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進化論》:進化的不只是愛情

號稱內地版《我可能不會愛你》,在編劇上卻打破了傳統偶像劇的模式,將「愛」擴大到更大格局。

都市男女的情感困擾、原始家庭的影響、大齡未婚剩女的焦慮與偏見…除了愛情和友情,很多人都能從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知道」跟你談談,在《愛情進化論》里,為什麼進化的不止是愛情。

《愛情進化論》(影視劇照/圖)

繼去年擔任制片的《我的前半生》大熱之後,時下黃瀾擔任製作的又一部現實題材作品《愛情進化論》正在熱播。

該劇由新麗傳媒出品,寶卿編劇,安竹間導演,董富來聯合導演,張若昀、張天愛等共同主演。《愛情進化論》主要講述的是正步入「輕熟」階段、事業成功但感情空白的職場新女性艾若曼與好友鹿飛在面對遍布暗器的錯綜生活下,相互陪伴,認知自己並自我進化的成長故事。

該劇播出之後,迅速火爆全網。一開始不少觀眾以為這只是一部普通的言情偶像劇,沒想到《愛情進化論》打破了偶像劇、情感劇和生活劇之間的界限,許多觀眾可以從人物的經歷和成長看到自己的影子,並獲得情感上的共鳴。

原來,《愛情進化論》進化的,並不只是愛情。

《愛情進化論》(影視劇照/圖)

人性的進化

在《愛情進化論》中,張若昀飾演的鹿飛,一直暗戀張天愛飾演的艾若曼——兩人是同學兼「閨蜜」。他們從上學到工作到畢業,在漫長的成長過程中積累下了深厚的感情,兩人無話不談,甚至在鹿飛的家里都備有給艾若曼專門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品。他倆之間唯一的秘密就是在鹿飛的心中深愛著艾若曼,卻始終不敢表露,艾若曼也渾然不知。

在原版《我可能不會愛你》中,李大仁也深愛程又青,但他之所以不敢告白,主要是由於初中的一個玩笑,讓程又青誤以為李大仁永遠不會愛上她。但《愛情進化論》中鹿飛的遲疑不是那麼簡單,這與他的原生家庭密切相關。

事實上,與李大仁類似,鹿飛幾乎有著完美人設,不僅是優質牙醫、人帥脾氣好,性格善良穩重,還是家務小能手。但他卻總給人一種感覺,害怕衝突、避世,總是不惜委屈自己來保護某種和諧的局面——鹿飛這種避世老好人的性格,也深受原生家庭的影響。

鹿飛的父母從小就當著孩子吵鬧,除了日常互看不順眼,還會大打出手。原生家庭里有太多的衝突、憤怒、歇斯底里,鹿飛活得小心翼翼,性格也變得內斂。他學生時期的形象就是如此,晚來了半學期,在新班級依舊沉默寡言不合群,耳朵里常塞著耳機放空自己。父母緊張的夫妻關係,也會讓鹿飛對親密關係有所畏懼。

這些深刻影響了鹿飛在情感中的判斷和選擇。他始終處於被動的位置,他不敢主動拒絕、不敢主動爭取。像他根本就不愛清清,卻因害怕衝突,不懂得如何拒絕。他深愛艾若曼,對他而言艾若曼實在太珍貴,所以他害怕說破後就會失去,父母的婚姻已經如此糟糕,他擔心會重蹈父母的覆轍。

在最新的劇情里,鹿飛與父母有兩場衝突,一場是父母打架鬧到警察局,一場是鹿飛與母親在家起爭執,這兩場衝突極致展現了鹿飛原生家庭的矛盾,以及鹿飛開始嘗試解決和沖破自己的心理束縛。艾若曼對他說:「童年的缺口,是可以通過時間和遲來的愛彌補的,時間過去這麼久,你都還沒有治愈,就是因為你缺愛。」幸運的是,艾若曼終將成為鹿飛的治愈者。

《愛情進化論》無意於刻畫一個個完美的角色,它更看重的是人物的成長、人性的進化,鹿飛這個角色由此也顯得更為豐富飽滿,而觀眾也能從鹿飛身上反思自己與原生家庭的關係,並獲得一種自我的進化。

《愛情進化論》(影視劇照/圖)

情感觀的進化

張天愛飾演的女主角艾若曼,她是一個經濟獨立、事業有成的女白領。畢業後短短幾年里,成功升職、加薪、買車、買房,邁入成功人士的隊列。

艾若曼一出場就受到了廣大觀眾尤其是年輕人的喜愛,高顏值、進取的性格加上經濟獨立的愛情觀讓許多女性觀眾仿佛看到了自己。比如艾若曼說,「經濟獨立的意義之一,是可以在感情里,只談感情」。

但艾若曼也面臨的一個困擾,就是她大齡未嫁,父母變著花樣催婚。不過被父母催婚時,艾若曼會直言不諱地表達:「怎麼我不結婚,我就成病人了,我討厭這個社會,給我們貼剩女的標籤,一個公平的社會,就應該允許各種各樣的人,有各種各樣的想法。雖然我並不是不婚族,但為什麼不結婚就是病人了?老拿年齡說事,有意思嗎?」

艾若曼的怒懟,讓人看得特別解氣。在此之前,中國影視劇有許多以剩女為題材的影視劇,女主人公都是女強人或公司高管,長得漂亮但都有一個共同點:恨嫁,因為還沒嫁出去,就愁眉苦臉、抑鬱寡歡、心靈受創、與父母關係不和諧。這反映的問題是:在21世紀的今天,許多展現出來的情感觀還停留在上個世紀,對女性帶有深深的偏見。

《愛情進化論》之所以能夠引起共鳴,在於它傳遞出了一種更為獨立、更為包容、更為開明的情感觀和婚戀觀。偏見者眼中所謂的「剩女」是沒人要、不幸福、失敗,可實際上,她們當中很多人只是更自由、更獨立、更成熟,她們也並非排斥婚姻,她們只是不將就。「艾若曼們」的進化背後,是女權意識的覺醒、女性的獨立自主、女性積極參與工作以及社會地位的提高——這也是獨立女性思想的發展方向。

編劇還別出心裁地在每一集的結尾,設計了可以討論的話題點,請來路人進行訪談,多元地展現時下年輕人的情感觀,真實又接地氣。

《愛情進化論》(影視劇照/圖)

改編的進化

《愛情進化論》改編自2011年的台灣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該劇風靡一時,在第47屆金鐘獎上打破紀錄。珠玉在前,《愛情進化論》的改編面臨著不小的難度。

有些觀眾對改編有一種誤解,即原作都這麼經典了,為何要改編。實際上,隨著時代變化,舊版經典會出現觀念落後、水土不服等問題,無法滿足年輕一代人的審美要求和訴求;與時俱進地對經典進行改編,才能更好地吸引年輕觀眾,並做到經典在年輕人群體中的傳播。

另一個誤解是,改編比原創容易多了,反正有原作可以借鑒,其實不然。優秀的改編不是原封不動地復制黏貼,而是主創者在尊重原著內核的基礎之上,發揮主觀能動性,啟用全新的視角,「與時俱進」地融入特定的個人情感、社會背景和時代特質,更加契合當下年輕人的認知。

《愛情進化論》在《我可能不會愛你》的愛情探討基礎上,也希望從主題、深度上有所進化。該劇製作人黃瀾曾坦言整個改編工作的艱難:「不想要女主角回頭接受備胎的愛情線,想要調整成兩個人相互在愛情的選擇中成長;不想要台灣生活風情,想要大陸焦慮和高競爭的北漂氣氛;不想要文藝小清新,想要用輕喜劇去突破文藝腔;不想要段落式的感情截取,想要聯繫原生家庭理論來重走主角十年情感歷程;不想要偶像化的人物塑造,想要表現每個人的困惑和缺陷……」

於是,一次改編花了三年多的時間,事實也證明,《愛情進化論》確實引發了大家的廣泛討論。它在故事改編中注入了新的精神內核和生活實感,以「愛」這一人類情感為觸角,延伸到生活的各個方面;既聚焦了當下男女的情感問題,又加入原生家庭、職場女性、成人婚戀觀等具有社會意義的話題點;它打破了傳統偶像劇的模式,不只是局限於偶像劇的小情小愛,而是將「愛」擴大到更大格局,很多人都能從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愛情進化論》由此成為影響到更多人自我狀態的情感指導——經由《愛情進化論》,觀眾也做到了自我的進化。

相關文章推薦

「我雙手烤著,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準備走了。」這是英國詩人蘭德的一句詩。不光生命有終結的時候,愛情亦是如此。

點擊藍字標題,即可閱讀《有一種愛情,叫相愛相殺》。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