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裡,誰是小寶貝?(009.)

前情提要:

石習生試圖使用超級記憶程序找回牛奈的記憶,而陳小兵在這個時候入侵了驚人院。由於牛奈賦予他的能力,竟然一時無人能擋。最終搭載了超級程序的石習生制服了陳小兵,但是他們卻沒有從他的身上找到星盤……此時,星盤正在白羊座的同伴手中,上面顯示,驚人院裡有三名星繡師。

1.

不知過了多久,陳小兵終於從昏昏沉沉的夢境中醒來。因為之前注射藥物的緣故,他的腦袋有點疼痛。

徐至魔把一杯水放在他身邊。

「喝了吧,」他聲音輕柔地說,「裡面加了一些特殊的成分,可以緩解你的頭痛。」

陳小兵喝下了水,終於臉色變得緩和了許多。

「說說吧。」不遠處,院長正抱臂站在旁邊。「誰給你的勇氣擅闖驚人院?」

陳小兵低下頭,梗著脖子不說話。

「你不會以為,你低頭不說話,我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吧。」院長嘆了口氣,「你以為驚人院是什麼地方?」

「院長,」徐至魔不滿地插話,「你這樣會嚇到他的,反而不利於我們的交流。」

「也對啊。」院長恢復了和善的笑容,「還是你更擅長和金牛座打交道,畢竟那個家夥也是金牛座……」

徐至魔並沒有理會院長說的話,而是繼續勸說著陳小兵。

「我們知道你一定是受人蠱惑的,但我想,比起蠱惑你的人,你更應該信任的是牛奈吧。」

徐至魔試圖喚醒他對牛奈的依賴感,「牛奈選擇相信我們,那你能不能也試著像他一樣,相信我們一次?」

陳小兵低著頭,沉默了好長時間。

「是。有一個穿著黑色鬥篷的男人告訴我,只要找回牛奈,我就能回到之前的完美性格。」良久,陳小兵終於開口說道。

「是一鴕。」站在不遠處聽著他們對話的蛋殼突然說道。

「又是完美性格這一套啊……」院長皺著眉頭,「雖然聽起來很誘人,但實際上,如果每個人都是完美性格,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思呢?」

「可是大家都會更喜歡性格完美的人。」陳小兵沮喪地說,「他們都會說人因為有缺點才可愛,但實際上,沒有人喜歡有缺點的人。」

「所以,你想要所有人都喜歡你嗎?」蛋殼問,「你應該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陳小兵又低下頭不說話。

「還是說,你只想要一個人的喜歡呢?」院長湊在他的耳邊問。

「我確實很想要一個人的喜歡。但她曾經說我太固執,跟我在一起的話壓力會很大。」陳小兵的聲音幾乎小到聽不見,「所以我想,如果我能變成完美性格,也許她就會願意和我在一起了。」

「那你呢,你會希望她變成所謂的完美性格嗎?」

「不,不要,她就這樣子就好,她的性格很可愛,不需要變完美。」陳小兵居然有些急切。

「我真的很喜歡她……」

「哦,那我就放心了。」院長不懷好意地笑笑,「你回頭看看吧。」

2.

陳小兵回過頭,看到不遠處呆呆站著的張曉夢,旁邊站著的,則是金牛座星繡師牛奈。

「陳……陳小兵,我來接你回學校的。」張曉夢臉上泛紅。

「啊……你是什麼時候……」

「她站在那裡很久了。」院長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要記住,固執可以慢慢改變,缺點可以慢慢變好,但是依靠人造的假性格,可是沒有辦法獲得真心的喔。」

陳小兵聽了這一番話,在原地愣了一秒。

張曉夢的臉已經紅透了。

「院長,那個,我們先走了……」陳小兵站到了張曉夢的身邊。

「走吧,今後還有的是機會,好好把握喔。」院長笑瞇瞇地揮揮手。

陳小兵點了點頭。

「走吧,牛奈。」他低頭對牛奈說。

「抱歉,陳小兵。」牛奈說,「之後恐怕不能陪你了。」

「你是說……你要留在這裡嗎?」陳小兵的腳步放緩了下來。

「我跟蛋殼談過了,之後也要留在驚人院,和他一起改變一鴕的觀念,最後一起回到星界去。」牛奈目光堅定地說。

「那,祝你好運了。」陳小兵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伸出了手。

「謝謝。」牛奈握住了他伸來的手,一股淡金色的流光從陳小兵的手臂上蔓延出來,他身上的金牛座印記逐漸消失不見了。

院長和蓋爺把兩個學生送到了驚人院門口。

「小子,回學校好好學習,別早戀啊。」蓋爺豪放地拍了拍陳小兵的肩膀,疼得他一陣齜牙咧嘴。

「受傷了?小石頭沒輕沒重的。」院長關心地問。

「沒什麼,怪我自己,是我先動手的。」陳小兵搖了搖頭說。

「快走啦,」張曉夢催促著他,「我帶你去校醫室看看。」

陳小兵看著她,輕輕地點了點頭。兩人與院長和蓋爺揮手道別。

「青春真美好啊。」院長看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背影,也拍了拍蓋爺的肩膀,「是吧,蓋爺?」

3.

「打擾了。」蛋殼每次推開第二培植中心大門的時候,毫無例外都會聽到石習生努力工作的聲音。「為了我的事,讓你費心準備了這麼多超級程序。」

此時他才發現石習生頭上戴的耳機,機械手臂端著一杯熱可可伸到蛋殼的面前。

「抱歉,」人工智能管家Seven用電子合成的聲音說道,「小石頭在專注的時候就是這樣,完全不會理會外界的聲音。」

蛋殼點點頭,接過熱可可,坐在一旁等待著石習生完成手上的工作。

「遇到一些麻煩。」不知過了多久,石習生終於摘下耳機,回頭看到蛋殼,他沒有任何驚訝,自然而然地開始了話題,「搭載超級星座程序的硬碟被人盜走了。我試著重新編寫一條程序,但是缺少與星盤有關的重要數據。」

「硬碟被人盜走了?」蛋殼驚訝地問,「什麼時候的事?」

「可能就是在我們與陳小兵纏鬥的時候。」石習生皺著眉頭說,「有人趁亂潛入,盜走了硬碟。」

「所以……現在沒有辦法追蹤其他星繡師了嗎?」蛋殼問。

「嗯。」石習生不安地用手指敲著鍵盤,「Seven,給我調取二培的監控。」

第二培植中心的人工智能Seven立刻把這裡的監控資料傳送到了石習生的電腦上,畫面顯示在驚人院眾人與陳小兵纏鬥的時候,有什麼東西潛入到了驚人院。但是每當這個潛入者即將現身的時候,錄影頭就會被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擋住,等到潛入者走過之後,才會重新出現畫面。

「看來潛入者還不止一個。」蛋殼看著畫面說道。

「嗯,不過它的方法很笨。」石習生點了幾下滑鼠,「只要把錄影頭被遮擋的順序排列出來,就能知道到底他從哪裡進入,去過哪裡,最後從哪裡離開了。」

「這兒!」盯著監控看了很久,蛋殼終於找到了異常開始的地方。「從陳小兵的口袋裡,掉出一個東西來!」

石習生立刻點擊了幾下滑鼠,把畫面放大並處理到能看清的地步。

「這是什麼?」石習生皺著眉頭。

「這個身影看起來就像……」蛋殼幾乎趴在螢幕上。

「星繡師。」兩人齊聲說。

4.

值班室。

送走陳小兵之後,院長就回到了驚人院裡。而蓋爺又一個人坐回到值班室裡,無所事事地看著報紙。

過了不知多久,他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從驚人院裡傳來。蓋爺急忙從值班室裡探身出來看了一眼,居然是陳小兵。

「蓋爺。」陳小兵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是你小子啊。」蓋爺看著這個不打不相識的小朋友,咧開嘴笑著,「你不是剛走嗎,怎麼又回來了?」

「是啊,剛才有一點東西落在驚人院裡了,所以回來取。」

「啥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看見你進去?」蓋爺追問了一句。

「您沒看見我,可我看見您了。」陳小兵揶揄地笑了笑,「上班時間沉迷看報紙可不好啊,還是要像年輕人一樣……多玩玩手機才對呀。」

「你小子別胡說。」蓋爺開玩笑地拍了拍他,陳小兵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哦,對了,你是回來拿什麼的啊?剛才那閨女哪兒去了?」

「手機。」陳小兵說著,拿起手機晃了晃,「剛才的……同學,她提前回學校了,我們還得上課呢,我也得趕緊回去了。」

他說完,揮揮手跟蓋爺告別了。

5.

出了驚人院沒多遠,陳小兵在一個角落裡撥了一個電話。

「喂?是一鴕嗎,還是老頭子呀?」陳小兵語氣歡快地問。

「東西拿到了嗎?」電話那頭是一個聲音蒼老的人。

「哦,是老頭子呀,東西我可是已經拿到了。」陳小兵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硬碟,拿在手裡左右看了看,「那我們在哪裡碰頭呀?」

「碰頭之前,先甩掉你的尾巴。」電話那頭的聲音說。

「尾巴?什麼尾巴?」陳小兵愣了一下,「人是沒有尾巴的呀。」

突然之間,他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這股力量壓著他,讓他的雙腿發軟,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打擾你打電話了。」王某突然出現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舉著張開的右手對著他,那股壓制著陳小兵的力量,仿佛就來自於他的右手。「初次見面,我是你的小尾巴喲,為了保護隱私,你就叫我王某吧。」

「你,你是驚人院的……」陳小兵努力抬起頭來。

「本來打算繼續跟著你的。」蓋爺叼著煙出現在王某身邊,「可惜被識破了,不做刑警多年,跟蹤的本事都不行了。」

「喲,蓋爺您也太客氣了,您可是寶刀未老啊。」王某戲謔地笑笑。

「為什麼你會跟著我……」陳小兵依然不甘心地說道,「我只是回學校啊……」

「首先是你跟我說話的方式,和陳小兵相比變化太大,所以我就試探了你一下,你似乎不知道陳小兵在戰鬥中肩部受傷,我在拍你的時候一點反應都沒有。」

「原來那個時候,你就在試探我了……」

「好了好了,感情戲結束了。」王某依然張開著右手,朝著陳小兵走過來。「現在該揭秘了吧,你這個冒牌的陳小兵?」

「露出你的真面目,讓我看看,你是哪路小寶貝?」他蹲在了陳小兵面前,壞壞地笑著問。

111111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