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學會不要臉,工作就輕鬆多了

工作老做不好?也許你不是缺少機會,而是臉皮太薄。

作者:蕭蕭依凡 來源:富蘭克林讀書俱樂部

(ID:FranklinReadingClub)

第50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黃渤從髮型到服裝,無不被鄭裕玲「嫌棄」。

「黃渤,今天晚上風很大嗎?你的頭髮都吹歪了。」

當時,黃渤的髮型是朝右邊高聳。

「那服裝呢?今天晚上,你穿的是睡衣吧?因為我五年沒來金馬獎了,所以我穿得特別隆重。不過,你看嘛……你看看台下,梁朝偉啊,劉德華啊,成龍他們穿得都很隆重。」

當晚,黃渤穿的是黑色長袍款禮服,別具一格。鄭裕玲的每次調侃,都讓黃渤的粉絲「震怒」,他們覺得,鄭裕玲是在嘲笑黃渤沒品位沒禮貌。但是,黃渤三言兩語就化解了尷尬,才華溢屏,圈粉無數。針對髮型,他回復說:

「這是心情的一種外化表現,大家可以看到我的心情有多麼澎湃。」

此言,將他對頒獎禮的重視,表露無遺。針對服裝,他笑回:

因為他們是客人嘛,客人到別人的家里去,當然要穿得隆重點,因為你知道,你有五年沒來,這五年,我一直在金馬獎,我已經把金馬獎變得像家一樣。回到家里穿什麼?回到家里一定要穿得舒服一點。

一席話,把他這幾年的努力和成績,不卑不亢地講了出來。

在臉皮薄的人眼里,鄭裕玲的話包含著種種譏諷。在這種時候,似乎只有「甩臉子」「強硬回擊」才能表現出「士可殺不可辱」的氣節。然而,臉皮薄不過是情商低而已。黃渤的回應,大氣又機智,展示了極高的情商。正如他在春晚上所唱的那樣:「我們最好的舞台大幕拉開,我們最好的舞台就是現在。」認真努力之外,他憑著「厚臉皮」,輕鬆玩轉高情商,終於迎來了黃渤時代,站在了舞台的中央。一定程度上而言,臉皮即情商,臉皮厚就是高情商。

想起一次幾個同事小聚,相談甚歡。方周突發感慨:「當年要不是我臉皮厚,我這輩子可能都不認識大家。」在大家的追問下,方周講述了一件往事。畢業那年,方周看到公司的招聘信息時,招聘已經結束了。方周還是投了簡歷到招聘郵箱,毫無疑問地石沉大海了。

原本,這只是職場很常見的劇情,後來卻被他改寫了結果。

求職不成,方周沒有放棄,他時刻關注公司動態,尋找機會,公司招聘長期兼職人員時,他再次投了簡歷,並順利加入了兼職人員隊伍。兼職期間,方周表現積極,堅持寫心得,經常和HR交流。做了大半年兼職之後,方周迎來了公司又一次校園招聘。聽聞方周打算參加校招,HR提前拒絕了他,反復強調招聘只面向應屆生,那時方周已是畢業半年多的往屆生。

為了讓他死心,HR把話說得有些決絕,讓他不要白費力氣。然而,招聘會當天,方周還是西裝革履地出現在HR面前,HR板著臉問他,明知會被拒,何苦白跑一趟。方周毫不退縮,結合在公司做兼職的經歷,做了深入的自我介紹,懇求公司給他一個機會。最終,HR松了口,留下了他的簡歷。接著,方周獲得了面試機會。他過五關斬六將,終是如願以償。

經過幾年的歷練,現在的方周已成長為公司的中堅力量。

HR偶爾還開他玩笑:「要不是你臉皮厚,公司豈不是要錯失一員大將?」

方周也頗感慶幸,自己用「不要臉」做了敲門磚,敲開了機會之門。大多時候,機會並非稍縱即逝,它垂青的往往是那些在機會面前,願意厚著臉皮再多爭取一次的人。

王健林曾說過:「膽子大,臉皮厚,走遍天下都有萬達。」臉皮厚的人面前處處是機會,而臉皮薄的人總是在錯失良機。

達子至今都在後悔,錯過了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達子參加工作的第二年,公司有個新項目,內部招募負責人。項目具有改革意義,沒有現成案例可學習,沒有成熟的經驗可借鑒,無論誰接手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公司會議上,總經理環視了一圈,問道:「哪位同事自告奮勇接手這個項目?」達子的心砰砰直跳,他很想接手這個項目。可是,他更擔心的是,大庭廣眾之下,若是被否定了,該有多丟臉。最終,達子也沒舉起右手,大聲應一句:「我!」左手一直緊張地抓著右手,似乎在試圖阻止右手不時想跳出來的莽撞。

散會之後,達子在總經理辦公室外徘徊了好幾次,始終沒敢敲開那扇門。直到公司宣布了項目負責人,達子才一顆心落了地,自我安慰:「你看,總經理心里早有人選了。」可是,後來才聽說,那位負責人並非由總經理「欽定」,而是在會後毛遂自薦的。半年之後,項目圓滿完成,那位同事借此得以晉升,達子的直屬上司無比惋惜地對他說:

當初,總經理更看好的人是你,只不過,項目很新,推進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困難,需要一個臉皮厚有決心的人,所以,總經理才採取先自薦,再綜合考量這一方式,只可惜,到最後,你也沒報名。

臉皮薄的人,譬如達子,總是把面子放在第一位,面子比進步更重要,他們在意的總是,被拒絕了多丟臉,要是搞砸了多丟臉。而臉皮厚的人,往往很篤定,想的是怎樣創造機會,怎樣收獲成長,他們不憚於「先出醜」,怕的是沒有「後出頭」的機會。事實上,只有能放下面子的人,才能挽回面子。臉皮厚的人,既能迅速判斷並抓住機會,也能扭轉局面,把難堪變成展示自己才華的舞台。

其實,臉皮厚並非是天生的,臉皮薄也並非是不能改變的。TED有一期演講中,華裔青年蔣甲講述了自己被拒100天的經歷。

蔣甲6歲時,老師讓全班同學選擇一個同學進行表揚,被表揚的人就可以回座位了。最終,蔣甲一個人孤零零地留在講台上,他第一次嘗到了被全班同學「拒絕」的滋味。14歲那年,他認真寫下夢想,要開一家全世界最大的公司。

成年後,他進了世界500強,30歲時月入六位數,結婚買房,按部就班,他覺得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後來,在妻子的鼓勵下,他開始創業,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一次與投資商會談失敗後,他再次想起童年經歷,覺得無法再厚著臉皮繼續嘗試,繼續被拒絕。可是,他不甘心就此放棄。於是,他開始尋找「怎麼克服被拒絕的恐懼」,找到了「被拒絕治療法。」接下來,蔣甲開始了各種嘗試,他向陌生人借100美元,請求漢堡包「續杯」,要求把花種在陌生人的後院……從最開始的落荒而逃,到後面的淡定自若,向拒絕自己的人尋找建議,他不再懼怕被拒絕,不再懼怕被別人當作「怪物」。

他發現,只要不逃跑,好好與人溝通,多麼自以為「不切實際」的請求都有可能做到。很多人都和曾經的蔣甲一樣,得了臉皮薄的「病」,怕被拒絕,保護情緒高於一切,放棄是優先選擇項,似乎自我放棄比被拒絕更光彩,然而這並非是愛惜羽毛,而是自我麻痹,時刻給自己退路。臉皮薄的人走到最後,所謂的面子還在,卻一文不值。而臉皮厚的人從來不怕被拒絕、被議論、被嘲諷,他們看重的是不斷向生活提出要求之後的收獲。

他們放棄無謂的情緒,努力抓住機會,不斷尋找舞台,把自己推向更明亮的地方,所以他們更容易嘗到生活的甜頭。兩者的差距不在於機會和能力本身,而在於死要面子僅僅安撫了情緒,卻扼殺了人生其他一切可能。©作者:蕭蕭依凡,富書簽約作者,管理學碩士畢業,著有暢銷書《僅有一次的人生,就要酣暢淋漓地活》,長篇都市愛情小說《餘生,請對我好一點》火熱上市,簡書@蕭蕭依凡,微博@蕭蕭依凡2016。本文首發富蘭克林讀書俱樂部(ID:FranklinReadingClub),百萬新中產生活學院

相關閱讀:

「我辭掉了那份年薪百萬的工作,裸辭! 」你連自己的面目都沒有認清,還想自我改變?有一種性感,叫做「打call」一個人格局很大的3個跡象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