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三和大神」 —— 有人奮鬥,有人迷失,有人逃離

說起三和人力市場,大家或許會覺得陌生。不過,從這里走出的「三和大神」早已在網路世界「走紅」。他們中的很多人沒有身份證,身背債務,與家人鮮有來往,工作一天玩三天。

憑借薪水日結的工作和低廉的生活成本,位於深圳市龍華新區景樂新村北區的三和人力市場成了廉價打工者的樂土,吸引著各地的外來務工人員。

本文圖片均攝於2018年8月10日至2018年8月16日

△ 8月14日早晨5點40分,海新信人才市場旁的街道上,已經圍滿了前來「搶」薪水日結工作的打工者。這里就是三和人力市場。

今天的運氣不錯

8月13日早晨5點20分,天還沒亮,劉蒙褲兜里的手機一震,他猛的打了個激靈,坐起身,伸了下懶腰,揉揉眼睛,站起來,關上面前的電腦,機械式地往外走,準備去150米外的三和人力市場找薪水日結的工作。網裡橫七豎八地躺著通宵上網後的人,他只能側身從沙發之間的縫隙通過。

△ 三和人力市場巷子里的網吧內,劉蒙在上網,他今天就準備睡網吧了。因為他室友把合租房間的鑰匙帶走了。

△早晨6點,三和人力市場附近的網裡,大部分人都已經「起床」。找日結工作需要在5點30分之前出門。

過去的42天,劉蒙幾乎每天都在三和重復著這樣的生活,他很清楚,去晚了工作就沒著落了。在三和,每天有人在人力市場的門口招零工,薪水一天100-200元不等。有的是去工廠、工地做工,也有的是去出體力或者充人頭。工作結束,薪水立付。

△ 下午4點,三和人力市場附近的小巷中,喝醉的打工者躺在路邊,新來的打工者拖著行李從一旁走過。

從歇腳的網吧到招工的地點,需要拐四個彎,下一個三級台階,路過一家腸粉店和一家煎包店。劉蒙已經連續吃了兩天的腸粉。

△ 劉蒙來到雙豐面館吃面,這里有三和最便宜的面條——清水煮面。只要五元,里面有一些青菜和鹹菜,分量很足。

當日下著小雨,來的人比平時少許多,但也有100多人,大家都來回踱著步,害怕自己找不到工作。

△ 暴雨中,前來找日結工作的打工者都跑到屋簷下避雨。

5點40分左右,一名穿白色印花T恤的男子騎著一輛裝有雨傘的電動車駛來。他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接劃破人群,停在了劉蒙站著的牆邊。

「兩個小時100塊,替人掛號,找五個人,誰來!」該男子喊了一嗓子,人群激動起來,更遠處的人也圍了過來。劉蒙遞上身份證,「我去」。

收了五個人的身份證後,男子迅速離去,「你們九點鐘在這等,我帶你們去」。他沒有回頭,只是朝人群喊了一聲。

「今天的運氣不錯。」劉蒙接過一旁老哥遞的煙,吸了一口說。

△ 深圳龍崗某工廠的門口,劉蒙的日結工作是群眾演員。到場後才發現,所謂的群眾演員其實是需要他們穿著工服在工廠門口拍照裝樣子。當天在五六家工廠門口拍過照後,他領到了110元薪水。

△ 深圳坂田某街道,劉蒙的日結工作是幫助城管拆除街邊的廣告牌。他們這些找來的「臨時工」因為沒有技術,大多是打打雜,維持一下現場的秩序,8個小時120元錢。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

下午5點,來自汕尾的徐家已經睡了一天。他已經連續兩天接下晚上分揀快遞的日結工作了,一晚上工作9-10個小時,能掙110-120元。這樣的收入,雖然可以支撐他住15元一天的床鋪,每天吸三包煙,吃一頓飯(凌晨12點工廠會休息半小時,吃夜宵),但不足以讓他離開三和,離開這個被騙來的地方。

△下午5點,躺在床鋪上睡覺的徐家。

△徐家起床後躺坐在隔壁室友的單間里吸煙,地上滿是煙頭。他說,自己最大的開銷就是吸煙了,一天要吸三包。要不晚上站著分揀快遞扛不住。

兩個月前,徐家在買煙時結識了一個說不上名字的老哥,跟著他來了三和。第二天,他的身份證、手機,就跟那位老哥同時不見了。

△ 徐家在上工前來到老鄉的店里吃了一碗粉。他說自己在三和只來這家吃飯,其他的吃不慣。

△ 早晨7點,再過30分鐘徐家就要進廠做今天的日結工作了。前兩天他買了一個書包,現在身上就只剩下五毛錢和一本故事會。因為沒有手機,平時幹活休息的時候,看故事會成了他唯一消遣的方式。

徐家不知道怎麼辦,身上的錢花完後,他去了救助站,說自己被騙了。工作人員問他,「要不要回家?」他想了想說,「我媽死了,我回家幹嘛」。

在救助站吃了幾個麵包和兩根火腿腸後,他又回到三和。第二天,再去救助站,工作人員說,麵包只能給一次。

之後,徐家決定做薪水日結的工作,因為其中有些不需要提供身份證。他說,有了錢才可以離開這里。縱然不知道何處是去處。

△ 早晨7點,徐家穿過窄巷,準備去找當日的工作。三和人力市場附近的窄巷中掛了許多的勵志和警示標語。

別了,三和

來自湖南邵陽的17歲少年小四一個月前來到三和找日結工作,這不是他第一次來這里了,曾經中間回了次家,但家里太無聊,又跑了回來。

在三和的這一個月他總共也沒有正經幹過兩次活。沒錢就睡大街,吃飯就找有錢的打工者團飯。

△ 晚上9點30分,小四拉著自己唯一的行李,決定離開這個曾經吸引他的地方——三和。跟隨來自的福州的網路主播一起去福建闖江湖。

△小四已經很久沒有在床上過夜了。晚上9點40分,躺在200多元一晚旅店的席夢思床上,他反而睡不著了。自從把手機賣了,他很久沒有聯繫過同在深圳打工的父母了。

「很多老哥在三和癱了好多年了,我不想像他們一樣。」他過膩了這種吃了上頓沒下頓、居無定所、無所事事、幹一天躺三天的「自由」生活。這是一個漩渦,進去了,就逃不出。

「不管去哪,先離開這里。」

三和市場的日與夜

△ 三和人力市場附近的小巷中,網吧老板的孩子在門口玩手機,網吧內生意興隆,這幾天總是下雨,網吧內一位難求。

△ 網吧窗前的晾衣桿上晾掛著衣服。網吧一般處於巷子居民樓的一層或地下一層。樓上就是15元的床鋪公寓。

△ 一位來三和找工作的打工者躺在桌子制成的「床鋪」上睡覺。像這樣的床鋪,每個15元,布滿在三和人力市場附近的窄巷中。

△ 早晨6點,已經找到日結工作的人坐在大巴車上準備出發去工廠打工。

△ 中午12點,劉蒙來到快餐店里點了一份8塊的快餐當午飯。在三和,七八塊就能吃一份簡單的快餐,再便宜的還有5元一份的清湯面。

△ 晚上10點,龍華公園,長椅上,一前來公園散步的市民在看手機,旁邊躺著一位休息的打工者。因為龍華公園距離三和人力市場很近,所以沒錢住床鋪的「三和大神」會來公園尋找睡覺的「一席之地」。

△凌晨1點,下夜班的打工者坐在窄巷里吃夜宵。三和人才市場附近的窄巷中,有著住宿、飲食、網吧、寄存等一條龍的廉價服務。

△ 凌晨1點,一位做完日結工作的打工者疲憊的走在三和市場的街道上。

△ 網吧內,兩個打工者正在座位上睡覺。他們的位置靠著廁所,很少有人選擇在這里上網,是睡覺的好地方。

– The End –

文字: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圖片: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編輯:二胖

本文為拍者(微信ID:ipaizhe)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點擊以下「關鍵詞」查看更多往期內容

金特會|毛坦廠中學的日與夜|汶川地震十周年|中鋁蘭州危廢污染調查|互聯網大咖齊聚烏鎮|路透社2017年度圖片|唐家嶺|西紅門新建村|記者”大爆照”|九寨溝地震|傳銷往事|露義肢的女孩|共享單車亂象|雄安新區|睡覺的中國人|金正恩”寫真集”|直播工廠 | 視覺倫理 | 洪禍面孔 | 北京暴雨 | 懸崖村 | 距離天津爆炸點15米處 | 王林”攝影術” | 排隊的中國人

拍者日常投稿方式

(1)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進入「拍者網」投稿;

(2)投稿至官方郵箱:[email protected]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