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用觸摸剛去世親人的身體,別說我沒告訴你!

第一章 反擊

我從未想過我會婚內出軌,然而這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我並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兩年前嫁給劉澤凡時,我們許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這個承諾,隨著他的出軌變成了笑話。

那時我懷胎八月,一場意外令孩子胎死腹中。從鬼門關艱難爬起來的我,不僅沒得到老公的半點關心,還發現他和他老板的秘書方璐搞在了一起。

當這對狗男女把婚外情從賓館發展到家里的床上時,一直隱忍的我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我打算報復,把他們給我的傷痛和屈辱都還回去!

但是目前的我無力還擊。最後,我把目光瞄到了他們倆的上司——蘇嶸生頭上!

如果我能釣上比劉澤凡更優秀的男人,不僅能揚眉吐氣,運氣好的還能吹吹枕邊風,讓蘇嶸生辭退了他們!

在籌劃了三個多月後,我總算等到了有機可趁的機會。

他們公司每年都會舉辦年會,且可以攜帶家屬參加。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劉澤凡不甘不願的帶我同去。

凌晨時分,蘇嶸生步伐踉蹌的回樓上的酒店房間休息,我緊步相隨,在他隨手關上門之際,悄然推開門潛入房中。

房間里沒開燈,黑暗中一抹身影朝門邊走了過來。

我以為他發現了我,可他突然沖著我說了句:「寶貝,來了?」

下一秒,我就被他攬入懷中。

我疼慘了。

我知道他把我認成了別的女人,根本不敢發聲,只能把所有的情緒都往肚里吞……

我是被從床頭的飄窗里照進來的太陽光給刺醒的,我一睜眼,便在溫暖的陽光里,對上了蘇嶸生暗影流動的雙眼。

我心里開始慌亂起來,放在被子里的手下意識的緊緊掐住大腿,故作鎮定的說著準備得爛熟於心的台詞:「蘇總?我……我昨夜明明是跟著我老公回房的,怎麼你會在這兒?」

第二章 無婚一身輕

蘇嶸生卻很鎮定,他的唇瓣微抿著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也不說話,就那樣看著我。

我攥緊拳頭,指甲嵌進手心里,刺刺的疼,卻能讓我保持著清醒。「該不會是蘇總和我老公有什麼骯髒的交易吧?」

他繼續笑而不語,我偽裝的憤怒漸漸變成了慌亂,但出鞘沒有回頭箭,我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潑臟水:「想不到你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竟這麼卑鄙!」

「即使真如你所說,那又怎樣?男歡女愛向來正常,何況你昨晚也挺配合的。」他話鋒突然一轉:「不過,我蘇嶸生不是你報復渣男的工具!」

「你……你都知道些什麼?」 我的慌亂在他凌厲的註視下一覽無遺。

「遠比你所知道的要多,」他頓了頓:「他們倆,只能怪他們自己手太長。」

我沒有明白蘇嶸生話里的意思,顯然他也沒想和我解釋。

蘇嶸生開始穿衣服。「看在昨天晚上的份上,我幫你一個忙,你我兩清。」

蘇嶸生說完這些就走了,我計較了一下,去了酒店前台已蘇嶸生的名義,拿到了劉澤凡和方璐房間的房卡。

打開門後,我用開著閃光燈的手機對著他們就是一頓猛拍。看到那兩個人驚慌時還摟抱在一起的畫面,我忍著淚說:「現在就去離婚,否則我立馬把照片發到你們公司的內部網站里!」

一小時後,我和劉澤凡拿著還在發燙的離婚證一前一後的走出民政局,方璐滿面春風的勾搭住劉澤凡的胳膊,一臉得意。

我目不斜視的走過去,劉澤凡說:「瀾清,可以把照片刪了吧?」

我直接把手機丟給他:「這手機是你買的,還你。」

「那個……」他難得露出一副愧疚的樣子:「對不起,祝你幸福。」

我忍著痛,故作灑脫:「我不用你祝福,因為既臟又惡心,不過我倒是要祝你們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方璐聽到我這樣說惱羞成怒,伸手就要打我。

我搶先一步抓住她的胳膊反手打回去:「別和我撒潑,你還不夠格。」

第三章 一切歸零,重新開始

我找了一份工作,也搬出了那個家,自己在外面租房子。

有天下班前同事托我幫忙送個貨,我爽快的答應了。

我照著快遞上的地址送到隔壁街的高檔小區,我按了門鈴,過了一會兒門打開,我還沒看清對方長什麼樣兒,就被那個人拉著往屋里拖。

他用嘴封住我唇,手在撕我的襯衫。我反抗不成,糾纏了好久他才似饜足的放開我。

在我抬頭那一瞬間,我的憤怒迅速的蔫了下去。

我從未想過我和蘇嶸生還會再見,還是以這麼尷尬的方式。

他眉頭微擰,臉上的怒氣更甚了些,語帶嘲諷:「是你?沒想到你離婚後竟然墮落到做小~姐。」

我惱怒的瞪著他:「我不是!」

蘇嶸生一臉不耐煩,「你自己脫,還是我幫你?」

還沒等我說話,他一把撈起我丟在大床上。

我胃里一陣翻滾,用力掙扎著想起來。

「怎麼?上次不是很主動?這次裝矜持了?」

他話音剛落,我「哇」的一聲,吐了他一身……

第四章 送貨被誤會

半小時後,再次洗了澡的蘇嶸生一臉慍色的坐在我對面。

「蘇總,我真不是故意的,恰好胃不舒服……」

他緊繃著一張臉不說話,我只好又硬著頭皮說:「我吐你一身是我不對,但這也不能全怨我。」

我說著撿起盒子遞給他:「我只是幫同事送個不知道收件人是你。」

要是知道是你的,那我寧可得罪同事也不會幫這個忙,當然這句話我不敢說出口。

蘇嶸生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你這是在怪我了?」

我意識到話題越跑越偏,站起來說:「今天的事兒誰也沒討到好,就當沒發生過吧,我先走了。」

蘇嶸生把玩著快遞盒子,我走了幾步後他突然叫住了我:「等等。」

我在原地站住。

他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這東西你拿著吧,出去之後閉緊你的嘴。」

我本能的拒絕:「我說了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會亂說的。」

他舉著盒子的手顯得特不耐煩:「這里面是一枚獨家定制的藍鑽戒指,價值百萬,封你的口足夠了」

「那麼貴重的東西,我不敢收。」

他一臉厭惡之色:「那你拿去丟了吧。」

「為什麼?我知道蘇總有錢,可也不能這麼浪費吧?」

「那你可以把它轉手賣了……」

蘇嶸生有些不耐煩了,把我往外門推,又把盒子強行塞進我手里。

見他要關門,我著急的說:「這戒指我真不能要,你……」

回應我的只有巨大的關門聲。

我在門外站了會兒,決定暫時幫他保管這東西,等以後再還他。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之前嘔吐的事。

我似乎……很久沒來月事了……

明明是月亮高懸的靜謐夜晚,我卻有種五雷轟頂的震撼之感。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