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大佬告訴你,創業這條路該怎麼走?| 對話今日頭條「內容新勢力」

今年7月,新榜對2018年新媒體趨勢進行預測,其中提到:現在入局內容創業,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對於新的入局者,意味著更殘酷的競爭。在頭部流量集中的情況下,留給入局者的機會已經不多了,但合適的賽道依然遍地黃金,選擇更垂直細分的領域,「小而美」的內容反而凸顯優勢。

在刀光劍影的內容戰局中,是去是留,也是盤旋在眾多內容從業者心中的一大疑問。

最近,今日頭條聯手高樟資本迎來23位「內容新勢力」入駐微頭條,並邀請他們解讀內容行業的新趨勢、聊聊內容創業的故事。這其中,就包括高樟資本創始人范衛鋒等3位高樟資本投資人和42章經創始人曲凱、商業人物創始人遲宇宙、三聲創始人王卓等20位內容創業者。

「你是如何走上內容創業這條路的?」

談到「為何出發」,盡管23位從業者的動機不盡相同,但最終都成長為當下時代浪潮中的「內容新勢力」。以下摘選了他們在頭條上分享的內心歷程,故事共賞:

(下列公司,不分先後)

我是一個手藝人,寫作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樂趣。

——商業人物創始人遲宇宙

2015年秋天,我從一個媒體項目中退出,賦閒在家,喝酒讀書思考自己的未來。有一天幾個朋友轉PO了我很早前的一篇文章,《在一個暮春的上午與周鴻禕閒扯未來》。然後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范衛鋒,跟我一樣的一個光頭。他第二天要到北京,約見一面。我知道老范在做內容創業的投資,直覺是他想投我做一個這樣的項目。第二天晚上,我們在一個活動上見了面,聊了一會兒。他說:你就應該做這樣的事。第三天晚上,在我當時住的小區樓下超市門口,我們喝著聽裝的啤酒,簽了投資協議。很快,似乎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那天是2015年9月12日。

2015年12月7日,「商業人物」上線。我半推半就地走上了一條充滿新奇、成就感、時常後悔、疲憊不堪卻又樂此不疲的內容創業之路。中國每天有上萬家創業企業誕生,但只有寥若晨星的人成為了成功企業家。那些成功者有可資借鑒的經驗,失敗者同樣令人尊敬,也能提供可資借鑒的教訓。偉大的商業文明,就是在種種創新之中,在成功欲失敗的交替、承受、反思中締造成型的。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商業文明的時代,如何為它定義、進行推動,似乎是我們這代商業題材寫作者的使命——為這個商業文明時代寫正史。這是一條少有人走的路,注定辛苦但充滿成就感。我時常對老范說,如果再來一次,我肯定不會幹這個了。他知道我只是說笑。如果重新做出選擇,我還會選擇內容創業,還會做「商業人物」。我是一個手藝人,寫作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樂趣。選擇了愛好作為創業方向,其痛苦之處乃是愛好變成了工作,其美好之處在於,每逢重壓到了無法堅持的時候,愛好、樂趣便會成為最終、最大的驅動。

能夠感覺到,普通中國人對表達的渴望在顯現。

——真實故事計劃創始人雷磊

2012年夏天,我還是南方周末的一名新記者,被報社派到北京郊區採訪一起駭人聽聞的兇殺案:一個女人和她兩三歲的孩子被人砍殺。在去到當地實訪了解情況後,我當時腦子里嗡聲作響,許多認識都出現了縫隙:懷有深仇大恨的殺人者家屬和受害人家人住得只隔了一條街;原來殺人惡魔的媽媽是個樂於助人的中年婦女,甚至,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為什麼殺人。很多前所未有的知覺湧動,我開始意識到:其實,中國人非常豐富。源於這件事情的啟示,我和幾位媒體夥伴們一起創建了真實故事計劃,一個非虛構寫作項目。此前,我們在這個國家搞一些大新聞,而真實故事計劃將視角對準了人,更多的是沒有機會表達的人。

身在中國的普通人極少有機會去描述自己,我們看到的極為有限的描述,大部分來自國外,像是傳教士的日記,學者的隨筆,比如我認為描述中國人生活最好的著作之一是何偉的《江城》。在被描述的語境里,中國人常常面目模糊,大體都是勤勞、沉默、單調的。我們想換個玩法,在項目里進行了一些實驗,比如在我們倡導第一人稱敘事,讓故事的主體成為講述的主體。第一人稱敘事簡化了表達的程式,讓事情變得容易起來。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每天都會收到數百封普通人寫作的真實故事,有時一晚,微信後台會有超過5000人同我們講述他們的困惑。就像是豁開了一個口子,鮮活的記憶一下就湧現出來,而在此前,這些事情一直潛伏在一代人的記憶里,我們放出了一只鉤子,把這些東西打撈了起來。能夠感覺到,經濟狀況的整體改善,受教育程度的提升,普通中國人對表達的渴望在顯現。越來越多警察、家庭主婦、刑滿釋放人員,甚至是DNA鑒定師這樣小眾職業的人,都開始了在真實故事計劃的寫作,寫下他們在乎的部分。

對一些生活中的現象、事物和產品進行商業層面的思考,這種快樂是非常吸引我的。——三聲創始人王卓

說實話,選擇內容創業的人大部分還是對於內容的力量和魅力有一些相信,我也是其中的一員。在《商業周刊》工作的時候,我收到了很多啟迪,開始對一些生活中的現象、事物和產品進行商業層面的思考,這種快樂是非常吸引我的。在另一個角度說,中國的商業文明還在一個非常艱難曲折的普及過程中,複雜的或者有講究的商業思考還是比較稀缺,特別是在看似日常的文化娛樂和新型消費領域,商業解讀的深度和層次感還存在空間。但是,這兩個領域的未來潛力又非常巨大,並且還整體處於創業創新狀態,這也讓我和我的同事們在理性上認為在此進行內容創業是存在機會的。

創業是一條通往羅馬的路,天才在左,瘋子在右,而大多數人都在中間。

——有馬體育聯合創始人秦向前

5年以前,我還在媒體工作,那時候我剛剛像很多在媒體里順風順水的同事一樣,做了主編,受到某種程度的重用,開始把自己對媒體的理解,以及操作理念貫徹在新聞紙上,並且設想有一種抱負,創辦一本好的雜誌。然而,時代已經變了,理想固守何嘗不是一種路徑依賴。在我花掉兩年多的時間去操持一本生活方式雜誌的過程中,媒體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雜誌越辦越好,而新的管道卻在讓我重新思考兩件事:1、傳統新聞業還行不行。2、作為內容的媒體和作為媒體的內容有何不同。答案在今天看來是確切的,傳統新聞業的沒落首先來自於新聞環境的劣化,作為內容的媒體,可以重新定義內容與用戶與作為創作者的關係。說白了,新聞不能幹了,做內容而不是媒體,可以有錢賺。但是當我準備投身有馬體育這個項目,我和創始人龔曉躍不約而同的立了這樣一個規矩,我們始終堅信內容本身應該有媒體的屬性,應該有價值觀和某種程度的堅守,後來這成為有馬體育從體育中沖殺出來的一個重要因素。

誰說「產品經理」不能玩「內容創業」呢?

——車叫獸創始人薛圳

機緣巧合下,我和高樟資本的創始人范衛鋒老師有了一次2小時的談話。

那一次的談話中,作為資深的媒體人、號稱新媒體總參謀長的范老師,讓我這個外行人了解到原來媒體內容,和互聯網服務、電商平台其實一樣,是有系統的成熟的成體系的玩兒法的,單純的媒體內容,就有機會成長成一家很偉大的公司。

而當時的車叫獸公眾號,其實已經具備了這樣的基礎條件,這種基礎條件站在「產品」的角度來看,就是我們已經找到了一個領域里需求與供給的不平衡,並且找到了解決方案。也就是說,在2小時的時間里,范老師讓我明白了一件事兒——媒體內容也能獨立成為一個創業項目。這時候才真正建立起來了「內容創業」的概念。

當然,能夠很快的想明白這件事兒,也是因為「內容創業」符合我作為一個產品經理所熟悉的「產品思維」——車主們在內容層面有更高的需求,車叫獸有了一套內容生產方式滿足了這種需求。需求得到了有效的供給,而媒體內容就是我們眼中的「產品」。於是,在2016年9月,我毅然辭掉了產品經理的工作,開始投身內容創業。創立了汽車垂直新媒體——車叫獸。

現在我們的公眾號粉絲數已經從3萬漲到了近200萬,車叫獸的估值,也從2016年8月的1000萬成長到了今年4月的1億元人民幣,2年翻10倍,把不靠譜的事兒變靠譜其實是一個很享受的過程。當然隨著車叫獸小程序的不斷完善,我們對車主的服務不斷完善,車叫獸依然在快速成長。

寫在最後:

我們想問問——你在內容創業里,選擇堅持了什麼,又選擇放棄了什麼?

2018年內容創業有什麼新變化、新趨勢?

你最欣賞的內容創業者是誰?為什麼?

……

如果你對這些問題也感興趣,可以上今日頭條關注這23位「內容創業新勢力」,和他們一起聊聊內容創業的那些事。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