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2018年10月成功登頂27人,死亡率高達77.7%的那座山!是哪裡

橫跨仙界人間

文 | 星球研究所

對於多數中國人而言

貢嘎

並不是一個熟悉的存在

許多人可能都沒有聽過它的名字

更不知道它身在何方

但是當你打開一幅中國地圖

找到海拔7556米的貢嘎

你會發現

在它以東

人口稠密、城市繁華

名山大川也不過兩三千米之高

處處呈現著人間煙火

(貢嘎以東山嶽,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在它以西

青藏高原赫然聳立於地表

囊括了世界上絕大部分的

7000米級、8000米級山峰

人煙稀少,雪峰林立

一派雪國仙境

(除天山主峰托木爾峰以外,地球上所有海拔超過7000米的山峰都分布在青藏高原,貢嘎是最靠東的一座,這裡僅標註部分主要山峰;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貢嘎

就位於兩者的分界線上

橫跨仙界人間

(貢嘎位置圖,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是的

橫跨仙界人間

這正是貢嘎最大的魅力

它體現為三個方面

每個方面都會讓你對它刮目相看

冰雪天梯

6500萬年前

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碰撞

青藏高原開始隆升

並不斷向東方擠壓

而位於東方的揚子板塊

卻固守不讓

兩者相接之處大地隆起

一系列極高山出現在

青藏高原四川盆地的交界處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航拍青藏高原群峰與四川盆地,最高者為貢嘎,攝影師@薑曦)

其中最為醒目者便是

貢嘎峰群

(從西昌機場上空拍攝貢嘎,攝影師@7556米)

它由北而南一字排開

有如一組巨大的「屏風」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貢嘎峰群全景,拍攝於黑石城,攝影師@天書,標註@風沉鬱&張靖)

在夏季

「屏風」阻擋了

一路穿越中國腹地而來的東亞季風

南亞季風

也透過橫斷山脈的溝谷呼嘯而來

兩大季風在貢嘎交匯

(東亞季風和南亞季風對貢嘎的影響示意,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山地間雲量大增

雲海頻發

(田海子山雲海與布羅肯現象,俗稱「佛光」,攝影師@薑曦)

旗雲、帽子雲等特殊雲

也屢見不鮮

(貢嘎帽子雲,攝影師@南卡)

於是

即便夏季溫度比冬季更高

但因為季風帶來的充足水汽

再加上足夠高的海拔

貢嘎雪線以上的降雪異常充沛

年降水量可達3000毫米

以1:10的比例換算

相當於理想狀態下的積雪深度

30米

這些積雪不斷壓實

形成冰川

與氣候嚴寒、降水稀少的「大陸型冰川」不同

貢嘎冰川相對溫暖、降水充沛

被稱為「海洋型冰川」

(貢嘎小貢巴冰川,攝影師@善友;降雪量是按雪融化成水後測量的,還原成積雪深度要乘以7-15不等的系數)

如今

貢嘎區域擁有冰川76條

冰儲量24.6立方千米

按照體積計算

相當於三峽水庫總庫容量的

62%

(貢嘎現代冰川分布圖,依據@張國梁《貢嘎山地區現代冰川變化研究》,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如此巨大體量的冰川

從最高海拔7556米處

直奔最低海拔2979米處

中間相差4500多米

如同一道道接天連地的「冰雪天梯」

(海螺溝冰川衛星圖,數據來源@第二次冰川編目,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海拔高處白雪皚皚

一片純淨

(貢嘎主峰西南方向的一座衛峰,因冰雪覆蓋而山體渾圓,攝影師@巖羊戶外)

冰川沿著山谷

蜿蜒下泄

(磨子溝冰川,攝影師@善友)

遇到陡峭的坡谷

還會形成冰瀑布

(海螺溝大冰瀑布,攝影師@仇夢晗)

貢嘎東坡的海螺溝大冰瀑布

是中國已知最大的冰瀑布

落差高達1050米

氣勢磅礴

(海螺溝大冰瀑布,攝影師@薑曦)

冰崩雪崩也是隨時發生

尤其是夏秋時節

小型冰崩雪崩每天可達上千次

天籟轟響動人心魄

(貢嘎北坡的雪崩,攝影師@自由之巔&加號文化)

一邊向下奔流

一邊新的冰川還在大量產生

雪從天空降下、從山體滑落

聚集在山間窪地

形成巨大的粒雪盆

這裡正是冰川的補給站

(勒多曼因峰的粒雪盆,攝影師@善友)

強大的補給

使得貢嘎冰川的流動速度

最大可達205米/年

而一般大陸型冰川年流速不過幾米到幾十米

快速流動的冰川

產生了強大的侵蝕能力

可以將巖體磨平、磨光

或者刻出槽痕,直至破碎解體

(海螺溝觀景台對面的磨光壁,攝影師@李偉/中國科學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

冰川裹挾著碎石一同向下

色彩也愈發「接地氣」

「仙界」的白色逐漸減少

雜亂的土色越來越多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海螺溝冰川,以畫面下方的人作為參照物可知冰川規模;冰川表面的沙石被稱為表磧qì;海洋型冰川因溫度高,流速快,會劇烈侵蝕山地,夾帶泥沙,形成大量覆蓋於冰川之上冰磧物,給人一種「臟」的感覺;攝影師@仇夢晗)

在貢嘎西坡貢巴冰川的末端

冰川表面已經完全被土石掩蓋

形如一條有著護欄的「高速公路」

(小貢巴冰川,末端幾乎全部被冰磧物覆蓋,有明顯的表磧與側磧,冰川末端融水匯聚還形成了數個冰磧湖,攝影師@巖羊戶外,標註@風沉鬱)

東坡海螺溝冰川的末端

更是伸入綠色的「人間」長達6千米

這是一片由峨眉冷杉組成的亞高山針葉林帶

冰川與森林共存

形成了少有的

冰川森林

(海螺溝冰川末端,兩邊為森林,近處沙石覆蓋的是冰川,攝影師@蔡敏)

當冰川到達如此低的海拔

也使得它們非常容易被人接近

冰川在太陽的雕塑下

呈現千姿百態

融化的冰裂縫夾著巨石

(海螺溝冰川冰裂縫,攝影師@金閃閃的我)

寬大的冰洞

形如冰宮之門

人類觀賞者已經紛至沓來

(海螺溝一二號冰川匯合處,攝影師@譚駿吉)

當冰雪天梯搭建完畢

貢嘎還要為我們呈現

360°無死角的天庭觀景台

天庭觀景台

貢嘎主峰擁有四條大型冰川

分別位於東、北、西北、西南四個方向

在它們的侵蝕下

主峰呈現為一個四棱錐體

包括四個壁面、四條山脊

不同的壁面和山脊

風景各異、殊為不同

(貢嘎主峰地形圖,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另一方面

貢嘎作為最靠近東部的7000米級山峰

如果以它為中心畫一個圓

你會發現方圓600千米內

貢嘎的海拔無山能及

(貢嘎周圍山嶽分布,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這樣的高度

再加上相對容易接近

貢嘎讓我們有了更多從人間仰望的機會

它的觀景台多到可以環繞一圈

從不同的位置眺望

又可以看到不同的壁面和山脊

景觀豐富度大為提升

(貢嘎周圍部分觀景台分布,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牛背山轎頂山峨眉山等處

可以眺望貢嘎東壁

日照金山、雲海蒸騰

磨子溝冰川有如一把彎刀

(從牛背山看貢嘎,攝影師@山風)

康定機場

可以看到貢嘎北壁

飛機在雪山下起降

高大的貢嘎呈現出完美的金字塔形

(從康定機場看貢嘎,攝影師@小隊長)

遠在100千米外的剪子灣山

還可以同時看到貢嘎的北壁西北壁

(剪子灣山318國道看貢嘎,攝影師@小隊長)

子梅埡口那瑪峰等地

則可以同時看到貢嘎的西北壁、西南壁

(從海拔5588米的那瑪峰眺望貢嘎主峰,攝影師@桂圓)

在不同觀景台

貢嘎的衛峰也同樣精彩奪目

比如在斯丁錯附近看到的嘉子峰

(攝影師@嘉楠)

從子梅埡口看到的朗格曼因

(朗格曼因,攝影師@高江峰)

最突出的則是從四川盆地仰望

在四川蒲江縣

即便已經是160千米開外

貢嘎山形依然高大巍峨

(從蒲江看貢嘎,攝影師@向文軍)

而在230千米外的成都市區

貢嘎更是縹緲天際間

(從成都市區看貢嘎,攝影師@王馬彬)

除此之外

還有另外一種特殊的觀景台

即由冰川創造的湖泊

分布於貢嘎各個方向

(冷噶錯,攝影師@鄧飛)

在湖泊的倒映中

貢嘎或霞光四射

(冷噶錯,攝影師@王剛)

或雲霧翻騰

(冷噶錯,攝影師@逸思)

或一排雪山縱隊集體出鏡

一覽無餘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冷噶錯,攝影師@桂圓)

當我們在人間仰望

一群生命也已進入雪山腳下

垂直花園

強大的冰川運動

在貢嘎切割出各種溝谷

如海螺溝、燕子溝、磨子溝等等

(貢嘎溝谷分布,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溝谷的海拔大為降低

許多只有2000米左右

(海螺溝冰川塑造出巨大的U型谷,可見力量之強,攝影師@神仙也庸俗)

溝谷中還發育出諸多河流

如田灣河、磨西河、榆林河等

(田灣河中的海子巴望海,攝影師@薑曦)

地下水則被活躍的地質活動加熱

在雪域形成大量溫泉

(貢嘎山下的溫泉,攝影師@薑曦)

另一些泉水帶來大量鈣質沉淀

形成五顏六色的鈣華景觀

(泉華灘,攝影師@張揚的小強)

這些流水大部分都會匯入

貢嘎東側的大渡河

這裡與主峰相距只有29千米

卻處於海拔只有1000米的亞熱帶

兩者高差超過6000米

(貢嘎的垂直地帶,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底圖@Google Earth)

這讓貢嘎擁有了非常典型的垂直自然帶

東坡自然帶數量多達7個

西坡則有5個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貢嘎的垂直自然帶,依據1999年鐘祥浩/張文敬/羅輯《貢嘎山地區山地生態系統與環境特徵》,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正所謂

「一山有四季,十裡不同天」

(海螺溝,對面為三連峰,攝影師@周華明)

山谷中氣候暖濕

森林茂密

(海螺溝,攝影師@木西)

棕櫚樹也甚為常見

(海螺溝的棕櫚樹,攝影師@周華明)

花崗巖為主的山體

加上綠樹彩葉、瀑布飛流

仿佛置身於東部名山之中

(燕子溝,攝影師@薑曦)

再往上

密密麻麻的高山櫟(lì)

掛滿了松蘿

(貢嘎高山櫟林,攝影師@鄒滔)

就連海螺溝海拔4000多米處

兩岸也被綠色植被占據

(海螺溝大冰瀑布附近的綠色,攝影師@向文軍)

豐富的垂直自然帶

使得貢嘎擁有維管植物超過2500種

紛繁蔥鬱、百花爭艷

有如「垂直花園」

這其中包含了大量遠古物種

因為當冰期來臨時

生活在較高海拔的植物

可以向溫暖的低處遷移

當冰期結束氣溫回暖時

又可以往涼爽高處回遷

一下一上之間讓古老物種得以延續

(生物避難遷移示意,制圖@張靖/星球研究所)

例如木蘭屬植物

貢嘎不但將木蘭保留至今

還誕生了貢嘎特有種

康定木蘭

其花朵碩大

單個可達20公分

(康定木蘭,攝影師@鄒滔)

其中一株樹齡達400多年

樹高數十米、胸徑近2米

被人稱為康定木蘭王

每當花期到來時

在皚皚雪山的映襯下

燦若雲霞

(康定木蘭王,攝影師@鄒滔)

貢嘎多樣的自然環境

還為植物的分化創造了條件

是當今世界植物分化最顯著的地區之一

杜鵑花屬就多達68種

如紫色的雪層杜鵑

(雪層杜鵑,攝影師@善友)

淡紅或白色的亮葉杜鵑

(亮葉杜鵑,攝影師@鄒滔)

附生在其他樹種上的樹生杜鵑

(樹生杜鵑,攝影師@周華明)

貢嘎許多科的植物在全國占比非常高

(liǎo)全國約有120種

貢嘎有22種

占比18.3%

(數據引自《貢嘎山植被》,以下同;下圖為苞葉大黃,蓼科,攝影師@逸思)

紫堇(jǐn)全國約200種

貢嘎有32種

占比約16%

(紫堇,攝影師@唐影妍)

報春花全國有約300種

貢嘎有超過30種

占比10%以上

(紫花雪山報春,攝影師@鄒滔)

鳳毛菊屬占比也在10%以上

雪蓮以及它的近親雪兔子

都是該屬的成員

(水母雪兔子,攝影師@鄒滔)

另外

龍膽屬綠絨蒿屬

在全國占比也非常高

(第1張龍膽,攝影師@唐影妍;第2張全緣葉綠絨蒿,攝影師@善友)

還有許許多多的植物

千姿百態

桃兒七

(桃兒七,攝影師@鄒滔)

流蘇蝦脊蘭

(流蘇蝦脊蘭,7月的貢嘎東坡格外潮濕,茂密的林下光線陰暗,但一團紫色格外醒目,偶遇這叢流蘇蝦脊蘭讓攝影師不停拍攝了一個多小時;攝影師@鄒滔)

最為特別的植物則是一種藻類

約利橘色藻

它們附著在巖石上

將巖石染成紅色

(雅家梗的紅石灘,攝影師@小隊長)

約利橘色藻尤其偏愛

沒有被其他生命「污染」的「處女」巖石

而貢嘎冰川從「仙界」裹挾下來的碎石

恰好滿足這一條件

「新鮮」的石頭一出現

藻類就會蜂擁而上

染紅溝谷

(燕子溝紅石灘,攝影師@譚駿吉)

染紅溪流兩岸

(雅家梗紅石灘,攝影師@周華明)

繁盛的垂直花園

又為動物的生長創造了條件

貢嘎的珍稀動物非常多

包括雪豹、狼、赤狐、貉子、豹貓、水鹿等

(第1張為狼,圖片源自@周華明;第2張為300多只巖羊組成的巖羊群,攝影師@鄒滔)

尾聲

冰雪天梯

天庭觀景台

垂直花園

這就是貢嘎

它曾經長期被忽視

在藏地

它並不算著名神山

在漢地

無數古人曾登臨峨眉等眾多蜀山

也一定能望見高大醒目的貢嘎

卻都視若無睹

(語出自民國藏學家任乃強《西康圖經•地文篇》)

「乃數千年來,漢人熟視若無睹也」

貢嘎現代意義上的探索認知

完全由西方人開啟

從1877年起

西方探險家、動植物學家來到貢嘎

進行了大量研究

(探險家約瑟夫·洛克拍攝的貢嘎,發表於美國《國家地理》1930年10月)

1932年

美國人理查德·波德塞爾(Richard Burdsall)

甚至和同伴一道完成了貢嘎的首登

(波德塞爾一行從北西山脊向木雅貢嘎主峰推進,發表於美國《國家地理》1943年5月)

中國人

先是在1930年跟隨瑞士學者

中山大學地質學家李承三等人參與考察

他們命名了貢嘎地區的諸多山峰

包括以孫中山之名命名的中山峰

以中山大學校長戴季陶命名的戴山

以副校長朱家驊命名的朱山

(中山大學考察隊一行地質組合影,海姆、李承三、徐瑞麟、古力齊等,源自A.Heim《Minya Gongkar》,轉引自Radium《貢嘎山早期探險考察史》)

1935年

長征中的毛澤東

入住貢嘎山腳下磨西鎮的天主堂

還享用了由傳教士準備的一份西式早餐

但他匆匆離開

沒有留下關於貢嘎的任何描述

(天主教堂,攝影師@小隊長)

直到1957年

新中國組建的登山隊

才完成了中國人對貢嘎的首次登頂

(中國登山隊登頂照)

更全面的科學考察

則直到1982年才啟動

由中國科學院組織的

第一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

對貢嘎地區的地理、地質等諸多方面

做了深入的研究

今天

貢嘎仍是中國最具魅力的山峰之一

它攀登難度極高

(2018年中國登山者李宗利、童海軍時隔61年再度登頂貢嘎,圖片源自@自由之巔&加號文化)

截至2018年10月

共有27人登頂,21人遇難

死亡率高達77.7%

( 2018年李宗利、童海軍登頂過程中拍攝的貢嘎投射在大地上的巨大影子,圖片源自@自由之巔&加號文化)

貢嘎也面臨著諸多難題

它的冰川正處於持續退縮之中

海螺溝冰川後退速度達20.5米/年

大小貢巴冰川分別為2.5米/年1.25米/年

(嘉子峰冰川谷10年前還是冰川覆蓋之地,攝影師@神仙也庸俗)

人類所產生的垃圾

也在威脅貢嘎的生態環境

(上日烏且營地垃圾,攝影師@遠山)

繼續對貢嘎進行科學研究

也許是必須之舉

只有正確了解它的美麗、它的珍貴

才能更加尊重它愛護它

這也是我們的願望

願貢嘎保持它最美的模樣

橫跨仙界人間

(請將手機橫屏觀看,貢嘎遠眺,田園、牧場、村莊、雪山,攝影師@靳衛)

P.S. 學術審校:風沉鬱;特別感謝Radium提供信息

P.P.S. 主要參考文獻:中國科學院成都地理研究所《貢嘎山地理考察》、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貢嘎山植被》、張國梁《貢嘎山地區現代冰川變化研究》、王傑《貢嘎山東坡中更新世晚期以來冰川作用年代學研究》、中國科學院貢嘎山高山生態系統觀測試驗站《貢嘎山高山生態環境研究》

P.P.P.S. 星球研究所長期招聘地理、地質、城市規劃、天文、歷史、考古、生物、建築等各領域撰稿人,以及視頻編輯、設計師、圖書策劃、商務策劃等。

圖文來源:網路綜合,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鳴謝:星球研究所微帳號平台

編輯整理:醉臥草原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