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花:商業的本質是保有生活的意義。王育琨則認為……

商業的根本:還原人性

生活者比消費者前進了,但還不夠

在「第28屆世界哲學論壇——中國商業哲學論壇」上,陳春花教授一掃酸腐氣和過時的框架,把商業哲學回歸了生活的源頭,贏得了滿堂彩。她說:

「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地回歸生活本身,我們才可以真的理解什麼叫做‘生意’。我一直強調一個根本性的東西,人在生活當中,不是消費者,而應該是一個生活者」。

「人的生活是建立在技術、科學、藝術和宗教之上的。如果人類的生活是源於這一系列事物,商業是其中一個載體的話,那我希望商業包含於我們在技術推動空間、科學推動認知、藝術推動美感、宗教推動追求和信仰之間」。

花姐的演講,沒有空泛的套話和概念,而是訴諸人的感覺,直抵她確認的商業根本。花姐這幾年一直在強調商業的根本是回歸生活本身,人在生活當中,不是「消費者」,而應該是一個「生活者」。

但是,僅僅是「生活者」,還承載不了商業的根本。消費者和生活者只是一端。另一端是充滿內心激情的造物者和建構者。商業只有概括兩個層面,才可以從整體哲學上呈現商業的本質。

創造者和建構者也是商業本尊

巴菲特平實中的深度

在最近的美中投資者論壇上,華倫·巴菲特談到了中國如何「釋放其人民的潛力」。

(福布斯報導截圖)

巴菲特說:「他們在過去五六十年間所成就的一切簡直是個經濟奇跡。我從來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但事實是,中國人和我們一樣聰明,他們像我們一樣辛勤工作,他們從較低的基數發展經濟,按百分比算,很長一段時間都會以高於我們的速度發展經濟。他們的經濟注定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就像我們一樣。」

巴菲特從更寬泛的視角透視商業。他在「消費者」、「生活者」之外,更看到了人類的奇跡和潛能,看到了造物者和建構者內在的潛能的綻放。

偉大的和深遠的奮鬥,等待著人們的靈魂。造物者們聽到從靈魂深處生發的懾人心魄的聲音:要敢想敢幹,要走向孤獨,要有獨特性,要有堅決性。堅決離開「一般」,才可以看得見自己的未來,才看得見人類的未來。盡情綻放人的潛能,來創造人類的美好生活。這事想想就讓人激動不已!

喬布斯悟道

洞見生命的價值

喬布斯在19歲的印度之行,所期望的神性大師沒有給他有益的啟迪。反而是在靠近珠穆朗瑪峰的一個村子里打坐時,在思考自己生命歸處的時候,猛然想起了發明家愛迪生。愛迪生沒有著書立說留下傳世經典,而是透過一個又一個的發明,深深改變了人類的命運。

喬布斯一下子洞見了自己生命的價值:通過創造物質產品,改變人類社會,傳承自己的價值。

於是,回國後他與沃茲一起創立了蘋果,生產出第一台個人電腦,其後又有了不斷升級的蘋果電腦和 iPod、iPhone、iTones等系列。從根本上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喬布斯創立的蘋果公司,市值已經超過萬億美元,是世界第一市值的公司。

貝佐斯追隨內心的激情

善良比聰明更重要

他本來是科學家,卻一心琢磨技術的商業開發。卻總感到技術沒有被充分發揮出來用在恰當的地方。

「16年前,我萌生了創辦亞馬遜的想法。創建涵蓋幾百萬種書籍的網上書店的想法令我興奮異常,因為這個東西在物理世界里根本無法存在。那時我剛剛30歲,結婚才一年。我告訴妻子MacKenzie想辭去工作,然後去做這件瘋狂的事情,很可能會失敗。MacKenzie支持我追隨內心的熱情。在深思熟慮之後,我選擇了那條不安全的道路,去追隨我內心的熱情。我為那個決定感到驕傲。」。

在創業沉默期,他耐得住寂寞,集結了10億美金投資在看不見明天的網上購物體驗的研發上。在秒秒鐘變化的互聯網時代,他卻把戰略建立在不變的事物上,即建立在客戶極致的購物體驗上。

他相信「有兩種類型的公司,一種是為提高價格而工作的公司,一種是為降低價格而工作的公司。我們將成為第二種」。正因為他把性價比作為追求的標靶,亞馬遜以無假貨的方式直接獲得了用戶的歡心。因為他一直牢記這祝福的教導:「善良比聰明更重要。」

「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天賦得來很容易——畢竟它們與生俱來。而選擇則頗為不易。如果一不小心,你可能被天賦所誘惑,這可能會損害到你做出的選擇」。

「你們的聰明才智必定會派上用場,因為你們將在一片充滿奇跡的土地上行進。我們人類,盡管跬步前行,卻終將令自己大吃一驚。作為文明人,我們會擁有很多天賦,就像是坐在我面前的你們,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擁有許多獨特的天賦」。

但是如何選擇,「善良比聰明更重要」。貝佐斯牢記祖父的教誨。

根據2018年公布的福布斯全球首富排行榜數據顯示,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超越比爾·蓋茨,當選全球首富,他持有16.4%的亞馬遜股份,身價為1500億美元。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傳奇的人物,卻表示:「我做的最性感的事情,是每天在家幫老婆洗碗。」

任正非的商業哲學

做企業就是磨好豆腐給媽吃

任正非說:「做企業就是磨好豆腐給媽吃」。這不經意的一句大白話,深刻反應了商業哲學的根本:

商業不再是簡單銷售產品給消費者,而是磨好豆腐給媽吃!天底下的用戶都是媽媽,我們要帶著對媽媽的愛、敬畏和鄭重去磨豆腐,要磨出最好的豆腐給生我們養我們的媽媽。

這是最究竟的商業哲學。他不僅僅兼顧了「消費者」和「生活者」與「造物者」和「建構者」,而且還把他們用「大愛」連接在了一起。沒有「愛」和「利他」的字眼,卻把愛和「利他」放在了無以倫比的高地和實在處。一句大白話說出他人用一本書才能說清楚的和用一本書還說不清楚究竟真理。

為了磨出最好的豆腐給媽吃,華為雖然是貿易起家,但是一有錢任正非就投資搞技術研發。以至於同時創業的人耗不住了,紛紛退股把公司甩給了任正非一個人。他依然不改初心,在核心技術研發上越走越深。到去年底,華為投資研發的資金已達4000多億元。

任正非進一步規劃,華為從今年開始每年投資200億美元從事科學技術探索,而其中的20-30%,不是投資可預見的技術和產品,而是投資未來科學前沿的研究。他們在仰望星空,渴望著支持科學家把暗物質暗能量開發出來造福人類。而華為的資助沒有任何附加條件,更不占有科學家的發明和專利。

提出「磨好豆腐給媽吃」的任正非,對母親有著深深的情感,以至於要把自己所從事的企業使命,跟媽媽連接起來。把天底下的用戶當成了媽媽,就與所有用戶連接在了一起。這就是萬物一體之真善美,這就是命運共同體的深層建構。

任正非還提出了灰度哲學。他說:

「一個主管人重要的素質是方向、節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適的灰度。堅定不移的正確方向來自灰度、妥協與寬容。一個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產生的,是從灰度中脫穎而出,方向是隨時間與空間而變的,它常常又會變得不清晰。並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

敬畏每一個人的無窮性,敬畏每一個當下的無窮性,敬畏事物曇花一現的本質。一切回到當下,回到答案永遠在現場。每個當下都是兩個端點的磨合平衡。沒有僵死的是非善惡,一切都在轉化中,一切都在變異中。反者道動,造物者最重要的是執兩用中,扣其兩端而執其中,把握住每個當下的動態平衡。

科學技術的進步,人類文明日新月異地發展,突出了人作為造物者和建構者的商業本尊位置。商業而本質是創造和建構。在「消費者」和「生活者」的另一端,還有造物者和建構者。兩者統一,就賦予了商業力的線條和造物者的本色。

附文:

陳春花世界哲學大會演講:

生意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無論從任何角度談商業哲學,最終我們必須回到它的本源上去。這個本源就是——保有生活的意義。

我們從「一帶一路」、「絲綢之路」講起。

我自己到敦煌多次。來到敦煌,你會發現商業之所以可以千年延續下來,都是源於人們對美好生活的一段向往,是對絲綢的那一種感覺。這種感覺,恰恰讓我們能看到商業得以持續的根本原因。

01

商業在說什麼?

商業在說我們對於未知的探索,對於過去時光的記憶,對於人類感性行為的呼應。如果我們商業不能跟人類感性行為做出呼應,如果商業離生活太遠,它就已經沒有存在的理由了。

我本人是研究企業的,而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研究大型企業。我發現這些大型企業都因為這六個詞(遠見、野心、決心、執著、活力、創新)被人們記住——但是我不認為這是它們成為大型企業的原因。它們能夠成為大型企業的真正原因在於:它們能夠真正理解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能夠真正理解人們對生活向往的價值;更重要的是,無論是遠距離,還是近距離,它們都在分享價值。

所以,你今天看到幾百年來,很多企業家之所能取得商業的成功,關鍵是因為大家回歸到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品質的追求。

按照這個邏輯去看,尤其是在今天,在一個物質特別豐富的生活里,我們真正要關注的不是物質本身,而應該是回歸生活本身。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地回歸生活本身,我們才可以真的理解什麼叫做「生意」。

02

生意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我們商人常說的一句話是「在商言商」,我們生意人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們如何做生意」,我們的確要很好地去理解生意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在過去100年的管理和工業歷史中,我們談論生意,往往是談論如何擁有更多的東西,更多、更好是我們很多人的追求,我們可能更關注大量的生產和大量的消費。但是隨著商業的回歸,我們懂得了一個更重要的道理,就是我們要做到什麼樣的生活,我們怎麼樣才能夠真的理解「理性價值」,也就是「這樣就好」的理性價值。而且,我們還應該告訴自己,大量生產和大量消費不是最重要的商業邏輯,最重要的商業邏輯應該回歸到可持續性。

如果從生意的核心去理解,就會看到:技術,並不是技術本身;技術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為人類創造出一個更好的生活空間。如果把技術和人類的生活空間做一個組合,我們可以理解技術的目的——釋放人的生活,釋放人本身,釋放人回歸到人類自己的命運和追求當中來。

按照這樣的邏輯去理解時,我們才可以真正理解商業本身的價值,我們才能夠回到我們的「道」上,或者回到我們的價值意義上。

所以,我一直強調一個根本性的東西,人在生活當中,不是消費者,而應該是一個生活者。我們大部分情況下,沒有很好地理解商業跟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我們沒有很好地理解商業跟人之間的關係。如果整個商業邏輯不沿著人本身的價值去追求,那麼這個商業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我們今天在談中國的商業哲學,在改革開放40年後世界哲學大會於中國召開、討論中國傳統文化、問自心、致良知的時候,我們還應該根本性地回到「人」這個問題上。當我們回到人的根本性上,當我們理解它是一個生活者,而不是一個消費者的時候,我們才能真正地理解,為什麼這些(美好的事物)能夠存在下來,並被更多人來追求?

03

文化的載體是產品

我非常喜歡宋瓷,宋代也被西方人譽為「中國繪畫和陶瓷的偉大時期」。宋瓷之所以被譽為這麼高的藝術成就,是因為它的簡潔、單色、純粹、安靜。

我自己一直很希望中國的茶葉可以成為世界人人可以享受的最美好的產品。我曾經花很多的時間想陪同一個茶葉企業能夠走向世界,可是到今天這個夢想都無法得以做到。根本原因是什麼?為什麼立頓紅茶——我們認為不是茶的一個茶產品,竟然可以走向全世界?文化的載體是產品。如果你想讓全世界人知道中國,你就必須要有中國的產品,讓世界人可以消費。

我們的古代文明之所以走向全世界:第一,因為有人,老子、孔子;第二,因為我們有茶葉、絲綢、陶瓷、文房四寶。

任何文化都是基於載體才被觸摸的。所以,立頓紅茶說了一句話「下午4點,因茶而停」以傳播一種生活方式。那中國的茶以什麼去傳播生活方式?

我們都知道日本的料理也是走向全世界的,我也非常希望粵菜中餐走向全世界,非常希望有一個中華料理能夠讓全世界感受。但是,我們為什麼不能做到呢?(日本料理)內涵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大家看一個好的日本料理,只需要「一個恰當的比例」,就是醬油跟配料之間的比例。

回歸商業本質,就必須回歸到人的生活,這個生活的載體到底是什麼?我相信中國的飲食文化一定是足夠豐富的,為什麼它不可以承載我們走向全世界?

哈根達斯,一個小小的雪糕,它給過我美好的記憶,因為我的媽媽跟我之間有一個關於哈根達斯的故事。她並不知道這個品牌說什麼,她只知道廣告上說:如果你愛你的媽媽,請讓在她水邊住,請帶她去吃哈根達斯。

她就跑來問我,你可不可以帶我去吃哈根達斯?她知道住水邊的房子太貴,她不想讓我破費,她覺得吃的東西應該沒有問題。我說,好,我很愛你,我帶你去。母親節那天,我們兩個跑到哈根達斯店,她一看愣住了,原來是吃冰棍。吃完之後,她問我花了多少錢?我說花了380塊錢。「哎呦」,她說,「太貴了,以後我們再也不吃了。」從此之後,我們兩個再也沒有吃過哈根達斯。我以前在小區里面沒什麼老人家跟我打招呼,自從這個吃哈根達斯事件之後,很多老人家都跟我打招呼,說「你真的很愛你媽媽」。我說,為什麼?她說,因為你說你帶她去吃哈根達斯。因為我媽媽跟所有人講哈根達斯的時候,那些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都沒吃過。

這是一個品牌的內在價值,我們做的如何?我們是否因為某個產品感到好和溫暖?

無印良品現在已經跨界做非常多的東西。我也有幸一次在現場聽他的創始人在介紹無印良品對簡潔、對品質的要求。他為了拍一個廣告的封面,為了等天地一線間的那一條線,他等了很久。很多人都告訴他足夠了,他還是繼續去等。我想問問各位,我們能否如此去傳遞自己的理念和品質?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品牌(同仁堂),它今天已經開始走向世界,無論我們怎麼講它的傳統和過去,我們都知道它今天在與時俱進地地回答一個問題,那就是:它的核心價值如何被更多人接受(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

04

商業是交心的過程

我展示這一系列的品牌,只是想告訴各位,商業最重要的是產品,但是我們用產品跟別人交換什麼?並不是價格、並不是貿易、並不是我們之間的博弈,它應該是一個交心的過程。

從致良知、從心學、從中國傳統文化,我希望得到的不是傳統,而是價值。這個價值是你內心真正的觸動,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你應該將心比心。產品是一個「贈物」的過程,我們不是賣一個東西給別人,我們應該把愛、驚喜和可靠交給別人。這才是商業真正內在本質的部分,這也是我們從事商業所應該回歸的部分。

所以,商業的整個價值就必須回到它的價值觀和基本假設上,如果它不能回到價值觀和基本假設上,我們就無法討論商業的概念。我受沙因的文化三層次結構理論影響,認為文化的載體是產品和人。

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內在的基本假設,這個基本假設是不是可以真正地統領商業的整個過程。德魯克在討論真正有效的經營管理的時候提出:你必須回答三個假設(組織環境的假設、組織特殊使命的假設、完成組織特殊使命所需的核心能力的假設),這種假設必須回歸到商業本身的追求。

做經營也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困難,只需要回到最基本的四個元素(顧客價值、合理且有競爭力的成本、有效的規模、深具人性關懷的盈利),這四個元素最終的盈利必須來源於對人性的關懷。如果你的盈利不能對人性有關懷,那麼這個盈利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因此,從商業的本質上來講,你應該提供的是生活方案,而不是消費產品。你應該為整個生活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案。我們之所以認為商業是永續的,就是因為生活本身是不會停的,個體可以停,或者一組人可以停,但人類的整個生活不會停。當生活不會停的時候,商業就得以永續,只要你提供的是解決生活問題的方案。

05

商業的未來:融合生活、驅動人類進步

我們未來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對「未來」這一概念,也有人不斷地問我說你怎麼判斷?我認為,未來對於商業來講,融合生活、驅動人類進步一定會是下一個篇章。按照這樣一個方向來判斷未來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去了解商業本身具有的特殊性。從世界創造變化的角度來看,商業是人類最具彈性、最具重復性、最為有效的一個機制。

商業本身是在承載文明。回歸商業本質,那就是商業應該跟生活組合在一起。當你能夠真正把商業跟生活組合在一起的時候,你才可以去真正建立商業本身內在的驅動力量。

我是做教育出身的,我深受懷特海的《教育的目的》這本書的影響。在這本書里他談到,人的生活是建立在技術、科學、藝術和宗教之上的。如果人類的生活是源於這一系列事物,商業是其中一個載體的話,那我希望商業包含於我們在技術推動空間、科學推動認知、藝術推動美感、宗教推動追求和信仰之間。

我們怎麼去做載體,共同地去體會它?我們在哲學上的追求,也是人性自身的回歸,我們如果不把它講得那麼過、那麼遠,那麼哲學就在你生活的每一個日常當中,它也承載在你對每一個產品的認知當中。

福山在他的論著《信任:社會美德與創造經濟繁榮》中說,「忽略文化因素的生意人,只有失敗一途」。我自己前兩天在跟海爾張瑞敏共同參加的一個論壇上討論互聯網免費的時候,也談到:商業中最大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對此,我們都認為:最大的價值就是誠信。

在誠信這個邏輯當中,我們最重要的關注就是中國文化中「誠」的概念所展現出來的一切,也是對商業理解當中我們保有生活意義那個最根本的部分,就是誠信的來源。

預約老師、商務合作請聯繫我們。

聯繫人:專家匯班主任

手機:15321890239

微信:zhuanjiahui001

點擊下方「標題」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

再見鐵飯碗!又一行業被顛覆!中國建設銀行正式宣布……

海底撈董事長:我做那麼多親情化舉動,卻輸給一個吧台小姑娘

90歲褚時健罕見反思:活著是為了什麼?

小米上市幕後最大贏家:深度思考,比勤奮工作更重要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