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純歐豪分手:合格的前任,就應該像死了一樣!

圖 | 網路

01

馬思純和歐豪分手了。

8月8日,馬思純工作室和歐豪工作室發表聯合聲明,稱兩人已經分手,決定回到朋友關係。

他們的愛情明明還是藍天白雲晴空萬里,沒想到突然暴風雨。

2015年5月,兩人被曝因戲生情,雙方工作人員打掩護說傳言子虛烏有。

2017年3月,歐豪赴橫店探班馬思純被拍到,才將戀情坐實。

兩人在一起後,頻頻高調秀恩愛。

馬思純為歐豪慶生,希望他永遠保持稚嫩的少年樣子,歐豪回應:「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謝謝馬小姐!

歐豪為馬思純慶生:「今天有人哭鼻子了,生日快樂小馬同學!」次日,他們十指相扣現身機場,馬思純的母親陪同。

去年七月,為了幫助歐豪宣傳電影,馬思純發微博說:「七月是歐豪的」。

今年的七月剛過完,曾經的誓言還言猶在耳,如今宣布分手,多少有點讓人覺得遺憾。

02

馬思純和歐豪在聯合聲明里寫「相逢無悔,過忘無憾」,比起紀凌塵的「你喜歡大海,我愛過你」,真的高級很多。

但是他們說要回到朋友關係,我卻覺得有點不太現實。如果是深愛過的兩個人,再看一眼還是想擁有。

所以才會有人說,一個合格的前任,應該像死了一樣,清明重陽一杯酒,初一十五兩炷香。

不管貧窮富貴疾病健康美醜,都不屬於彼此了。你再也不會嘟著嘴讓我道歉哄你睡覺,我再也不會假裝不在乎卻期待與你見面。

一開始還在想,這不過是一場大同小異的冷戰,回過神才開始躊躇、彷徨,繼而害怕、崩潰,最後沉默、絕望,原來你真的不打算再回來了。

有些人的分手是撕破臉的不依不饒,犯了錯的無法原諒,淡了心的漸行漸遠。

有些人的分手,只是突如其來的戛然而止,前一天還在嬉笑怒罵中摩拳擦掌,後一天抬起頭,卻空留一座無人問津的城。

付出得最多的那個人,就像一個不肯撒手的鰥夫。

愛情既然已經死了,就讓它入土為安吧,不必躺在屍體旁日日腐蝕自己的生氣,騙自己會遇到妙手回春的神醫。

03

我有一個寫作圈的朋友,最落魄的時候,喜歡上一個女孩。

為了買機票去北京見她,他只能給人當槍手,60元一千字,一口氣寫了五千塊。

女孩帶他出去見朋友,一大群人在一起吃飯,為了女孩的面子,他硬著頭皮把單買了,五千塊花掉一半。

那是他因為貧窮而感到的最深刻的一次自卑,暗暗發誓要賺很多錢,有了錢他們之間才有未來。

他想通過努力讓自己盡快賺夠100萬,讓她的家人接受他;他想通過努力給她買幾萬塊的包包,帶她環遊世界;他想通過努力讓他們旅行時住的是幾千塊一晚的酒店,因為她有潔癖。

於是,他拼命地寫,連看一部劇都會愧疚。對自己特別殘忍,沒有靈感就不準自己吃飯,煩躁的時候就扇自己耳光。

他真的已經很努力了,可唯有感情,努力是沒有用的。

女孩提出分手,對他說:「我們還是做回朋友吧。」

隆冬時節,他三天沒有進食,吃什麼吐什麼;通宵打遊戲麻痹自己,第二天渾渾噩噩去上班;深夜穿睡衣在樓梯間坐著,希望刺骨的寒冷能激起求生欲。

後來,他又花了一萬多塊,在網上買了一件女孩曾經看中的GUCCI的衣服,郵寄的時候寫了一段話:

起初我以為你對我而言只是空氣,失去了才知道你是氧氣。我沒法和你做朋友,但我可以和你老死不相往來,你就當我死了吧。

04

時常有讀者向我咨詢情感問題,很多情況我都能給他們一些意見,唯獨分手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說什麼時間是良藥,天涯何處無芳草,都是屁話。一個人但凡經歷過一點掙扎,嘗過一番傷痛,犯過一些難以啟齒的賤,都是月下西樓紅酥手,無言開口黃藤酒。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一個合格的前任,就應該像是死了一樣,徹徹底底消失在對方生活中。

不祝福,不詆毀,不偏執,不糾結,不道德綁架,不自我感動,不全盤否定過去,不過多打擾對方。

佛家講緣,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絕非偶然,他一定會教會你一些什麼。

你當然可以對他講:「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珍惜,我教你,從失去我開始。」

*作者介紹:衷曲無聞,最會安慰人的寫作者。已出版《這世間沒有不可安放的夢想》《夢想不會辜負努力的你》。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