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侗房一次對女人最好,看完驚呆了….

第一章:驚天霹靂

我親眼看見我妹跟我老公糾纏在了一起。

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跟我老公去年元旦結的婚,他在國企上班,我婚後一直備孕,沒找工作。

先說說我這個妹妹吧,正在讀大專二年級,比我漂亮,比我高,身材比我好,在學校有很多男生追她。

有一次,我跟老公回娘家吃飯,我發現我妹看我老公的眼神,癡迷又羞澀。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我覺得我妹對我老公有意思。

後來,我妹和我媽來過我家里幾次,我跟她去菜市場,她一口一個姐,總問我姐夫喜歡吃什麼菜,我隨便說一樣,她立馬買,回到我家還要親自下廚。

吃完晚飯,我安排她和我媽睡客房,她晚上洗了澡,喜歡裹著條浴巾在我老公面前跑來跑去,還問我老公要不要吃香蕉。

我發現她越來越不對勁,有一次我偷偷看我妹的手機,我點開了她的微信,發現她加了我老公,有一條消息記錄,內容是:「姐夫,我們今天放清明節假,放假期間自己坐地鐵都沒有座位,我每次都被擠得要飛起來,你方便來接下我嗎?」

我沒有看到我老公的回復,因為只顯示著一條消息。

我覺得我可能想多了。

就在同個星期,我又看到我老公手機有了跟我妹的通話記錄,一共四條通話記錄,每次通話時間大概兩分鐘,最多的一次五分鐘。

我開始關注我老公和我妹的朋友圈,我發現我老公只要發一條動態,她幾乎條條秒讚。

我心里的猜忌越來越多,加上這段時間他還經常加班,跟我的房事也很少。

我一直害怕,害怕的是我老公經不起這個花花世界的誘惑,害怕他愛上別人,跟別的女人上 床,更害怕他離開我。

思前想後,我想找個機會跟我妹談談心,或者找我老公談談,覺得這件事真的挺複雜的,一方面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另一方面又不想事情發展到不可挽留的地步。

我找了我妹幾次,她都用要復習功課為由推脫了。

我也找了我老公,試著談談這事,他說我想多了,他愛的是我,他那麼愛我,怎麼可能看上我妹。

盡管他已經解釋了,可從那段時間開始,我的整個人都活在了疑惑中。

就在五一節前一天,我老公說要去外地出差,我問他去哪里,他說去雲南。

我想,到了這個節骨眼,你們是不是也會覺得,他是有問題的?

他為什麼五一還要去出差?而且還是去雲南?

我發微信問了我老公同事,她跟我老公回答的是吻合的。

我還是很不安,我老公去雲南出差的那晚上,我打電話查崗,問他出差的事怎麼樣,順利不順利。

他說他被客戶灌酒灌多了,腦袋很暈,他要睡覺了,還一副很困的語氣。

可就在我要掛電話的時候,我聽到電話那邊好像傳來了一聲女人的咳嗽聲。

我立馬追問他怎麼回事,我說你那邊是不是有女人。

他說雲南那邊天有點熱,房間里有點悶,所以酒店的門沒關,是外面路過的女服務生,還叫我早點休息,說老婆我想你,回去再給你補過五一,麼麼噠。

最終我還是相信了他。

整個五一假期,我看到別人都在旅遊,都在空間朋友圈里各種秀恩愛。

說實話,我心里還是挺酸的,特別的想念老公,想念抱著他睡覺的日子,想念每晚都在他身邊的安全感。

五月中旬的時候,我媽過生日,我老公說要加班,不陪我回娘家,我妹說要上課,請不到假,也不回來。

下午晚上六點到的娘家,我爸在做飯,我跟我媽聊了些里外家長。

突然,我媽說,你妹五一去旅遊,在昆明買了一些雞樅,又在大理買了一些犛牛肉,聽說是那邊的特產。

我媽把特產拿出來,讓我嘗嘗,還說是我妹說的,這犛牛肉是麻辣味道!非常的好吃!

我媽一邊說一拆口袋。

可我一看包裝上的雲南產地時,我頓時就像被雷劈了一樣,心里砰砰砰的跳。

我強忍著慌張,跟媽說我不喜歡吃這個。

我媽還覺得我奇怪,說,你以前不是最愛吃麻辣味道的牛肉嗎。

到了吃晚飯的時間,老媽老爸說話我都沒辦法聽進去,我拿著筷子,在盤子里夾著菜又放開,我媽看出了我的異常,問我怎麼了。

我說最近晚上沒睡好,有點困,又還沒什麼胃口。

我勉強吃了點,我媽讓我早點回家休息。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老公是不是已經跟我妹妹在一起了。

我滿腦子里都是那晚在電話里聽到的女人咳嗽聲。

他們為什麼都在五一去了雲南。

我的心情,怎麼都沒有辦法平靜,下了公車,過馬路的時候沒注意看車,差點被車撞。

我到家的時候,我老公還沒回來。

我心里很難受,到廁所里沖了個澡。

他回來的時候,我在沙發上發呆,他走過來,我手上捏著手機,點開微信,我又退出,退出後,我又點進去,反反復復無數次。

他問我是不是又在玩兒開心消消樂?我說沒呢!我在看連載的小說!

我的口氣很重。

他問我怎麼在生氣,是不是太久沒愛愛啦?還是因為回來得太晚了,還是因為沒有陪我過五一,他說他會補給我一個大大的五一,還說明天帶我去逛商場,帶我買衣服。

我死死的瞪著他,根本不理他的話。

他過來摟著我的腰,要把我按在沙發上。

(我們是一居室改成的兩居室,婚後一直備孕,但不知道為什麼,婚後房事沒採取任何措施,肚里卻不見反映。)

正因為沒孩子,我老公他媽也不挨我們住,我老公在那方面的事情上比較開放。

我一般也比較迎合他。

可今天,我沒迎合,我重重的打開他的手,很兇的瞪著他:「你煩不煩!別碰我!」

他呆了一下,問我:「老婆,你怎麼了?是不是姨媽來了?你姨媽那幾天才這麼暴躁!」

我說:「姨媽的時間還沒有到,你不是一直都記得我的經期,怎麼今天腦子短路了?」

他說對不起老婆,我最近記性不怎麼好,你別生氣!

他不道歉還好,這一道歉,我心里更難受,心里的火更想要使勁冒出來。

可我快速的想了想,我這麼生氣是不是會物極必反。

也許我真的誤會了他,那個咳嗽聲,就是服務生怎麼辦!

也許他跟我妹,只是都在五一巧合的去了雲南,我又該怎麼辦!

畢竟他此刻的表情看上去,是那麼的無辜。

我想了會兒,我情緒松懈了下來,也放低了語氣的說:「我就是因為剛剛看了一部男主角出軌自己親妹妹的小說,明明都開房了,還死不承認,我心里替這個女主角窩火,所以很來氣!」

我老公很緊張,眼神閃爍:「老婆,你怎麼會看這樣的小說!」

我呵呵兩聲,故意趴在他身上說,我說:「假如,我只是說假如,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跟自己的小姨子鬼混在一起了,你會怎麼辦?」

我老公更加生氣了,他說:「你這是在胡思亂想,根本就沒有什麼假如不假如!」

他一把我抱住,還讓我不要亂想。我掙扎了幾下,他上來親我,我閃開。

他在我耳邊說,很想我,說了一大堆情話,說實話,天下的女人都很吃這一套。

我相信有很多男人都有甜言蜜語來哄過女人。

我沉浸在他熱情似火的狂吻中,暫時忘記了心里的疑惑。

第二章:物是人非

他很久沒有這樣吻過我。

夫妻之間,次數多了,久了,長了,也更加直接,在房事方面自然沒有那麼多前夕,也沒有熱戀時那麼激 情。

不知道他今天怎麼了,熱情似火。

我這個時候,在腦海里反思,我想,是不是我不夠火辣,在房事方面不夠賣力。

這一夜,我非常的主動,以前我不敢做的事,以及他要求我的事,我都對他做了。

我能感覺到他很意外,翻雲覆雨後,他沖了澡,我們回到床上睡覺,老公睡了很久,我一直失眠。

為了確定我心里的想法,我決定跟蹤我妹跟我老公,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做了齷蹉的事。

第二天下午,我打電話給我老公,我說我要陪我閨蜜看房子,她想首付買個兩居室,約了很多中介,要很晚才回去,可能我還會跟閨蜜去KTV唱歌什麼的,我老公說行,答應得很乾脆。

整個下午,我打著給閨蜜看房子的幌子,我坐在我們老公公司對面的飲料店里。

我度秒如年的等到了晚上七點,我看見我老公從公司出來後上了車,但沒有開走的意思,明顯在等什麼人。

就在我目不轉睛盯著的方向,我看到了我妹妹。

她看起來就是個十足的狐貍精,平時我妹不穿高跟鞋,經常平底鞋子配上牛仔褲,上面再加一件衛衣。純碎清純架式的學生打扮。

但今天她的打扮真讓我大開眼界,大概十五公分的紅色跟鞋,超短的牛仔裙,上身穿著白色的襯衣,V領。

我妹直徑走到我老公的副駕駛,車子依舊停著。

我趕緊沖出來打了一部車,上車後司機一直問我去哪,我兩只眼睛惡狠狠的盯著老公的車,我支支吾吾說出一句話,我跟師傅說跟著前面那多少多少車牌號的車。

他們去了西餐廳,一下車,我妹很自然的勾著我老公的臂彎,沖著我老公笑。

我老公摟著她,兩人親密無間,眉來眼去。

我下了計程車後,我就躲在那個西餐廳的對面,前後大概一小時,他們終於從西餐廳里出來,我看見我妹笑得一臉狐媚,我老公摟著她的腰,車還沒上,他們直接在停車場的車子邊吻起來,他們吻著吻著就上了車。

後面的事情,我根本不想再敘述了。

我當然知道,在那車里,他們在做著怎麼樣的事。

那一刻,我是崩潰的,長久以來,壓抑在我心里的情緒,讓我不停打顫。

我害怕這個事實。

一直以來,都是我不相信。

那晚,我打著計程車回到了家里。

我躺在床上,蓋著被子哭,我老公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

他進房里來,我睡在床上,我眼睛哭腫了,側面對著他。

他從我身後的位置上了床,一上來,他掀開被子,從後面摟著我,親昵的喊了一聲老婆。

我沒有任何反映,像進了辣椒水一樣的眼睛,再一次哭了出來。

我偷偷的用被子,把淚水擦乾。

他沒發現我的反常,依附在我耳邊問我什麼時候回來的,房子看得怎麼樣,有沒有看到滿意的。

我聽著他的話,我覺得自己就要爆發,我可能再也沒有辦法忍耐下去。

我想,大多理智的姐妹,在這個時候,肯定會裝著什麼事沒發生,然後偷偷的收集他一切出軌證據,偷偷的轉移財產,甚至房產,再起訴他,讓他淨身出戶。

再或者,裝著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用各種手段把老公的心拉回來。

我想大部分的女人,在遇到這樣的事,並且還愛這個男人,一定做不到這麼理智。

我猛然從床上坐起來,死死的瞪著他。

他看到了我的狼狽又紅腫的樣子,頓時臉上慌亂了,他問我,你怎麼了?你怎麼眼睛腫了?你哭了嗎?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伸手過來給我擦眼睛,我捏著拳頭,一拳打開了他的手,順勢一耳光煽在了他臉上。

他愣圈了,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問我怎麼打他,是不是家里發生什麼事了,我在對他發泄。

我說:「你有沒有要向我交代的事??」

他一臉的堅定,但眼神里閃爍著微微的愧疚,他又問我到底怎麼了,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我又問了他一遍,非常的兇,我說你真的沒有要向我承認的事?

他說他要承認什麼啊?薪水不是都交給了我嗎,他那里除了我給的每月一千的零用,沒有多餘的一分私房錢,那除了這個,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我徹底的爆發了,我一邊咬著牙,從枕頭下摸出來手機,翻出我拍的照片,重重的砸在他身上。

他撿起手機,看了手機上的照片,他頓時有點慌亂。

我質問他,你還有什麼話說。

他原本很慌,但慢慢鎮定,還用笑臉告訴我:「老婆,這照片誰發給你的?一看就是PS的,你是不是當真了?是不是就因為這事,一個人在被子里偷偷的哭了?」

「張江!」

我朝他咆哮,喊著他的名字,而不是老公。

從我跟他戀愛不久確定關係還有,我一直叫他老公,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還是用這樣的口氣。

他徹底的慌了,喊了我一聲老婆,卻欲言又止。

我忍著眼淚,我說,我他媽親自拍的這個照片,你到底是告訴我,我怎麼PS出來的?你還要不要看視頻?

激動的說完,我又把手機撿起來,翻出我拍的照片,重重的扔在了他臉上。

咚的一聲,可他沒有竟然沒有叫,像是都不疼。

我從床上爬起來,去客廳沙發上坐著,我氣得頭暈目眩的,不停的吸氣。

他前後三分鐘,從臥室里出來,站在我面前的時候,他額頭上被我用手機砸過我的地方已經腫了。

我難過。

我心痛。

他出軌了,如果那個人是他同事,或者是我不認識的人也好,可那個人是我親妹妹。

我從沒有想過,我如此信任的老公,曾經在所有親朋好友面前舉行婚禮儀式,宣誓,可此刻,他竟然跟我親愛的妹妹上了床,做了那樣齷蹉的事。

我不敢再想下去,我只要想到,他們可能很早就糾纏在一起,我的心便痛得沒辦法呼吸。

我只要想到上一次,我們還在客廳里行了夫妻之事,我在想,那天之前,他是不是也跟我妹妹做了這樣的事……

我無法想像……

惡心。

很惡心,我覺得我全身上下透著骯髒,我只要一想到下午他親吻我妹的畫面,心里疼得要暈過去。

他站在我面前,喊了我一聲老婆。

我說你別我叫我老婆,我們明天就去離婚。

他跪在地上跟我認錯,說他知道錯了,他對不起我,他是個混蛋,他使勁的煽打自己。

我覺得可笑,我從沙發上站起來,回到臥室,把他衣櫃里的衣服取下來,全部砸在他身上,我讓他滾。

他上來拉著我,他說能不能不要趕他走,他知道錯了,他不想離開我,不想跟我離婚。

我朝他嘶吼,我說:「從你越界,上了我妹的床碰我妹時,我們就無法再過下去了,我現在看著你這張臉,我就會想到你親她的畫面,想到你在她床上的畫面,想到你抱她的畫面!我甚至在想,你有沒有在我們之間做比較,是她的身材好,還是我的身材好!張江,你骯髒了你自己就算了,從此以後,別再來骯髒我!你滾得遠越好!」

第三章:心痛

說實話,我說這些話的時候,幾度哽咽,眼淚每次都流在眼角,又被我忍了回去。

有那麼一刻,我有種錯覺,我認為我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我在做夢而已。

他跪在了地板磚上,抱著我的腿,不停的說,「老婆,對不起,我錯了!你別生氣,萬一身體氣得不好了!我會難過!」

他說他愛的是我,他是一時糊塗才做了那樣的事,還說跟我在一起時間長了,所以沒有那麼多激 情了,才一時鬼迷心竅。

我覺得他說的話,讓我差點狂吐,我推開了他,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讓我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我把他從地上拖起來,拽到門口,我讓他滾,特別特別的兇,我還說,你滾得越遠越好,我一秒都不想看見你,你最好去死。

他站在門口哭了,他說如果我現在不想看到他,他可以走,但是他讓我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氣。

我他走進電梯那刻,我重重的關上門,趴在門上哭。

我一邊哭,一邊回到臥室,把衣服揉成一團,塞進箱子里。

我害怕呆在這個家里,我甚至懷疑,我的這張床,甚至我的沙發和廚房,他們是不是趁著我不在家的時候,已經被他們玷污過了。

我提著箱子,我給我媽發了一條微信,我說這幾天要跟我閨蜜出去旅遊,可能要十天半個月,這個周末,就不跟張江回去吃飯了。

我媽問我怎麼突然出去旅遊了,還是跟閨蜜,為什麼不是跟張江,問我怎麼回事,還說:「剛剛張江還給我打電話,在電話里哭,一個大男人怎麼會哭成這樣,你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還是你欺負他了?」

我說不知道他的,我暫時不想理他,我想出去走動走動,我需要想明白一些事。

我媽可能也從我的話里看到了問題,就繼續追問我:「璐璐,我發現你有點不對勁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告訴媽,媽給你做主!」

我說沒事,我旅遊回來再去找你。

我把手機關了機,塞進包包里,拖著行李箱,重重的關上門。

其實,關上門,我站在門口,望著這扇門,我的心里很痛,我在這個家里生活了這麼久,這里一直是我跟張江的愛巢,可現在,我多瞄一眼面前的門,心里就像磕了石頭一樣疼。

我見到我閨蜜的時候,我抱著她就是一陣嗷嗷大哭。

她問了我最近的情況,我跟她說了我妹和我老公的事情,我跟她坐在沙發上,我一邊訴說,一邊落淚,就像此刻一樣,我才給大家講訴時,就算事情已經過去了那麼久,我的心里還是像刺著刀片。

我閨蜜看我這麼傷心,揚言要提刀砍死我妹和我老公,罵他們豬狗不如。

這一夜,我閨蜜一直陪著我,包括睡覺,我一直失眠,我甚至很想張江,我特別想他,我想著想著,我開始哭,哭著哭著,我又開始在心里罵他和我妹。

第二天,我跟閨蜜AA制,報了三亞的跟團遊,還附帶藝術照的那種,拍藝術照,加自由行,一共十天九晚。

在三亞的第五個晚上,我終於開了手機,手機叮咚響了十幾下。

是他發來的簡訊,陸陸續續的,這幾天每天他都發了兩到三條,他說,老婆,我回家了,我買了幾盆你喜歡的多肉放在陽台上,他說他想我,想得每晚上睡不著,每次下意識的去抱旁邊,可每次,什麼都抱不到。

他還說,他每天下班後,坐在臥室的床邊,看著我們的婚紗照要發半個小時呆。

他還說,是他對不起這個家,是他對不起我。

還有一條信息是今天的,他說:「老婆,聽媽說,你去旅遊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在外面要注意安全,照顧好自己!」

我把信息看完,正準備關機,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張江打來的。

看著螢幕上顯示著的老公兩個字,我心一狠,沒有接,直接又關了機。

關機以後,我的心,還是很痛。

從談戀愛到結婚,我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個乖乖女,溫柔的那種,我以前從來沒掛過他的電話,他一打來,我第一時間接。

這一夜,我又失眠了,我在想,我不在,他會不會因為沒有女人,又去找我妹,他們會不會繼續糾纏在一起,我這樣離開,是不是在給他們製造機會。

我悄悄的起床到外面坐著,坐了一會兒,我閨蜜也打開燈起來了,她問我:「你是不是在想張江?既然想他,那咱們就早點回去吧!」

我搖了搖頭,嘴上死撐的說沒想那個賤人。

閨蜜切了一聲,說:「你就嘴硬吧!你好幾次偷偷哭,我都看到了!田璐,要我說的話,你如果還愛他,就把他從你妹手上搶回來,別再這麼磨磨唧唧的了!你出來這麼多天,你敢保證,張江沒去找你妹嗎?就算他不找你妹,又能保證,你妹不主動勾 引他嗎?」

我說即便我還愛他,這個婚也是必須要離的,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更何況,那個人還是我妹,即便我以後跟他和好了,可我心里已經有了陰影!假如,我們和好了,那以後,跟他在房事方面,我定然會想到我妹,我甚至會想到他跟我妹是怎麼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我無法想像那個骯髒的畫面,所以,等我回去,必須立刻馬上跟他離婚。

十天九晚後,我回到了省內,到家是晚上了。

一進門,我聞到了洗衣粉的味道,張江在廁所自己用手搓洗襯衣。

可能他自己也聽到了開門聲,連忙甩掉了手上的泡泡,走到我面前。

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天,我也沒有之前那麼激動了,我說:「你看你什麼時候抽個時間,我們去民政局把離婚證辦了!」

他過來抱我,我閃開,我很兇的瞪著他:「麻煩你離我遠點!」

張江無助的看著我:「老婆,我真的知道錯了,再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好嗎?」

我看著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我諷刺的說:「要不離婚也可以,那我也去找個男人上 床,你要是能接受我跟別的男人上 床,我就能接受你!你能嗎?」

張江臉上封鎖了一些,我又說:「既然,你都不能接受我跟別的男人上 床,你覺得我能接受你嗎?如果,出軌的是我,我跟你求原諒,跟你說我錯了,你會原諒我嗎?」

「……」

「張江?憑什麼男人就可以找了小三,厚著臉皮跟老婆道歉!難道在你們男人眼里,這只是小事?你以為一句道歉,一句你錯了,就一切都可以解決了,一切都能回到當初了,是嗎?而女人出軌,就是水性楊花,就是賤,就是綠茶婊?憑什麼?憑什麼男人可以找小三小四,女人就得遵守婦道,從一而終!」

他被我抵制得啞口無言。

他低下頭說:「老婆!」

我惡心的看著他,我說,你別叫我老婆,我們明天就去離婚!我必須要和你離婚!

他上來拉我的手臂,我使勁的想甩開他,可他鐵了心要拉住我,我沒掙過他。

他說想跟我好好談談,我忍著心里的難過,我說,那好,我們就好好談談。

我跟他坐在沙發上,他給我倒了一杯開水,他跟我說了跟我妹是怎麼接觸的。

我說我沒興趣知道你們是怎麼打情罵俏的,你直接告訴我,你們上了幾次床,有沒有戴T。

他說一次,就是我看到的那一次,在車里,戴了T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親口承認,我這段時間,一直想要努力壓抑在心底的痛,再一次翻江倒海的湧了出來。

第四章:兔子不吃窩邊草

原本告訴自己問清這事要鎮靜。

可此刻,我滿腦子閃爍著張江壓著我妹的齷蹉畫面,我恨不得把這兩個人千刀萬剮。

我鎮定不了,我知道,這件事必須解決。

我大口喘氣的跟張江說:「你馬上給我妹打電話,讓她立馬從學校滾回來!」

我端著水喝了口,聲音雖大,卻帶顫音。

我老公為難的低下頭,我看出弊端,我諷刺的問他:「怎麼?不敢打電話嗎?」

他不說話,我提高分貝,沖著他吼:「你敢做,不敢擔當嗎?你摸她,親她的時候,你怎麼沒有想過有現在?你覺得你認錯了,我是不是就該原諒你?」

「老婆!」

「你做夢吧!」

我的口氣一句比一句重,情緒一刻比一刻激動。

我站起來,拿出手機,離得張江遠遠的,我使勁的在通訊錄里翻找著我妹的電話,撥通了號碼響了三聲後傳來了忙音。

我又打,已經提示在通話中。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知道我知道他們的事了,還是張江提前給她通風報過信,她明擺著不願意接我電話。

我把手機砸在了沙發上,我瞪著張江:「你是不是讓她最近不要理我?你是想護著她,對嗎,張江?」

張江慌張的眼睛閃了閃,他說:「老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要打要罵要殺了我都可以!可我真的不想把事情鬧大了!我現在真的很後悔,如果時間能倒流的話,我一定不做對不起你的事!」

我呵呵了兩聲,我強 壓著心里想要砸東西的衝動,我說:「張江,你碰她的時候,你怎麼想過你的家里還有個老婆,你是結了婚的男人,而那個人,她是你的小姨子!你說你們只有一次,你把我當白癡嗎?你們一起去的雲南,那晚上,你敢對天發誓,你沒碰她嗎?你敢嗎?」

「……」

他不做聲,跟之前一樣,被我抵制到啞口無言。

我說你跟她開了幾次房,做了幾次,你自己心里清除,你還好意思跟我道歉,說對不起,請求原諒,我要是你,直接跳樓死。

我撿起沙發上的手機,立馬給我媽打電話。

張江看我越來越來真的架勢,他怕了,他上來拉我,可能猜到我接下來給誰打,他說能不能先不告訴媽。

我說不告訴媽可以啊,那你從樓上跳下去。

他沉默在原地。

我媽一般睡覺睡得早,她接電話的語氣都帶著倦意,可能是被我的電話吵醒了。

我直接在電話里開門見山的說:「媽,你現在打電話給小妹,我打她電話她不接!讓她回來!到我這里來,我有些事要問她!」

我媽問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小妹怎麼了?她這會兒在學校,恐怕已經睡了!事情很急嗎?」

我說:「十萬火急,你告訴小妹,我要找她,讓她給我回個電話。」

我媽說好,她掛了電話後,立馬給我妹打了電話,前後三分鐘,我妹給我打過來了。

她喊了我一聲姐,我說你別叫我姐。

她在電話那邊停頓了一會兒,跟我裝純的說:「媽打電話來跟我說你找我有事啊?還讓我給你快點回個電話,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呵呵了兩聲,我說:「你難道猜測不出來,我到底要跟你說什麼事嗎?」

我妹依舊在那裝模做樣的說:「姐,我真的不知道啊!再說,現在都這麼晚了,你跟姐夫早點睡吧!」

我又呵呵呵了幾聲:「你怎麼好意思提你姐夫,你在你姐夫身下嗯嗯啊啊的時候,是不是這麼淡定?」

我的話充滿了諷刺,一旁的張江,有一眼沒一眼的朝我使,我認為他這是在維護我妹,難道你們沒覺得嗎?我還沒有把我妹怎麼樣呢,他就開始護著了。

「姐,你在說什麼呢?這種玩笑可不能隨便亂開啊!」

我妹的語氣明擺慌了,我直接跟她擺明的說:「你姐夫都已經告訴我了,你覺得我現在有心思跟你開玩笑嗎?」

她沉默了一會兒,我又繼續說:「田欣,我不管你這會兒用什麼辦法,哪怕是告訴老師你要死了,還是得絕症了,你立刻給我滾回來!」

「姐,現在都這麼晚了,我知道錯了,我是一時糊塗,所以偷嘗了禁果,我對不起你!」

我妹,她是帶著哭腔跟我說的,還求我這件事不要跟告訴爸媽,她說她只是一時衝動。

我逼著她回來,她說請不到假,我說你要是現在不滾回來,我就立馬打電話告訴爸媽,我說你學校離市區不遠,你打的回來。

我妹敲我家的時候,已是一個多小時後,這段時間,張江在安撫我的情緒,他說他不想把事情鬧大,他現在剛剛升值為這邊分區的副總,他讓我饒了他,哪怕他現在就答應我離婚,房子和存款包括車子,都歸我。

我說我不能就這麼便宜了你們。

我拉開門,我妹今天的打扮,猶如往常,帆布鞋,加牛仔褲,上身一件寬鬆的衛衣,比起上次她跟我老公車Z,真的差遠了。

但從我妹進來那刻,我才明白自己輸在哪里。

到底是我妹年輕啊,才20歲,才上大專二年級,白白的皮膚,不用擦任何化妝品。

她剛開始在門口不肯進來,我把她拽到沙發上,我坐的中間,張江在我右手邊。

我趁他們不注意,下意識的揣著我口袋里的手機,手機上被我開著錄音,就在我妹給我開門的時候。

我問了我妹,她到底跟張江上了幾次床,剛開始她不願意說,我就拿爸媽的名義威脅她,她才吞吐告訴我一共六次。

「張江,你不說只有一次嗎?」

我死死的瞪著張江,他低頭不吭聲。

我妹開始哭,她說她對不起我,她從今以後沒臉再當我妹。

我說:「田欣,從小,你就很喜歡跟我搶東西,小的時候,我喜歡吃土豆,你也喜歡吃土豆。我喜歡白裙子,你也喜歡白裙子。到頭來,連我的男人,你都要睡!你睡了以後,感覺怎麼樣?好睡嗎?」

「……」

她不做聲,死死的低著頭,我朝著她吼,我說你倒是說啊,好不好睡。

她只顧哭,我心想,你睡都睡了,怎麼還意思哭。

我想了想,站起來,我把我妹和張江一並拉起來:「兔子都不吃窩邊草,我們現在就回媽家里!這件事必須要告訴父母!我要問問爸媽,他們怎麼看!」

我妹大驚失色,抽搐的看著我:「姐,你不是說不告訴爸媽的嗎?」

我忍著心里的痛,我心想,你怎麼還有臉跟我提條件。

「別告訴爸媽?意思是我就這樣任由你們二人把我當成白癡嗎?」

「……」

「你們既然敢做,現在就該承受後果!還有田欣,你今天回去也得回去,不回去也得回去,你是希望這件事讓父母知道,還是讓你學校的同學知道,你自己選!」

她嗷嗷大哭以後,選擇了回家。

回到娘家的時候,已大半夜。

我拿鑰匙打開大門,敲我媽的臥房門時,我媽還驚了一跳。

我爸和我媽都披著外套,揉著眼睛的來到客廳,嚷嚷的抱怨,說什麼事不能白天說,非要大半夜把人折騰起來。

我側身靠在我媽的臥房門口,環著手,我呵呵兩聲,我跟我爸說:「你的寶貝小女兒跟你的女婿,瞞著我偷人,五一剛去了雲南旅遊!這是錄音,你聽完了,我再給你看視頻!」

我爸本來要點煙,他聽我這麼一說,手上拿著的打火機都擦點沒捏穩,他看了看張江,又看了看我妹,擱下手上的煙和打火機,撿起我的手機,點開了錄音。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