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了10年,我把自己活成了一台機器!

經常會聽到有人抱怨:「職場中,老板慣用的手段就是,加量不加價。」表面上看,這是老板「壓榨員工」的問題,但你有沒有想過?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現象,其實有它深層次的原因。

常識君|有話說

從大陸的就業環境來看,除去各行各業金字塔尖的位置(例如行業精英、高管等),絕大多數職位都有這樣一個特點,供大於求。

在這樣的市場結構下,理論上來說,老板永遠可以花更少的錢請到比你好的人,而理想中的你也可以不斷歷練自己,去選擇更有價值的工作。

但問題是,絕大多數的職場人,盡管心知肚明自己可能會困在現在的行業里,或者現在的行業紅利期早已過去,薪資一降再降,但仍然無法選擇離開。

這里的原因不一而足,但有兩點是共同的:

一是這些人從來不曾給自己做一份職業規劃

二是他們從來沒有做好相應的心理準備,對殘酷的現狀心存幻想。

或許今天的內容,正適合在職場中苦苦求索的你。

01

曾經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過去的這些年,隨著科技尤其是互聯網的迅速發展與普及,很多傳統行業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甚至有的行業仿佛一夜間從高空墜落,很多企業一個接一個地停產倒閉,讓人措手不及。

在這樣的行業變革中,咨詢者向露(化名)也無法幸免。

向露的人生轉折點要從高考說起。

話說在高中時代,向露的成績在班里並不突出,但高考那一年,向露卻超水平發揮,獲得了史無前例的高分。

向露的父親幾經打聽,決定讓女兒報考某財經學校的經濟類專業,一來正好匹配她的高考分數不至於浪費,二來也便於解決畢業後的就業問題。

向露聽從了父親的建議,在大學稀里糊塗地度過了四年時光,畢業後在父親的安排下來到了一家國企,做起了助理兼統計的工作,指望後期能夠觀望到不錯的機會進行內部轉崗。

在向露進去的頭兩年,這家國企的效益好到爆棚:

職工午餐都是自助的,雞鴨魚肉門類齊全,還有酸奶水果等不限量供應;

單位變著法子給員工發福利,除去正常的年終獎,還有季度獎、半年獎,逢年過節各類名目的補貼以及生日禮金等等,雜七雜八加在一起,均攤到每個月差不多接近一萬元了。

而和向露一起畢業的其他同學,剛出校門那會兒薪水也才兩三千。

在這滋潤的幾年中,向露完成了結婚生子等人生大事,並且和老公出手買了一套學區房,在同學的眼中,向露過的是「天堂般的日子」,他們都羨慕向露運氣好,能找到這麼一個好單位。

然而還沒到十年,向露所在的行業形勢一落千丈,與此同時,向露父親認識的那位主管退居二線,內外交困中的向露只能眼睜睜看著收入從一萬元跌落到五千,以及這家單位能撐多久還是個未知數,有可能哪天說倒閉就倒閉了。

此時的向露這才徹底慌了手腳。

「以前,根本沒有危機意識,最後混成了老油條,上班也不用打卡,家里有事打個招呼就走,現在這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並且現在出去,再也難找到這樣舒適的單位了。」

向露嘆息道。

02

最兇險的磨難

往往披著最溫情的面紗

現實中,有千千萬萬和向露處境一樣的職場人,他們也曾意氣風發,也曾渴望做出一番事情來,但可惜的是,當一份安穩舒適福利好的工作從天而降時,多數人早已繳械投降,他們甚至覺得這是「天大的好運」,根本不會把它和逆境聯繫在一起。

這才是你我根本意識不到的最兇險的磨難。

1、人生前20年,我們把自己變成了教育流水線上的「精密儀器」

在我接觸的咨詢案例中,不乏很多比向露起點高的職場人,但他們的迷茫困惑並不曾因為背後優異的成績少之一分,換句話說,很多人前20年追逐打拼的結果,只是把自己變成了教育流水線上的「精密儀器」。

就像向露在咨詢過程中和我說的那番話一樣:

「從小到大,父母似乎只知道用成績衡量我評價我,他們仿佛看不見成績以外的我。我在小學初中那會兒的成績很優異,當我考到全班第十名的時候,他們問我什麼時候能考到前五名;當我到第五名的時候,他們又說我什麼時候能考到前三名;擠進前三之後,他們又問何時能拿到第一名……」

事實上,向露這代職場人的困惑和迷茫,離不開時代大環境和背景。

很多人包括你我在內都生長在一個「後工業時代」里,在這種時代背景下,為了提高生產力,整個社會都開始專業化和細分化:

從教育到管理幾乎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人培養成不同的工種,進行重復性勞作;

在這種時代環境下,人們習慣了用外在的標準衡量一切,金錢、地位、房子、車子。

人們受外在的物質驅使,重復地勞作,和機器並沒有本質區別。

正是基於這樣的時代背景,為了提高生產力,整個社會都在專業化,分工也更加明細:

尤其在分工明確的組織里,每個人更像是整個價值鏈條中的一個環節,通過打工你很難看見行業全貌,在你的一畝三分地里,工作量大而重復,每天忙碌緊湊的節奏、生活的壓力讓你無暇思考,漸漸麻木而僵化。

在這種背景下,一個人的靈性、創造力、思想被慢慢淡化,我們看到的,多是一個個被後工業時代打磨出來的精密儀器。

2、「我所有」的職業狀態,讓人與所做的事情漸漸疏離

在「我所有」的自我狀態里,我跟世界的關係是一種占有、據有或擁有的關係,包括我從事的工作,更多的是「我所擁有的職業」——這個職業代表了我的身份、我的地位、我的財富甚至我的價值。

在這層意義上,很多人將職業視為一份財產,會讓人對職業本身產生一種疏離的體驗。

正是這種疏離體驗讓一個人天天戴著面具、穿著盔甲上班,漸漸地失去了應有的反應能力。

契科夫的小說《套中人》,描述的就是這些喪失了反應能力、變得膽小孤僻且恐懼變革的這群人。

在進入單位的前兩年,向露還有些恐慌與不安,但隨著優渥的待遇和時間的推移,向露漸漸享受起這種「優越感」了。

雖然這份工作的內容簡單重復,但是這家單位帶給她的收入、社會地位以及生活狀態,才是她遲遲不願離開的原因所在。

她比誰都清楚,自己不是找不到工作,只是市場上這種事少錢多舒適的工作,幾乎是不存在的,這才是她懼怕和恐慌的部分。

她害怕的是,一旦離開了這家單位,附帶的一切隨之消散:就像做了一場黃粱夢,到頭來一無所有。

03

變化才是這個世界唯一不變的主題

放眼望去,這些年來我們身邊每時每刻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國企改革、互聯網轉型、公務員改制,等等,不論是新興行業,還是傳統行業,無一例外地被這個時代大潮裹挾。

而以此為背景的職業規劃,更應該順應潮流。

未來,我們的職業規劃或會伴隨著這些趨勢。

1、從機器回歸人:找到你是誰

隨著後工業時代退出歷史舞台,新時代正在向我們每個人發出召喚。

未來,人工智能會替代這些機械化的工作,而人類特有的創造力、靈性、思想等將迎來一次前所未有的復興與解放。

我們將會回歸人,找尋自己獨特的價值,找到那個「我是誰」的核心命題,與他人、與世界建立起緊密的聯繫,創造出機器無法替代的價值和作品。

因此,如果你仔細留意不難發現,圍繞著人本身的職業悄然興起,並在未來會成為潮流和趨勢。

這些職業包括:

1)以撫恤關懷他人為主,解決個體精神困擾為基礎的職業,包括各類咨詢師、精神導師、身心靈產業等;

2)以促進個體身體健康為主的職業,包括醫療保健業、健身、營養師,等等;

3)以提升個體生活質量為主的職業,例如個性服裝的定制、各類精美的手工品、以及酒店試睡師、美食品鑒師、旅行體驗師,等等;

4)以排遣個人閒暇時光為主的新興行業,例如電競遊戲類、娛樂業、以及插花甜點育兒等各類小團體,等等。

……

這些行業在未來可能會結合更高端更前沿的技術,例如電競業將結合VR給個人提供更聲臨其境的遊戲體驗,等等。

綜上,基於創造力、聯結力、共情力等人類特有能力的職業,在未來會大行其道。

2、制定「ABZ」計劃:挖掘多種可能

在前文分析的情勢下,一個人一生一份職業的規劃將逐漸成為歷史,而基於自身能力與資歷、同時結合不同的機會做出及時調整的「ABZ」職業發展戰略,將是未來很多職場人的實用策略。

1)A計劃:我們正在從事的工作,目的是挖掘及發現你我的競爭優勢;

2)B計劃:即增長跑道,如果在轉型過程中,某個行業崛起,你可以順勢而為,抓住機遇;

3)Z計劃:即資產計劃,例如有計劃地進行理財及儲蓄,為我們構築退路,一旦A和B計劃失敗,不至於流落街頭,能幫我們承擔A計劃和B計劃的風險及不確定因素。

「ABZ」計劃中,最惹人註目的當屬B計劃,它給我們帶來了兩點核心思路和提示:

1)如果說A計劃是重要且緊急的生存大計,那麼B計劃則是重要而不緊急的事情,需要一定的培育過程。

例如,你可以從主業挖掘的優勢里進行拓展,也利用業餘時間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嘗試和學習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技能,甚至主動爭取參與到朋友的創業項目中做義工等等。

2)B計劃的另一個重要的啟示就是不要給自己的人生設限,更不要只關注眼前的工作。

例如,很多工程師往往會調入「技術陷阱」中,過分關注「技術做到」,很少關注技術以外的能力,如果一個有心的技術員能夠真正了解產品和經營,那麼即便技術員的崗位沒有了,今後轉行也是分分鐘的事。

所謂好的人生,應該有向上發展的機會(A計劃),有維持體面生活的能力(Z計劃),更有抓住機遇順勢而為的資源與實力(B計劃)。

最後,我想引用一段話結束今天的文章——

「這個世界非常多樣,自我做到的方式也絕不止哪一種。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永遠不要試圖成為他人,那是妄念。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清自己並努力成為更好的自己,這條路永遠都不會錯。」

來源:璃語職美人(ID:crystal_words),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管理的常識」立場

延伸閱讀《就業大崩潰》

點擊圖片了解更多

猜你喜歡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全文)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了解更多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