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五年沒有升職,來自一條職場老狗的復仇

大家好,我是小內。

今天我想給大家控訴一下整個互聯網圈的行業潛規則。

大家都知道,作為一名「資深編輯」,我已經奮鬥在第一線默默為大家寫了六七年的文章了,為了讓自己每天寫出來的文章能夠獨得各位的寵愛,我常常為此絞盡腦汁夜不能寐。

但是離奇的是,五年前我就坐在這里寫文章,五年後我還是坐在這里寫文章,時間在我面前似乎靜止了,而我升職加薪的夢想,正在離我遠去。

不過不升職不代表不加班,俗話說得好,不加班不叫互聯網,互聯網行業的加班一向慘絕人寰。

在北京的互聯網圈子里,沒有朝九晚五,也沒有朝九晚六,有的只是來自生活無盡的折磨,996①成為了互聯網從業者的底層生存法則。

而我,正是互聯網行業底層人民的真實寫照。

在北京,一個職場中年人的落魄

我叫小內,今年正好30歲,是一個在北京工作了七年的自媒體人,但是我已經五年沒有升過職了。

上一次升職還是在我畢業的兩周年,我從初級編輯升到了資深編輯。但是在朝著下一進階「高級編輯」行進的過程中,我遇到了莫大的阻礙。盡管我每天兢兢業業,常常奮鬥到八九點才下班,但是用老板的話來說,我寫的文章始終不見長進,我成為了一個在辦公室被遺忘的人。

在北京,即使到了凌晨,望京寫字樓的辦公室和西二旗的街燈依舊格外明亮,沒見過望京十二點的天空,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互聯網人。

而小內我則是北京深夜的見證者,我最晚的一次下班是兩年前的一個周五,因為反復修改一篇文章,折騰到了凌晨一點。

當時我以為我已經是全世界下班最晚的人,然而當我坐上電梯時,發現對面辦公樓還亮著一小半。

果然應了那句話,你以為你已經身處煉獄,沒想到煉獄還有更深的一層。

盡管生活艱辛,但我始終覺得,生活的苦痛終究會有到頭的一天。

就在前不久,我頂頭的高級編輯因為他媳婦兒所在的公司上市,持有的原始股套現掙了一千多萬,所以辭職了。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我的面前忽然有了一個升職的機會。

不過這個機會非常不好把握,競爭十分激烈,老板打算根據我們幾個中層資深編輯的表現提拔一個人上去。

作為一個在自媒體圈子里摸爬滾打了六七年的人,我自認為工作經驗優秀,個人能力突出,工作心態良好。

當然更重要的是,我還任勞任怨愛加班,一顆初心到永遠,陪伴著我的讀者們走過了多年的青春年華。

所以如果沒有那個九零後的小夥子的話,這場戰爭我穩贏。

但是正因為有了他的存在,我輸給了他年少的熱血和青春的荷爾蒙。

這個小夥子叫頭條哥,是從對面辦公樓跳槽過來的,今年24歲,畢業才一年多。別看這小子年齡小經驗少,但是人家寫過的十萬+文章比我七年加起來還要多。前不久我們主編經過千辛萬苦,終於把他挖到了我們公司。來了我們公司之後,不出所料,入職第二天他就和我這個多年的老編輯平起平坐了。

我一直安慰自己,寫十萬+不算什麼本事,主要是他以前的平台好,但是這個小夥子不只是工作能力強,而且加起班來比我還賣力。

我平均每天晚上八點半才下班,但是他來了以後我發現,每次我走的時候他都還在加班。而且憑借著一手我十分看不慣的騷氣的文風,他所經營的帳號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積累了大量美少女粉絲,非常惹人憤恨。

當然,不管對手多強,作為一個依舊熱血澎湃的中年人,我等了五年的機會當然不能拱手讓人。

所以在那段時間內,我天天加班,一天一篇稿子嘩啦啦地寫,把自己30歲的身體當做20歲在用。為了能夠超越這個小夥子,我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就連周末陪馬子看電影的時間都用來寫文章。

然而生活的劇本總是更加精彩,即使我已經這樣努力了,結果還是不行。

那個周末,老板找我談話了。

小內啊,你最近這個狀態不行啊。

我看得出來你很賣力了,但是出來的文章質量還是不佳呀,你這個工作效率有點問題。

我知道,老板的這次談話,其實是在給我宣判死刑。但我更好奇的是,接下來他會怎麼誇那個小子。

你看看新來的頭條哥,人家也很賣力,常常比你還要晚下班。

更重要的是,人家工作效率高,而且非常善於學習,擅長各種文風。像他平時寫的那個教人怎麼談戀愛的專欄,讀者就非常喜歡。

小內你得多找方法,多學習,時常反思反思自己啊。

通過老板的一次談話,我等了五年的升職機會,就這麼over了。

我其實一直不太能搞懂他們年輕人為什麼能打那麼多雞血,永遠熱淚盈眶得讓我感到害怕。後來我總結了一下,多半是因為他們沒有性生活。

想到這一點,我釋懷了不少。

但是很明顯老板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七年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居然比不上一個剛來幾個月的毛頭小子。

就這樣,我被徹底拋棄了,我積灰的工位徹底成為了這個辦公室里被遺忘的角落。

互聯網行業的男人,沒有周末

2018年8月15號,不出意外的,我今天加班了。

今天我不只是加班了,關鍵是加班到了最後,我的文章還是沒有寫完。我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就連精力旺盛的頭條哥都下班了,這忽然讓我覺得生活多少有幾分落魄。

更絕望的是,就在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老板發的微信。

我思考了幾分鐘,然後把聊天框里打好的話給刪除了,並認真給予了回復:

終於可以下班了,我打開外賣APP發現我家樓下號稱不打烊的炸雞店已經打烊了。雖然感到無比沮喪,但我還是選擇笑著面對生活,唱著《夜來香》去乘坐電梯。然而就在我等電梯的時候,電梯門前的液晶螢幕忽然出現了這樣一條廣告。

excuse me?

我不知道這是哪家公司打的廣告,但我忽然很想罵娘,可我找不著該罵誰。所以我繼續看廣告,打算找出廣告的主人,回頭上微博去發泄一通。但是奇怪的是,廣告播完了……但是他沒告訴我這是給誰打的廣告。

我有點生氣,趕緊打開了微博想搜一下是哪個公司這麼皮,結果發現這事兒確實上熱搜了,但是打廣告的主兒依舊沒有影兒。

眼看大家都不知道是誰打的廣告,反而因為加班話題正討論得火熱,我也順手就用手機拍了一下這個廣告,並把它發到了我的鐵哥們群。

原本我以為這倆小子已經睡了,沒想到全都是夜貓子,很快就回了我的消息,當年的葬愛天團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中年人熱聊。

然而在和兩個好朋友聊完這個話題之後,我失去了兩個好朋友。

我忽然覺得內心有些絕望,甚至回想起了我以前的夢想。

我一直夢寐著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媒體人,可是時至今日,我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幹了七年,還是沒有長進。就在那一剎那,我生出了一個可怕的念頭:辭職。

很多人都說,辭職就意味著一個新的起點,我走進地鐵站的同時,這個想法開始在腦海中不斷撩撥著我,讓人十分痛苦。

可就在我回到家推開家門的那一剎那,看著已經熟睡的馬子,我還是選擇了向生活低下我高貴的頭顱。

除了升職加薪,我曾經還有一個夢想,就是在三十歲以前結婚。

但是現在已經三十歲的我,房子首付還沒攢齊,馬子還在和我擠在租來的二十平的小屋里過日子。

的確,在每次加班的時候,我特別想放飛自我,就像網上說的:吃夠了加班的苦,只想做一個走路帶風的人。

但是現實卻是:你吃夠了加班的苦,醒來了還得繼續給它擦屁股。

果不其然,2018年8月16日,我又一次陷入了加班的窘境。

下班的時候公司再次只剩下我一個人,而我又一次在電梯里看見了那個紮心廣告。不過這一次打廣告的公司終於在螢幕下方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原來是職場社交APP「脈脈」。

而今天它的廣告文案是:

我強忍著沒有罵出聲,趕緊用流量下載了一個他們的APP,然後找到了意見反饋,給脈脈小助手發了一條消息:

罵完了之後,我感覺整個人心情好了很多。

為了防止下一步它繼續紮我心,我沒有選擇立即卸載,而是想看看它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果不其然,後續兩天它又發布了更多最新的紮心廣告,比如說:

再比如說:

你說一次兩次就算了,接二連三這樣搞,這我可忍不了。所以我立即上網查了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查完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是脈脈專門針對加班狗投放的一波廣告

不得不說,這一波紮心廣告確確實實戳著我的痛點了。

畢竟我一定程度上確實是原地踏步在這個崗位幹了五年,可能五年來我的職業生涯所積累的東西確實非常有限。

這讓我意識到,繼續無腦加班好像也不是個辦法,必須要改變一下現狀才行,同時也開始反思自己過去的職業經歷。

再也不加班了,甚至想去看場發布會

過去的兩天,我度過了一個忙碌的周末,同時也反思了一下自己職場幾年做得不夠好的地方。為了把老板要求的工作順利完成,我推掉了自己的聚會,甚至失去了一個浪漫的七夕。

與此同時,我也在思考脈脈這次的廣告里面所提到的問題。

其實咱們的職業生涯或多或少都會遇見瓶頸,而這些瓶頸很多都不是簡簡單單的加班就能解決的。只有我們在職業生涯的每一個階段都有所突破,同時掌握自己所需要的各項技能,才能最終做到更廣闊的職業夢想。

在十六號下載了脈脈的客戶端以後,我其實一直沒有卸載,反而把它變成了我的一個常用APP。

現在脈脈正在從一個職場社交平台升級為職場成長平台,在使用脈脈的這幾天,我不只是從里面找到了很多「失散多年」的人脈資源,更重要的是,通過這次脈脈這兩天推出的「加班和職場成長關聯性」等討論,真正讓我了解到自己整體職業規劃的不足與缺陷,以及未來所應對的方法。

在脈脈的廣告中,我還發現了一個小秘密:2018年8月21號,脈脈將舉行一個以【賦能·成長】為主題的發布會。

我不知道它還會使出怎樣的紮心大招來教育我,但是我對這場發布會已經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並且寄希望於能夠從中尋求到我目前職業瓶頸的突破。

我們很多人都覺得,不加班就沒法升職,但是我以自己五年的血淚史告訴大家,無腦加班,你更沒法升職。

頻繁加班不只是消耗了我個人的精力,同時也減少了我同家人朋友的相處時間,所以我現在最需要的其實是,找到真正有效率的方法,更快更好地完成我的工作,並且幫助我快速地掌握職業技能和有效地突破職業瓶頸。

而脈脈這次提出的#脈脈式成長#正好準確命中了我的需求,所以這周二我不打算再加班了,而是打算請假去看一場發布會…

備註①:指朝九晚九,六天工作制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