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負荷的泰國遊,一切都在等風聲過去?| 雙面泰國

不斷增長的數字給泰國旅遊業帶來了超負荷的容量,而超負荷帶來的則是一系列問題。

文 | 燕玉涵 圖 | 孫海

編輯 | 王琦璋

在去年赴泰的3538萬外國遊客中,中國遊客以980萬人次高居榜首,占泰國接待境外人數的28%。這個人數比排名第二到第五的國家加起來還多,中國遊客是泰國旅遊支柱產業中的支柱。

#清邁,泰國北部的第二大泰國城市,一直都是中國遊客最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之一,在《泰囧》上映之後,更受追捧。

有趣的是,根據中國旅遊研究院與攜程共同發布的《2017出境旅遊大數據報告》中,最受中國遊客歡迎的目的地國家是泰國,最受歡迎的目的地城市是曼谷,最受歡迎海島是普吉。然而,最多求助的也是泰國。現在再去泰國,迎來的已不是艷羨的目光,卻很可能是善意的提醒——當心被坑。

推開泰國旅遊市場那扇金碧輝煌的大門,我們卻看到繁榮的背後是一片泥沼:低價團泛濫、黑導遊叢生、強制消費、出行和餐飲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從「令人羨慕」到「讓人提醒」,這二十多年來,泰國旅遊業到底經歷了什麼?

虧本也要搶到客人

在近十年的時間里,除去2014年,中國每年赴泰旅遊的人數都以百萬為單位在遞增。

2014年上半年泰國國內形勢不穩定,對旅遊業產生了不利影響。泰國國家旅遊局局長隨即發表致中國遊客的公開信,介紹國內形勢,邀請中國遊客赴泰國旅遊,並隨後推出了短期的對中國遊客的免簽政策,吸引中國遊客。

在短暫的低谷期後,風聲一過,中國赴泰遊客數量馬上反彈。

2015年,泰國某學術期刊發布了一份題為《零團費旅遊團對泰國國家穩定的影響》的報告。報告稱,目前赴泰的中國遊客中70%是跟團遊,30%是自助遊。而旅遊團中高達80%的是「零團費」或「負團費」旅遊團。

「零負團費」旅遊團是指遊客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報名入團,負責接待遊客的當地旅行社通過帶領遊客到指定購物店消費以及兜售自費項目等手段彌補低團價帶來的虧損。

「大概2016年開始,泰國的旅遊市場競爭開始非常地激烈。國內很多的大型旅遊平台進駐,」在泰的旅遊業內人肖薇明顯地感覺到,泰國當地人是很抵觸的。因為中國人的競爭手段非常讓人難以接受,就是低價。

他們甚至願意虧本去搶客人,只要搶占住市場就可以了,所以導致低價競爭非常激烈。

#泰國最大的免稅店王權免稅店(King Power)遍布曼谷、芭提雅等熱門景區。

肖薇跟一個泰籍朋友在當地合夥開了一家地接社,現在以經營定制線路的精品小團為主。她們也曾跟國內旅行社合作,接過大型旅行團,但現在已經徹底放棄了,「因為大型團隊就意味著壓低價格,出遊品質無法得到保證。」

隨著遊客數量的暴增,近幾年泰國頻頻爆出低價團導遊強制遊客到購物點消費的負面新聞。其實從2016年開始,泰國政府就對旅遊市場進行大力整頓。

當時,泰國OA運輸集團被警方發現以「零團費」的名義向中國等外來遊客兜售遠高於市面價格的商品。

OA運輸集團曾是泰國當地最大的旅遊集團,擁有超過7000輛旅遊大巴,幾乎壟斷了赴泰中國旅行團的用車。他們低價或免費租大巴車給泰國地接旅行社,旅行社則需要把旅遊團帶去OA集團旗下的購物店,OA集團還會返給旅行社30%左右的購物傭金。這種購物點為旅行團餐飲、大巴或住宿以換取遊客量的交易並不罕見,而是多年間各大購物點和旅行社早已達成的合作模式。

2017年,泰國政府曾對旅遊市場有過一次大整頓,其中有874家旅行社被吊銷經營執照,59家被處以5年禁令。這間接導致國內的旅行社在那段時間內每接一個客人就要虧損1000塊錢。

但即便如此,這些旅行社卻依然不敢漲價,他們警惕地互相觀望,只要同行不漲價,自己也就一直堅持不漲——這種「虧著本也要把客人搶到手」是很多旅行社一直以來的狀態。

據記者觀察,目前市面上泰國7日遊的產品最低價大概在2500塊錢左右。那麼,去泰國旅遊一趟到底需要多少錢呢?

在大型旅遊網站上可以查到,從國內各大城市直飛泰國曼谷的往返機票最少也要兩三千元,加上住宿費、導遊費用和一些其他費用,一個7天5晚的泰國遊行程成本大概在6000元上下。

然而市面上泰國7日遊的旅遊產品大多賣到3000-5000元左右的價格,那些標價低於3000元的很多產品上,甚至還寫著「全程無自費」和住三晚五星酒店。

這些連成本價一半還不到的旅行團是怎麼經營的?

其實貓膩藏在處處項目中——

比如清邁有一個旅遊項目叫「叢林飛躍」,就是通過滑索、垂直速降、旋轉樓梯、天際線梯等多種戶外項目在熱帶雨林的樹木間穿梭,從16-35個站台數量不等。但旅行團往往為了降低成本,會直接去跟叢林飛躍的承運公司談價錢,保證入場人數並支付保底費用,要求是,設置一條非常短的低價路線。

這樣一來,即使是在同一個營地,低價團的遊客體驗到的卻是縮水行程。

這里顯現的也許只是低價團的冰山一角。只要報了低價團,旅行社可能有一百種方式把他們虧損的團費從你的兜里掏出來。就連肖薇也不得不承認,即使有監管,也是給錢就可以解決問題,只要不出大事,這個監管其實就等同於無效。

非法、暗行規充斥住行購

打開民宿在線預訂網站,你可以輕易在曼谷或清邁找到各式風格的精致民宿。它們風格迥異、裝修精美、有的還配套露天泳池,並且收費便宜,通常折合人民幣不到200元已有交易。

只是在訂房時,沒人會考慮到,這些民宿到底是不是合法的?

在泰國開一間民宿有多容易呢?這是不少旅居清邁的人共同的選擇:租下一棟別墅,自己住,也做起民宿生意,甚至也有留學生利用業餘時間經營民宿。

泰國的旅遊簽證,有效期是90天,遊客可在泰國停留不超過60天。到期後還可以去移民局再續一個月,也就是說,普通的旅遊簽證最長能待三個月。簽證到期後需要回國待上一個月才能再次辦理旅遊簽證。、

更有甚者,除了辦理旅遊簽證,還想到將旅遊簽換成長期簽證,比如偽造文件,換成商務簽,甚至工作簽證。這樣他們就可以獲得最長一年的逗留期。

為了獲得更高利潤,他們不惜鋌而走險,用動輒過萬元的代辦費用,換取更長的逗留期。所以他們會更大限度使用「民宿」。而大多數民宿都沒有達到合法的標準,但是只要不出現什麼意外,警察是不會登門的,即使警察來檢查,租房自住和開民宿本來也沒有明確的界限,風險極低。

也就是說,無論是旅遊簽、學生簽,只要想在泰國開民宿,租好房子就可以開始了。

一間合法的民宿首先要有四個房間以上,其次要有一定的綠化面積,還要有寬度合格的消防通道,達到相關的法律要求才可以獲得營業執照。除此之外,民宿里還需要有泰國員工。

同樣地,有了房還要有「導遊」才行。

有些在泰國生活久了,對當地比較熟悉的民宿老板或是留學生,也會去當私人嚮導。跟民宿一樣,這也是不合法的。但相對於民宿位於的「灰色安全地帶」,私人嚮導在泰國則被稱為「黑導遊」,是旅遊警察嚴查的對象。

中國人在泰國經營旅行社

在泰國,基於對本國人職業競爭的保護,一些特定職業只有本國人才能從事,比如導遊這一工作,外國人是無法考取泰國的導遊資格證的。這無疑也限制了專業導遊的數量。不僅如此,一家公司的外籍員工數量也有嚴格的限制。

林偉是曼谷當地一家大型旅行社的老板。他的旅行社在曼谷已經開了快30年,如今已經有200多名員工,但中國員工也只有區區十幾名。泰國不僅要求註冊公司時需要有泰國人持股51%既以上,還會嚴格限制一個公司里外籍員工的數量,註冊資金每達到200萬,才能擁有一個外籍員工的工作名額。

「這個還只是擁有了名額,為外籍員工申請工作許可還有很多要求,比如公司帳目不能虧本,要向泰國政府繳納稅款,外籍員工的薪水不能低於35000泰銖。」林偉說。

同時,申請一個外籍員工的工作名額還必須同時保證擁有四個泰國員工,外籍員工和泰國員工的比例不能超過1:4,這些都是用來限制公司外籍員工數量的約束條件。這在無形之中也變相加劇了黑導遊市場的形成。

隨著中國遊客激增,原本的導遊隊伍早已出現缺口,泰國當地無法預備出足夠的華人導遊給中國市場提供配套服務,而來自中國的旅行團隊越來越多,泰國導遊在語言溝通上顯然不如華人有優勢,在旅行社內部的導遊不夠用時,他們就會偷偷去雇傭黑導遊。

# 中國遊客在泰國普吉「詹姆士龐德」島留影,普吉是中國遊客最喜愛的出境遊海島之一。

正規導遊費用較高,黑導遊的費用也會便宜很多。

以至於現在已經有了一條不成文的暗行規。在雇傭了黑導遊的旅行團里,旅行社還會再請一名泰國導遊,即使不會講中文也沒關係,只要他有導遊證,等到警察上來檢查時,黑導遊就裝作遊客坐到大巴後面,而泰國導遊則當做一個頂包的人接受檢查。

在各大旅遊平台上,的確能夠搜到很多這一類泰國私人導遊項目,其中還包括包車、接送機、VIP通關等服務。然而這一系列服務都是不合法的。肖薇說,「還是有大量的中國人通過線上旅遊平台在接這樣的一些項目。」

在泰國,每一輛正規的旅遊營運車輛都需要在當地陸地運輸廳登記,得到陸地營運許可正後才能用於租車服務。登記後的車輛有GPS共享功能,陸地運輸廳可以實時監控到車輛的位置、車速等信息。顯然,私家車輛是不可能得到營運許可證的。

國內某大型旅遊平台曾在泰國開了一個旅遊班車項目,只需要5泰銖(約人民幣1塊錢)就可以拼麵包車到達當地的各個旅遊景點,而班車的起點則是平台在當地的門店。毫無疑問,平台做這個拼車項目一定是虧錢的,但目的卻是吸引遊客到門店購買旅遊產品。而班車是否得到了當地的營運許可也無從得知。

「這個班車當時遭到了本地人的抵制,我聽說有雙條車司機去抗議的,班車1塊錢就可以到達所有旅遊景點,這些本來正規營運車輛的市場就受到了很大的擠壓。我們的同胞會有很多辦法來爭取客源。其實真的會出現就是,中國人來泰國旅遊,但是泰國只賺了吃飯錢,其他錢都被中國人賺走了。」肖薇說。

住著裝修精美的非法民宿,找著語言共通的私人嚮導,花1塊錢坐著無證班車,行程看似安排得天衣無縫。然而這些遊客沒有意識到的是,這樣的旅行既沒有保險更沒有法律保障,一旦真的出了問題根本沒有人可以為風險買單。

風聲過去了,一切照舊

2016年,泰國政府曾修訂法律條款劃定境外遊客的地接服務以及自費項目的「價格紅線」,其中,中國遊客的最低地接服務費標準為191元/人/晚,自費項目最高不超過573元/人/次,目的就是為了打擊「零負團費」現象。

「價格紅線」出台後,旅行社中國赴泰遊客數量明顯下降。在當年10月1日至10月10日期間,只有1萬多中國遊客預定了赴泰遊,而通常情況下,這個數字是10萬。然而縱觀整體數據,2016年中國赴泰遊客數量達到了877萬,較前一年依舊增長了10.56%。

# 泰國芭提雅,遊客在吃飯欣賞泰國人妖表演。人妖是泰國旅遊產業的一大亮點。

這樣做有實際用處嗎?其實早在2013年,國內就出台了《旅遊法》並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遊活動、誘騙旅遊者,並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遊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旅遊法》實行之初的確取得了一些成效:團費上調至正常價格,零負團費的旅遊團減少了很多。但隨之而來的則是報團遊客數量逐漸減少,很多旅行社為了恢復生意,開始一點一點試探著偷偷降低團費,從6000元降到5000元,再降到4000元,有的最後降到2000多,慢慢地又變回了原來的市場價位。

《旅遊法》雖然對低價團明令禁止,但沒有劃出具體的價格底線,旅行社也就這樣試探著打起了擦邊球。在肖薇看來,現在泰國旅遊市場的監管也做得並不完善,「其實像這樣打擦邊球的行為很多。比如一些有安全隱患的項目,我會拒絕,但是有很多家都還是一樣在賣,平台上低價的產品也還是很多,這些一直都是存在的。因為它的行業規範做得比較差,即使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但是可能非常陳舊,並且沒有人監管。」

這讓肖薇想起了前不久的普吉島沉船事件,涉事的中國遊客多是通過在線旅遊平台預訂的一日遊、自由行等產品。這種產品通常價格相對比較低,通過走量來盈利,他們也會比較注重客戶的反饋,比如要求客戶在平台上給予好評。

「因為定價較低,利潤很微薄,無論客人還是平台都是很不願意行程出現變化的。如果遇到天氣的突發情況,平台又難以在線勸喻客人不能出海,但是也不能答應退款,那這家店一定會被投訴死。」肖薇說。「所以商家可能就會讓船家在犧牲一定安全系數的情況下出海。」

這也是當下旅行社所面臨的困境之一。

從理論上講,天氣造成的問題,為了保障遊客安全,旅行社可以取消行程。

但是很多遊客並不能理解,一來計劃亂了,而來是旅行社配車金額會打折扣(有時僅退還50%費用),這更讓他們不能接受。

肖薇說,事發當天並不是所有的旅行社都出海了,有一些價位較高走精品小團路線的旅行社就選擇了不出海。「只有當真正危及生命時,大家可能才會想,早知道當時就不出海了。其實哪怕是當時制止了,但最後沒有發生這種悲劇的話,還是沒有人會理解,這挺悲哀的。

沉船事件後,肖薇明顯感覺到泰國政府開始嚴查中資背景的企業或是有中國員工的門店,甚至華人圈有傳言,有很多持學生簽證、旅遊簽非法偷偷工作的人都是被通知盡快出境,不然會進黑名單。

「但是其實我們作為旅遊從業者來說,這件事情大家都當它是一個玩笑,就覺得可能也就維持一個月,風聲過去了,就又會回到原來的樣子。其實最近我們對旅遊市場挺沒有信心的。」

肖薇挺希望通過這次事件,讓泰國政府能夠正視旅遊監管問題,讓旅遊市場正規起來。「像我們在泰國做正規旅遊生意的人,也不希望被抹黑啊,而且這些不合理的非法競爭大多是來自於自己的同胞的,其實也是有一點讓人哭笑不得。」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

本文為南都周刊8月16日封面專題《雙面泰國》系列故事之一,

如需了解泰國的另一面,

請關注小南的下一條泰國推送,

歡迎在後台積極留言。

來源|南都周刊

END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權請郵件:[email protected]。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後台回復「小南」試試看哦~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