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 | 我不是害友奪妻的壞人

採訪對象:黃先生

年齡:49歲

職業:企業員工

我對不起身邊所有人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生病。咳嗽,心臟和頭都莫名地疼痛,這是我有生以來生病比較久的一次。我沒去醫院,沒心情去,愛是什麼就是什麼吧,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也許還是我的解脫。我有時候自己想,這些年,我活著都是賺的,要不是陰差陽錯的那件事,可能我早就不在人世上了。這也是每當我想到那件事時,心里特別痛苦的原因。

最近我身體一直不好,不僅僅是當年那件事的後遺症,還有後來發生的這些感情糾葛給我的衝擊。其實,我沒資格談感情,因為我把感情處理得一團糟。自己有家庭,在外又欠著情債。這些年,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我鬧不清,我是在同情一個人,愧對一個人,還是在愛一個人。直到這個人終於離我而去,終於在不久前有了自己的婚姻。

我從知道她要結婚,身體就開始不舒服,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愛她,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我實在有些割捨不下。可是,我捨不得又有什麼用呢?她結婚了,而這時我卻要離婚了。我老婆直接向我提出:我們現在可以離了。她說,早就看不慣我這種心不在焉的樣子,以前,她只是不甘心,現在,她看開了,不想再和我過。我不恨她,我覺得是我對不起她。我對不起的人太多了,包括孩子們。

我欠同事一條命

這件事我得從頭說一下。八年前,也是夏天,我們的企業要去南方提一批新車。提車是個比較辛苦的活兒,要求司機技術好還得開長途有經驗。我所在的部門一直承擔這個任務,幾個同事輪著來。那一次,正好應該輪到我,當時我母親正在住院,我每天跑醫院照顧,又揪著心,狀態不是太好。我的同事大馮主動要求替我去,他是我們這個部門的老大哥,對誰都特別關心。我其實是挺不好意思讓人家替的,一是這趟路途比較遠,再者,大熱的天,大馮畢竟比我年紀還大。可是,我家里實在是離不開,大 馮又一再堅持,我就千恩萬謝讓他替我去了。

誰知道,大馮這一去,就沒有回來。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大馮當場就沒了……大馮的遺體被運回來時,當我看到他已經年近80歲的父母,已經完全懵了的愛人,還有未成年的女兒都哭得撕心裂肺時,我特別難過,覺得是我愧對了這一家人。大馮要不是替我去出差,他可以踏踏實實在家里待著……我欠了同事一條命,我不知道這輩子該怎麼還。

還情卻成了「占人妻」

我覺得不論如何,是自己對不起大馮。我想盡一切辦法對他的父母妻子女兒好。我就是再怎麼補償,也換不回大馮的一條命。大馮家里的人對我沒有什麼抱怨,這反而讓我更加難受。我像孝順自己爹媽一樣對待大馮的父母,像對自己女兒一樣,寵愛他的孩子。我每個月會把薪水的一半拿去給老人和孩子買東西或是直接給錢。我只是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他的妻子,沒有了另一半的她,總是那麼疲憊和憂傷。

大馮去世時,孩子還在上高中,我想盡一切辦法,想給大馮的愛人分憂,知道孩子功課緊張,我主動每天接送孩子上學、上輔導班,給孩子買各種營養品……就因為這樣,我老婆意見是很大的,一是我們家經濟確實受了影響,二是我根本沒時間照顧自己的孩子。我愛人有時候問我:「你到底是誰家的男人啊?」聽這話,我心里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有一次,老婆和我急了,我居然一時衝動對她說:「本來死的就應該是我,現在你就當沒有我吧。」說完這話,我也挺後悔的。可是,我是真的想替大馮撐起那個家。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兩年之後,大馮的閨女到外地上了大學,家里就剩下嫂子一個人。這樣的情況,更讓我覺得心里不安。有時候買點什麼新鮮東西給她送過去,家里有點兒什麼活兒,我也趕緊幫忙。我總看到她做一次飯,自己吃好幾天,看到她一個人坐在屋里,燈也不開,獨自發愣。看到她這樣,我越覺得對不起她。我想,要是大馮還在,這個時候正該是夫妻兩人最輕鬆快樂的時光。越是這麼想,我心里的感覺越不一樣。

每年大馮的忌日我都去給他上墳。3周年的時候,我在墓地和嫂子遇上了。我們一起哭,一起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從那以後,我去看望嫂子的頻率更高了,再之後……有時我會住在她那兒。

我這算什麼呢?我不知道,開始只覺得對不起她,想用各種方式補償她。我甚至想到了離婚。我把這個想法告訴我老婆,我說:「你的能力很強,沒有我,你也能過得很好。你家里兄弟姐妹多,也能幫你。再說,你還年輕,也可以再找自己的幸福。我欠了人家的命,只能拿自己的後半生去還。」我老婆當然很氣憤,她說:「你這不是補償,是罪加一等,你害了朋友,還想占人家的老婆。」她不肯離婚,她說不是捨不得,就是看不慣我這種行為。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情

嫂子這邊,漸漸對我產生了挺大的依賴,可是我離不了婚,她有時情緒會很不好。大馮的女兒後來知道了我們的關係,對我說:「以前,你總對我說,對不起我爸,對不起我們母女倆,可我沒恨過你,我爸出事,誰都不想的,也不是你的錯。可是這會兒,我恨你了,你根本就不應該這麼做。你現在更對不起我媽。你要是還想兩頭都占著,對不起,甭想了。」

就這樣,一晃又是幾年。嫂子對我的要求越來越多,希望我在她身邊的時間更長,希望我做到的事也更多。我和老婆這邊,越來越不像一家人,見面就是爭吵。不見面,我自己又覺得對不起孩子和這個家。我和她談過,可她堅持不離婚。

大馮的女兒對我更是意見大,只要有可能,就阻止我和她媽媽在一起。去年,她主動給她媽介紹了男朋友,她媽居然去見了。這一年中,她媽漸漸地和我疏遠了。我本來也想,讓人家去找自己的幸福吧,這樣才對,但心里又總是別扭。這幾年,我好像已經真的愛上她了,我不願意生活中沒有她。同時,我也覺得,她這樣做,對我也不公平。

日子就在各種糾纏不清的關係里亂成一團。前些天,她正式結婚了。她結婚前,我實在忍不住跑去找她,告訴她我一定離婚,我想和她生活在一起。她說:這些年,實際她也看明白了,和我在一起並不合適,她也後悔當初自己的做法,現在想讓自己安穩下來,想讓女兒放心。

她真的結婚了,也搬離了原來住的地方。得知她結婚後,我老婆對我說:「我們離婚吧,這些年,我也受夠了。」

我真的覺得自己太失敗了,是,我這些年對不起身邊所有的人,到現在成了孤家寡人,難道是老天對我的一種懲罰嗎?

傾訴情景再現:

魏然:「您一直在說對不起這個,對不起那個。」

黃先生:「就是,我真的覺得,那場車禍里該死的是我。」

魏然:「實際上,那場意外並不是您的責任,而後邊,您處理問題的方式,才真是有責任。」

黃先生:「我現在知道了,因為後來的過錯,反而更對不起所有人。其實,我一開始就是想盡自己所能地補償。」

魏然:「補償的方式有很多,但一開始有感情上的替代想法時,就已經不好把控邊界了。在最初的時候沒想清楚,才會一步一步越了界。」

魏然道來:人非聖賢 別考驗自己

好像自古至今,都有一種所謂「以身相許」的報恩或是贖罪。這實在不是一種可取的方式。把自己當做一種償還時,也就失去了自我。失去自我的人生,便會隨命運之波逐流,來去動蕩已全不由你。一旦失去了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別說幫別人了,連自己都幫不了自己了。人得自己先立得住,站得穩,才能有能力扶別人一把。

人性本就脆弱,誰都不是聖賢,所以別把自己置於被考驗的境地。孤男寡女相處,很難不生枝節。在一些微妙的感情發生之前,成熟的人應該有預判,對越界之事持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之心,就能避免很多發覺時已無法自拔的困境。

新報記者 陳月莉

新報新媒體編輯 徐丹薑曉鳳

新報精華文章導讀

太惡心!酒店不換床單、不洗馬桶都弱爆了!身邊這家星級酒店居然連這個都不洗……

百八十人規規矩矩排隊 開門瞬間冒出一群加塞兒的,介又是搶嘛啊?

天津一「鏟屎官」把狗送去寵物店寄養,意外死亡誰來負責?聽律師怎麼說……

哏兒都花式使用共享單車,不雅行為被曝光!下巴都看掉了……

每日新報公眾平台

我們了解天津這座城


點擊左下角的「閱讀原文」,一秒鐘關注我們。

商務合作:18622608987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