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湊合著過的婚姻,後來都怎樣了?

-01-

婚姻,能不能湊合過?

「什麼,婚姻還要湊合過?」

「我寧願不要!」

用直覺,這是一個不用想的問題。

那什麼是婚姻呢?看看精神分析前輩吳和鳴老師的解讀:

神父:你願意嫁給他,深入虎穴,成為他媽他姐的替身,接受他二十八年累積的憤怒嗎?

她:我願意。

神父:你願意娶她,把你家變成主戰場,成為她爸她哥的替身,接受她二十六年累積的幻想、嫉妒和仇恨嗎?

他:我願意。

神父:現在我宣布,你們正式結仇!

原來不是千萬年修來的同床共枕,而是上輩子結了仇,這輩子才做夫妻,讓兩個人有更多機會愛恨廝殺,爭取早日和解。

對於婚姻,幾乎每個人都是後知後覺的,合著手許著願,帶著美好的幻想,頭也不回地上了婚姻這賊船。

只是,後來才發現:一句我願意的背後,不是生老病死,而是對自己本質上難以接受部分的妥協。

上了婚姻這賊船,只有三個可能:

不妥協的人,很快就跳船逃生了,但水里泡太久,又可能稀里糊塗上另一賊船;

妥協太多的人,還沒等真廝殺起來,已經把自個兒弄得遍體鱗傷,所以進退兩難,只能先療好自己的傷;

只有能妥協又敢於不妥協的人,才會在這賊船上進退自如。

用愛做武器,用妥協做盾牌,跟那個結了仇的另一半組成攻守同盟,對外共同打海盜,對內不時廝殺幾個回合。

可以這麼說,有妥協,有湊合,才有長久的婚姻。

婚姻的存續無非三種形式:你願意湊合,對方不湊合;你不願湊合,對方來湊合;兩個人一起湊合。

所以,只要且必須有一個人願意湊合,就可以支撐起一份長久的婚姻。婚姻還時常面臨的多樣變化,又可能從一種形式轉換到另一種形式。

-02-

湊合會讓人不舒服,為什麼還要湊合?

我們很容易聽到婚姻中的人責怪自己的伴侶:我的父母都不曾這樣對我,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對我?

父母對待自己的方式可能不是最好的,甚至是有傷害性的,但卻可能是你最適應的。

而你的婚姻伴侶不管多麼像你的父母,但至少有一些部分是讓你不適應的。

所以,婚姻中的湊合,就是去適應你原本不適應的關係。

如果你既能適應,也不因適應讓自己過度委屈,你就能在湊合中成長出經營關係的能力。

這樣的能力,其實在每一個人成長的過程中已經無數次地被開發。

有太多的規則都是限制我們最初本性的,但我們會學會適應,因為適應而獲益,成為一個有正常社會功能的人。

同樣,婚姻中的湊合,會讓自己不舒服,但也會讓自己獲得生理、安全、歸屬等需要,還有人的婚姻可能低層次的滿足很少,但卻可以滿足自己精神層面的需要。

婚姻的平衡,也就是滿足與湊合的平衡,當為你通過輕鬆地付出,獲得了更想要的滿足,你會婚姻中的狀態就會更好。

-03-

婚姻中的湊合

磨的是關係,修的是自己的心

過度付出的人,常常是以自我為中心的。

他們對關係的設想是:我把所有好的一切都給你,換取我想要的一切。

他們會以為對方跟自己是一樣的需要,只要自己這麼做,對方就應該滿足自己。

實際上,這樣的過度付出,並非就是對方需要的,反而會讓對方不知如何應對。

在婚姻里,如果因為過度付出而失去了自我,當你感到痛苦時,常常不會埋怨自己,而是埋怨婚姻和另一半。

而真正選擇付出的人其實是自己,所以婚姻最需要面對的挑戰是:如何在婚姻中湊合卻不讓自己受到太多傷害?

1、更多懂得自己

當一個人不懂自己時,只要對方需要,就什麼都願意付出。

而當一個人更多懂得自己,就能堅守自己重要的部分,不隨意打開自己的邊界,但是卻在另一些邊界上放鬆下來,這樣既不緊繃,也能照顧好自己,在關係里自然就更舒服。

2、帶著成長的眼光去看婚姻

你在婚姻中,看見了過去經歷中一樣受傷的自己?一樣傷害你的人?有時候,甚至連你被對待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樣,這一點也不奇怪,說明你面對創傷的路已經開啟。

這一份自我功課沒有完成,不論你換多少人,都會將你拉回被傷害的時刻,因為這才是你人生發生改變的重要轉折點。

婚姻中磨合的過程,其實是幫助自己在一個更成熟的年齡,重新去走完過去的未盡之路,這樣遲早都會收獲收獲一段更和諧的婚姻,還會帶來整個人生質量的提升。

所以,在婚姻里,委屈傷害自己的湊合,浪費的是寶貴的生命力,有覺察有意識的湊合,獲得的是從內到外的自我提升。

那麼,彼此湊合出的最美好婚姻是怎樣的呢?心理咨詢師盧悅這麼解讀:

神父:

你願意嫁給他,面對他對你幻想的破滅,和他一起經歷生命深處的種種喪失,承受他所不能承受的,愛他所不能愛的自己嗎?

她:我願意。

神父:你願意娶她,在她用最黑暗的部分面對你的時候,你依然可以看到後面的光芒?不被彼此的心魔誘惑,不向絕望低頭?

他:我願意。

神父:現在我宣布,婚禮開始!

– END –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