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已婚男星親額頭,那個沒分寸感的女孩你夠了

這段時間,娛樂圈不夠太平。

先是楊紫秦俊傑分手鬧得沸沸揚揚,後是鬼鬼因為在節目里要求已經結婚的杜江親自己的額頭,被瘋狂吐槽。

綜藝《勇敢的世界》中,有一個心跳環節,用語言「刺激」對方,或者讓對方撒謊心跳變快,就能贏得遊戲。

杜江提出,用問問題的方式來「互相攻擊」。

鬼鬼說:我要先跟你老婆說聲對不起,這只是個遊戲,叫她不要在意。

從這句開始,鬼鬼接連拋下「重磅炸彈」:在愛著你老婆的時候,你還愛過別人嗎?

杜江一臉無奈,但心跳一直平穩保持在97。

鬼鬼繼續發問:我是說不是真的喜歡她,是那一剎那。

杜江似乎是被問懵了,一時反應不過來。

幸好旁邊的楊迪上來解圍:「你這個時候不能再遲疑了。」

言外之意:你再不回答,別人都要以為你真的精神出軌過。

杜江這才開口回答:沒有。

而自始至終,他的心跳在測試中保持平穩。

緊接著,鬼鬼放出大招:來玩大冒險,輸的親對方額頭。

旁邊人開始起哄。

杜江難以置信:玩這麼大?

鬼鬼不由分說開始比賽,杜江輸了。

他半跪在地上有點不知所措,也許是怕妻子生氣,杜江突然對鏡頭解釋了一句:霍老師(指老婆霍思燕),這真的只是個遊戲。

轉向鬼鬼,卻一直無法親下去。

親額頭遲遲無法完成,鬼鬼或許是想趕快結束,突然撞向杜江的臉。

杜江反應迅速地避了一下,鬼鬼最後撞到的是胸膛。

杜江和霍思燕向來恩愛。在節目中,他的表現也無可挑剔。

但鬼鬼提出「親額頭」的懲罰,顯然已經越了界。

節目片段放到網上後,許多人表示:就算是為了節目效果,也無法接受鬼鬼這樣「調戲」一個已婚男性。

不管是不是玩笑,和已經有另一半的異性保持距離,都是男女交往的一條底線。

既是尊重對方,也是自重。

2

美國人類學家Edward Twitchell Hall Jr提出過「交際距離理論」:

人與人相處,彼此之間都有一個特定距離。

這樣的距離領域可以劃分為四種類型:親密距離、個人距離、社交距離和公共距離。

每種類型也都有具體到公分的劃分,親密距離則是0到45cm之間。

如果有「非親密關係」的人踏入這個領域範圍,人的心理上會產生強烈的排斥。

例如節目中,鬼鬼主動坐得離杜江近一些,杜江卻「退避三舍」。

一邊說著:「你不用離我那麼(近)……」一邊往後挪動自己的位置,拉開自己和她的距離。

只是社交關係,卻偏要踏入親密領域,連身體都會切實反感。

「愛情最令人動心的,在於戀人之間特殊距離的微妙感。」

這種微妙的距離,正是兩人關係的最好證明。

「只有愛人可以如此,別人都不行」,愛情向來就這麼私人的東西。

陳意涵與修傑楷是十多年的好友,男方婚後兩人關係依然很好。

去年12月,陳意涵到修傑楷家中吃飯,在微博上發出照片。

照片中,陳意涵雙手環抱修傑楷和他女兒,卻沒有出現孩子母親賈靜雯的身影,更沒有@賈靜雯。

很多人都對他們的「親密舉動」表示不解。

有些事情,的確就是愛人專屬。

縱然關係再好的朋友,也不該越界。

擺正自己位置,留出適當距離,否則就是路人看了也略感不適。

近一步過猶不及,退一步益人益己。

有人說:心里沒有鬼的人,才敢和朋友做這種事情。

但在更多人看來,這就是「打著朋友的旗號玩曖昧」。

德國社會學家Georg Simmel做信任理論研究時發現,信任來源於互動,交換是互動行為中的一個重要因素。

愛情是彼此之間親密距離的交換,換來的就是信任。

這種交換的對象如果不是另一半,而是朋友,便是違反原則,破壞信任。

這是愛情的「大忌」。

為了維系正常的社交,每個人心中都應有一把量尺,知道哪里是分界,並且自發去遵循。

人與人的社交距離劃分了多種領域,但這不是否定彼此的關係,而是俗話說的「距離產生美。」

3

《紐約時報》邀調查公司Morning Consult做過一項關於男女交往界限的調研。

結果顯示,在受訪的5000個美國人中,有53%的女性與45%的男性認為:已婚男女和伴侶之外的異性單獨吃飯並不合適。

有網友分析說:我們都說美國人開放,但美國人的「開放」更多地體現在對關係和性別多元化的包容程度上,所有關係的開始,都是建立在平等溝通與彼此忠誠的前提之下。

在調查中選擇「不合適」的人,除了對自身聲譽與安全的考量,更多的是對對方是否遵守關係忠誠的思慮。

只是單獨吃個飯,都有很多伴侶不接受,更遑論其他舉動。

其實,距離感就正是安全感的投射,什麼樣的身份,就該做什麼樣的事。

愛情是排他的,但凡處在一段長久的親密關係里,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潔癖。

再飽滿的情意,也容易被點點滴滴似是而非的猜疑消磨殆盡。

愛得不夠,借口才多。

仔細觀察我們的生活,就會發現那些愛情順利美滿的人,都懂得如何果斷避嫌。

沒有借口,沒有猶豫,只有對僅此一人而已的放肆和深情。

「寵妻狂魔」朱亞文,對待異性的距離感,被稱為已婚男人的典範。

節目有抱人的環節,何炅提議朱亞文給吳昕來一個公主抱。

朱亞文想都沒想就拒絕了,理由簡單而有力:因為我已婚了。

避嫌,是愛情中很重要的品質,也是維系感情應有的姿態。

就像電視劇《何以笙簫默》里,當男主的學妹想要他電話號碼時,他笑著說:「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手機放在我老婆那里」。

一句直白而真誠的拒絕,往往能在第一時間避免不幸的開始。

微博上有一個關於「男友的副駕駛歸屬權」的討論。

有男孩在網上求助:讓女性朋友坐了副駕駛,馬子就生氣了,該怎麼辦?

男生和女友相戀一年,感情很好。

他有一個從初中起就認識的女性朋友小花。三個人在同一所大學,關係都不錯。

但一次聚會後,男生開車送馬子和小花回家,小花提出:想坐副駕駛,因為視野好。

馬子當時表現平靜,但第二天就「一直鬧」,要男生以後不要再聯繫小花。

男生覺得無法理解,堅持他和小花只是單純的友誼:「那麼多年雙方都單身而且沒好上。」

網友的評論卻幾乎一邊倒地支持馬子,指責男生和小花:

「副駕駛留給馬子是默認的社交規則。」

「副駕駛是離你最近的地方,不留給女友反而讓別的女人坐?」

「別人女友在場,主動要求坐副駕駛的位子,這是挑釁!」

小花不知避嫌,不懂尊重朋友的愛人;偏偏男的也沒有主動保持距離,讓女友在後排看著自己與其他女性說笑。

不知道他最後有沒有挽回女友,但至少經過這次事故,他一定明白了什麼叫界限感。

4

三毛曾說過兩句關於朋友的話。

一句是:過分混雜,匆忙中急著去找,往往找錯類別。

另一句是:失。自以為熟,結果反生隔離。

界限感是用來約束兩個人的,雙方都了解交往的邊界在哪里,才好維持長久的感情。

愛情,它是條單行道。

真正愛你的人,不捨得在這條路上左顧右盼。

有人把生命中來往的朋友都比喻成客人,客人有很多,但愛人只有一個,ta才應該是生活的重心。

七夕快到了,給文章點個讚,願我你都能守護身邊所愛,經得起時間考驗,耐得住歲月磨煉。


網易新聞沸點工作室《槽值》欄目長期招聘正職編輯/坐班實習生/線上作者,單篇稿費300元-1500元。在公眾號後台回復「招聘」即可查看。點擊閱讀原文,即可查看精品課程。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