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護法》導演的新片,我只想把它吹上天

如果說《大護法》讓我們真正的認識了不思凡導演,那麼本片可以說是收獲眾多影迷的起跑線。有多少人能因為《大護法》而愛上這個獨樹一幟的國產動漫的新希望,就會有多少人可以真正的將本片刷了一遍又一遍。如果照這個速度發展的話,那麼用不了多久,這個新生代的導演就可以開拓出屬於他自己的真正意義上的系列動畫片。

美到窒息的畫風,以及無台詞的設計,對於這部影片而言,意義重大。當我們看《大護法》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詬病全篇略顯繁復的台詞設計。本來個人風格很強烈的作品,用冗餘的台詞在進行堆砌的時候,自然而然也就喪失了一些吸引力。因此在時隔一年之久之後,不思凡導演,在他的這部新作品裡面,徹底的摒棄了台詞。轉而用一種無聲的方式來表達本片的主題。

正因為如此,很多人在觀看本片一遍之後,又不得不刷第二遍。這也使得這樣僅僅長度為十五分鐘的短片,漸漸的被拉長。畢竟,這個短片的主旨,在觀看完第一遍之後,並沒有顯現的很清晰。而當你刷了兩遍,三遍之後,故事或許就會有了更多的細節的體現以及諸多的之前被你忽視的轉折點。

這大體上來說,是一部關於成長的故事,主角為了成長就必須摒棄那些老生常談的話題。然而成長畢竟是需要自己有一個好的方向作為導向的。但是很多時候,當我們越過一些阻礙之時,就會對自己的初心漸漸的淡忘。而當你逐漸的偏離了自己的初衷的時候,你所表現出來的那些個觀點就成為了脆弱的不堪一擊的防線。

破敗的村落從牆上的壁畫就可以看出曾經的輝煌。而這個曾經無比輝煌的地方,或許是少年的家鄉。當自己回到家鄉的時候,究竟是會尋找什麼呢?我們用常人的心理來思考一下就不難得出這樣的答案。沒錯,那就是一個人的根。

我們在尋根,我們在尋找自己最初的信仰。少年最初的信仰就是那只白鳥。而現在看來,白鳥已然不是之前的模樣了。因為白鳥脫離了自己的想像。因此少年開始了對於他的誅殺。成長到了形成自己固有觀點的時刻,可能就會對於一切相悖的人或者是事物進行攻擊。

木魚和木碟則是象徵了一種傳統思維與老舊思想的相互對立面。而這兩種思想對於初心的無情追殺,則是體現了人在成長過程中遇見的那些讓人困惑的選擇襲來。到底我們應該堅持著什麼?或者說將要追隨哪一種思想,這都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而白鳥在水中可以自由自在的躍動,但是一旦出離了水面之後,就會完全變成另外的一種邪惡的存在。這也恰恰說明了人們一旦脫離了自己的母體之後,進入到一種紛繁的世界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受到各種各樣的污染而不受控制,從而丟失了自己的本心。

白鳥最終委身到了木樁之上,而少年則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將木樁摧毀。在這個過程中少年依舊是借用了水中的力量。而這個比喻也恰恰說明了少年的力量來源於水,就是跟白鳥一樣。當木樁被摧毀以後,老人也露出了他的真身,原來他就是那個曾經的少年。人卸下自己的偽裝之後,就會有著同一張面孔,而這個面孔之下就是自己最初的本心。少年洞察了這個道理之後,一切就又開始往復重生。

老去的木樁上,白鳥重新起飛,而一切就又開始了新的輪轉。不過這一次到底是循環,還是說是真正的新的開始,一切都不得而知。

一定意義上來說,本片是沿襲了《大護法》中的那些未解之謎。不僅僅是畫風上完全重合,而且是對於《大護法》中,那些沒有被破解開來的寓意進行了衍生。從本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不思凡導演的野心。如果這個系列會繼續下去,那麼不思凡樹立的關於自己個人印象的IP就會拔地而起。

當我們對於國漫不報希望的時候,就總有人站出來,讓我們大開眼界。最後,我們僅僅是希望這不是不思凡的終點,而對於國漫而言,也希望這是一個新的起點。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