婚姻的理想化幻想,道出了婚姻的真相。

我們想當然地認為,如果選擇了一個好的伴侶,婚姻多半是幸福的。我們總是屏蔽關於婚姻另一個真實——

它不是戀愛,它是兩個人以極近的距離構建一個家庭,在日復一日親密的相處中,暴露自己都不知道的陰暗面和創傷。

我們怎麼能如此自信地認為婚姻理所當然會成功,伴侶理所當然應該令自己幸福?

就像阿蘭·德波頓所說,「和錯誤的人結婚,可能是人一輩子最昂貴的一個錯誤」,然而遺憾的是,我們往往會做出錯誤的選擇。

我們都只看到了自己和對方的某一面,我們甚至不了解自己,更不了解對方。了解是一輩子的,但婚姻,卻是一個一定時間內在某些動機的促成下做出的選擇。

所以完全可以說,婚姻的選擇一開始我們就是在盲人摸象。這才是關於婚姻的真實。

04

毀掉你的,是你對婚姻的態度

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並不能簡單地歸咎於誰,而是從一開始,可能就是:

你有你的缺陷,他有他的缺陷;

你帶著你的原生家庭印記,他帶著他的原生家庭烙印;

你帶著你的強迫性重復,他帶著他的強迫性重復。

你們彼此吸引,而又沒能全然了解對方,在愛情的衝動下,在對結婚的憧憬中,在對完成婚姻大事的焦慮中,在對建立情感鏈接的渴求里,你們走進了婚姻——

但這並不意味著,你是一個適合婚姻並懂得婚姻的人;不意味著,你足夠成熟到在親密關係沒有內在瑕疵;也不意味著,你和他在一起就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假如放下受害者心態,不像嬰兒一般想當然地在對方身上索要幸福,能夠接受婚姻的真相,也能承受住婚姻失敗的可能,那你就可以嘗試像個有擔當的成年人一樣,對自己的關係負責。

  • 1.先搞清楚自己和對方,原生家庭的創傷點在哪里,自己的模式和對方的模式又是什麼。

比如你缺愛,他也缺愛,那麼你拼命找他要愛,他也會給得很困難。比如你說的話總是語帶控制,而他的表達方式總是疏離拒絕,這都是從何而來。

  • 2.意識到潛意識和原生家庭,是我們改變和控制不了的,意識到人格模式,也不是我們的思維可以改變的,再去評估。

在理解了彼此的「缺陷」的情況下,你們是否能去做各自的調整,調整後,是否能讓關係達成某種平衡,讓雙方都感覺可以繼續。

  • 3. 考慮清楚你在婚姻里的去留。

如果你們真的不適合,都有著無法改變的內在模式,而這種內在模式又只會給對方帶來痛苦,你們不是不想改變,而是努力了也改變不了。

那就好好考慮,除了痛苦你還有什麼收獲,這段關係對於你的意義是什麼,以及,你是否還要將這段關係,延續到生命的盡頭。

毀掉你的,永遠不是婚姻和伴侶本身,而是你對待婚姻的態度。

-END-

作者:周小寬

心理咨詢師。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有點特別,一個溫柔而有力量的陪伴者。已出版新書《你不必更好,也很好》心理咨詢師。微信公眾號:周小寬(ID:xiaokuanjoy)。

主播 | 一朵花,電台主播,在海邊的城市用聲音溫暖每個角落。

插圖 | 電視劇《大戀愛:與將我忘記的你》

今日話題

親愛的朋友,在感情里,你遇到過帶著「受害者思維」的人嗎?你認為婚姻里,存在真正的受害者嗎?

歡迎在下方留言,跟我們分享你的想法和故事。

愛我請給我好看!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