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i Slimane會再次成為救世主嗎?


即將到來的9月,設計師Hedi Slimane(發音為「e-di sleem-ahn」)將作為Céline的創意總監首次亮相,這會是下個月時裝界期待的一件大事。


18年前,Chanel的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決定減肥。「我沒有健康問題,」他說,「但我突然想穿上Hedi Slimane設計的衣服。」Lagerfeld先生減掉了90磅體重,如願以償將自己塞進Hedi Slimane為Dior Homme設計的修身西裝里,此後再也沒有胖回去。

這段往事廣為流傳,原因之一是人們喜歡據此得出結論:這是Hedi Slimane激發消費欲望的能力的象徵。Hedi Slimane也有煽動爭議的天賦。作為時尚界最有分裂性的人物之一,崇拜和貶低他的人分成兩派,吵個不停。

尤其是當Céline宣布他將接任Phoebe Philo擔任Céline創意總監之後。

一向以簡約設計著稱,並引領Céline重新崛起的設計師Phoebe Philo的女性白領粉絲們哀聲一片,她們普遍認為Hedi Slimane會毀掉Céline的簡約優雅,但親Slimane派系則認為,大神終於回歸!他們期待他會帶來真正的革命,這其中也包括塞爾福里奇百貨公司這種第一階梯的奢侈品零售管道商們。

Hedi Slimane 1968年出生在巴黎,早年間在盧浮宮學習藝術史,16歲時開始自己設計衣服,並在一個裁縫店當學徒。在他職業生涯的早期,他曾經在世界報實習過一段時間,本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名記者,但後來還是選擇了做一名時裝設計師。90年代末期,他曾在Yves Saint Laurent工作過一段時間,當他開始逐漸展現才華並被Jil Sander看中邀請他擔任創意總監一職時,他離開了YSL,但是沒去Jil Sander,而是接受了Dior的邀請,成為了Dior男裝的創始設計師。

Dior Homme 2001 FW

作為21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Hedi Slimane在他26年的職業生涯中創造了眾多革命性創舉,比如他的超緊身剪裁不僅造就了Dior Homme,同時也永久性地改變了男裝的廓形。

Dior Homme 2005 SS

他重新定義了Yves Saint Laurent,使之成為可穿性極強的巴黎搖滾風格的首選品牌,並在短短四年內將這個老牌時裝屋的年收入從4億美元提升為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品牌。

這也是為什麼LVMH集團聘請他擔任Céline創意總監的原因。在商業上,Hedi Slimane 可能是一個賭註,但他也是最有可能將Céline的年收入翻倍到接近20億美元的人選。所以說,真正期盼Hedi Slimane作為救世主回歸的是時尚行業,而不是漠不關心的消費者,畢竟,能在商業上取得驚人成績的設計師掰著手指頭數也沒幾個。

與那些擁抱社交媒體的網紅設計師不同,Hedi Slimane特別回避媒體,不喜歡接受採訪,即使在Instagram時代也仍然罕見地保留著自己的隱私,他自己主動更新的只有他的攝影作品。但是,在如今這個時代,有爭議就有吸睛能力,Hedi Slimane的段位之高就表現在,他本人甚至都不需要借助社交媒體就能引發爭議。如果要進一步看明白Hedi Slimane,你需要了解以下幾個關於Hedi Slimane的事實。

他「發明」了緊身牛仔褲

Hedi Slimane自2000年起擔任Dior Homme創意總監(2000-2007),他的纖細剪裁帶來男裝革命,這一點基本無爭議。大概也就是在2000年起,由Hedi Slimane帶起的Slim Jeans開始橫掃街頭,如果你回憶一下緊身牛仔褲統治了你的衣櫥多久,就不難理解Hedi Slimane的影響力之巨。這種修身剪裁源於他對搖滾樂的頹廢美學發自內心的熱愛。本來是種非主流,他卻把它發展成為了主流風格。

他深受搖滾樂的影響

很多時裝設計師都熱愛音樂,但沒有哪位一線設計師像Hedi Slimane這樣和音樂產生如此強的關聯。作為一個熱情的音樂迷,Hedi Slimane對像David Bowie這種難辨雌雄的音樂藝術家極其崇拜。2015年他罕見地接受了雅虎的採訪,並首次吐露David Bowie的《薄白公爵》(The Thin White Duke)角色對他的影響 :

「這幾乎是我所做的一切設計的起源,一個男孩或一個女孩,具有相同的輪廓。」

David Bowie [the thin wihte duck] 1976

2002年,Hedi Slimane贏得了時裝設計界的奧斯卡獎 CFDA時裝獎,成為CFDA史上第一位獲得此殊榮的男裝設計師。當時還在世的 David Bowie 親自為Hedi Slimane頒了獎。

他對音樂的癡迷還表現在他為The Libertines,Sonic Youth,Daft Punk,Franz Ferdinand和The Kills等搖滾樂隊團體,以及Mick Jagger,Jack White,Beck等搖滾明星們設計舞台服裝。

他同樣也喜歡啟用那些消瘦、憔悴、帶點病態的頹廢但才華橫溢的獨立搖滾音樂人擔當模特。在重振Yves Saint Laurent時期,他顛覆性將品牌與搖滾風格強行關聯,此舉為YSL帶來了創紀錄的銷售額,並且在他離任之後,這種風格仍在延續。

Saint Laurent Paris 2015 FW

「自從我還是個孩子以來,我的一生都圍繞著音樂。經常在聽一首歌時,我的時裝系列的想法就形成了。「 – Hedi Slimane

他是一位出色的攝影師

Hedi Slimane的第一個創作追求是攝影,他從11歲開始拍攝,還學會了自己沖印照片,他的攝影習慣一直持續至今。在第一次離開YSL以後,Hedi Slimane立刻搬去柏林。2003年,他在柏林出版了一本黑白攝影作品集,記錄了他對德國柏林場景的探索。

在柏林之後,他又搬到倫敦去捕捉00年代中期的獨立搖滾精神。2005年他發布了「倫敦邪教的誕生」攝影作品集,記錄了當時還沒那麼知名的英國搖滾明星Pete Doherty(the Libertines的主唱)的日常生活。

PeteDoherty象徵著新一代倫敦朋克搖滾的崛起

2007年,他揮別Dior後,定居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從此正式轉行做攝影師。加州成為他新的攝影靈感之地。他拍攝音樂人,沖浪者,滑板愛好者和許多藝術家,多次操辦不同的藝術展。

他自己的Instagram帳號專門用於更新這些精彩的黑白影像。你也可以在他的官網www.hedislimane.com上查看他的攝影作品,這個被稱為Hedi Slimane日記的項目收錄了他自2006年起到今天的全部攝影作品,總共5000多頁。

這些影像毫無疑問對時尚品牌來說具有強大的吸引力,但是也有時尚評論家對此不屑一顧,認為這是舊時代的Hedi。(Hedi Slimane和時尚評論家們的關係一直都不太好)

他提升了洛杉磯在時尚版圖中的地位

當了5年專職攝影師後,2012年,Hedi Slimane又回歸了設計師身份,出任Yves Saint Laurent的品牌創意總監。 他從品牌名稱中刪除了「Yves」並啟用了新標識,這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很多品牌忠實用戶極力反對,行業內有相當一部分人對此也頗有微詞,甚至感到痛心疾首,認為這是對已故的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的褻瀆。

但這並不是Hedi Slimane 回歸後所引發的最有爭議事件,更為爭議的事是,HediSlimane將這個老牌巴黎時裝屋品牌總部連根拔起,從巴黎搬到到洛杉磯。要知道在大多數傳統的歐洲時裝品牌眼里,美國,加州,洛杉磯,這幾個詞不論是分開還是組合在一起都不太行,尤其是和巴黎悠久的時裝歷史文化相比,他們沒有直接說出來的詞是「不體面」。不出意料,這種破壞性的變化同樣也為Hedi Slimane引來強烈質疑。但是Hedi Slimane認為這是行業內對加州文化居高臨下的態度,他沒有直接說出來的詞是「勢利眼」

「出於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我決定在洛杉磯做設計,這里有一種騷動,我相信加州在流行文化,音樂和藝術方面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且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這一點顯而易見。為什麼不從這里進行設計並定義加州的美學呢?。」——Hedi Slimane

在許多方面,洛杉磯具備吸引Hedi Slimane的一切魅力:年輕,頹廢,並且本質上與音樂有關。

他脾氣火爆,同時也是一位控制狂

盡管Hedi Slimane有很多狂熱的粉絲,並且在商業上取得了成功,但他並不總是在哪都受歡迎。一些時尚記者將他的作品視為衍生品,特別是紐約時報的時尚評論家Cathy Horyn。這位評論家曾拋出一個觀點:沒有Raf Simons,就沒有Hedi Slimane。隨後,Cathy Horyn再也沒有被邀請參加Saint Laurent的時裝秀。當然通常情況下,許多設計師如果受到類似這樣的批評,普遍會採取這種辦法以示不滿,但Hedi Slimane做了更多,他在他的Twitter頁面上發布了一個回應,直接怒斥Cathy Horyn是「行業霸凌者,也是一個行走著的滑稽演員。」

像Hedi Slimane這樣懟時尚評論家懟到這個份兒上的設計師是十分少見的。而暴脾氣之上,是Hedi Slimane 的控制狂名聲。曾經與他一起工作過的知情人士表示:Hedi 是說一不二的,如果他要你改2毫米,他的意思就是2毫米,不是3毫米。據評論界分析,當初Hedi Slimane對Saint Laurent不滿的一大原因是他對該品牌的授權產品沒有足夠的控制權。2014年,當YSL新款香水Black Opium以閃亮的黑色瓶子開始上架銷售時,Hedi Slimane讓品牌發表聲明說 「Hedi Slimane在這款香水的市場推出和藝術元素的選擇方面沒有給出任何創意指導,或者圖像的定義」。

遭到Hedi Slimane 鄙視的YSL香水廣告

這份聲明的背後,不難想像Hedi Slimane對這種不符合他審美的品牌形象痛恨到了什麼程度。

實際上,設計師對品牌塑造擁有絕對控制權這股風潮,還是Hedi Slimane帶起來的,他的強勢控制同樣也為YSL帶來了豐厚的回報,以至於後來的Gucci,Givenchy,Balenciaga等品牌紛紛乖乖的將品牌重塑任務全權交給設計師做決定,從這一點上,他們應該感謝Hedi Slimane。

2016年4月,Hedi Slimane卸任了Yves Saint Laurent的創意總監一職,隨後便起訴了YSL母公司開雲集團。原因是開雲為他簽署的競業禁止條款僅支付了66.7萬歐元,而不是合同中約定的1000萬歐元。在再次轉行做攝影師的兩年後,今年四月,他贏了這場官司,老東家默默給他補上了800萬歐元。不過在這場官司判決之前,Hedi Slimane就已經宣布了回歸時尚界,擔任隸屬於LVMH集團旗下的Céline品牌創意總監,全面掌控該品牌設計與品牌塑造有關的一切。新的計劃包括女裝,香水,配飾,皮具以及Céline從未有過的男裝。

上個月,Hedi Slimane在他本人最喜歡的夜店之一,巴黎的Le Palace俱樂部舉辦了他50歲的生日派對。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這家俱樂部曾是法國最前衛的夜生活代表之地。派對之後他在網上更新了一系列全新黑白攝影作品,仍然是大家熟悉的搖滾音樂和鮮明的黑白對比。

這份審美被評論界一致認為可能是Céline全新風格的一部分。從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再到如今的Céline,也許現在的Hedi Slimane已經準備好對於街頭風格大行其道的時尚系統進行一番新的整改了。

9月份尚未到來,Céline的未來就像Hedi Slimane本人一樣,有一個尚未完全揭開的神秘面紗。

好想知道Kanye West對此有什麼看法。

FIN

撰文:Zooey

☟這里也許有你感興趣的內容(點擊圖片查看)☟

以音樂為「原點」創作的男裝品牌,真的快要滅絕了嗎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