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色不色,只看這一個地方!

第1章 讓你下不來床

盛夏,驕陽似火。

西城郊區某女子監獄沉重的鐵門被「哐當」一聲打開,從里面緩緩走出來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五官精致、肌膚賽雪、氣質出眾,與背後陰森肅穆的監獄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要不是身後的女獄警一句:「出去之後,好好做人」,還真讓人以為她是不小心走錯了地方。

「沒人來接你嗎?」女獄警問。

黎欣彤茫然的搖搖頭。

「走吧。往前五百米有公交站點。」大門在女獄警的嘆息聲中緩緩關上。

一年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黎家大小姐,萬千寵愛。一年後,她是剛剛刑滿釋放的階下囚,形單影只。

日頭很毒,曬在皮膚上火辣辣的疼。可黎欣彤卻不願意去遮擋,她已經整整一年沒有好好享受過陽光了。

一步步往前走,身後的監獄正漸漸遠去,她終於遠離那噩夢一樣的地方,重獲自由了。

路邊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那里,似乎在等人。黎欣彤只瞥了一眼就自嘲的笑了。她在期待什麼?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她今天出獄,又怎麼會有人來接她呢?

一路走到了公交站點,等了不到一刻鐘,公車就來了,黎欣彤跳了上去。

一直停在路邊的勞斯萊斯里,司機看了一眼反光鏡中始終盯著前方默不作聲的男人,「薄少,現在去哪兒?」

「跟著那輛公車。」男人沉聲。

下了車,黎欣彤進入一個高檔小區,她和未婚夫薄景軒的愛巢就在里面。算算看,自己已經一年多沒有踏足這里了,要不是那場意外,也許他們早就修成正果了。

今天,她特意沒告訴薄景軒出獄的消息,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更何況現在的她,灰頭土臉,實在不適合馬上出現在他面前。她想先洗個澡,收拾一下自己再去見他。

明明知道他不在家,可她心里卻忐忑不安,整個手心汗涔涔的。顫抖著輸入了密碼,大門應聲而開。

一進門,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隱約還夾雜著濃鬱的香水味。黎欣彤皺了皺眉,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她迅速走進客廳,整個人驀然僵在那里。

客廳的地板上,男人的長褲、女人的短裙和貼身衣物散落一地,一直蜿蜒到臥室門口。

臥室的門虛掩著,門把手上還掛著一個火紅色的蕾絲文胸。那紅色格外的刺眼。

黎欣彤只覺得全身的血液瞬間凝固了。

臥室里,濃重的喘息聲愈發清晰、急促,甚至可以聽到里面碰撞發出的曖昧的聲響。

突然一聲女人的尖叫聲響起,「景軒,你慢點,我快不行了!」

「你說說看,我和姐姐,到底誰讓你更舒服?」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種時候別和我提那個惡心的蠢女人!」男人瞬間變臉,停下動作,一把將女人翻過來,再次狠狠的沖刺起來……

站在門外的黎欣彤耳邊天雷滾滾雷,幾乎癱軟在地。一個是她的未婚夫薄景軒,另一個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黎筱筱。他們竟然趁著她在監獄服刑,搞到了一起,還在她親自挑選的婚床.上做著茍且的事情。

心,像被刀割一樣疼。淚水模糊了黎欣彤的雙眼,她緊握著雙拳,指甲深深陷進肉里,卻感覺不到疼痛。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付出。竟然換來他一句:惡心的蠢女人。

對,她是蠢!不僅蠢,而且傻!

如果不蠢,怎麼會和這樣的渣男在一起三年都沒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呢?如果不傻,怎麼會幫他頂罪,替他坐牢呢?

房間里,男人的低吼聲和女人的呻吟聲還在不斷地繼續著。

她真想沖進去狠狠的扇這兩個賤人幾個耳光,可雙腿卻像是灌了鉛似的,一步也動不了。

正在這時,跪在床上的女人突然回過頭來,似乎像是要親吻後面的男人,卻冷不丁看見如鬼魅一般站在房間門口的黎欣彤,霎時間嚇得尖叫一聲,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撲去。

薄景軒背對著門,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女人的突然離開引起他極大的不爽,他俯身雙手提起女人的纖腰,狠狠刺入,「小妖精,看你往哪里逃,老子弄死你!」

黎筱筱一面承受著身後的男人帶給她的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刺激和快感,欲仙欲死,一面又實在不能裝作視而不見的在姐姐面前繼續和未來的姐夫偷情,「啊!景軒,不要了……姐姐……姐姐來了……啊!」

啪啪,薄景軒騰出一只手,在女人的翹臀上狠狠抽了兩下,「小蕩婦,故意提你姐,是想讓我更用力上你,對不對?你再提她,信不信我讓你下不來床!」

黎筱筱被身後的男人撞得靈魂出竅,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只剩下一聲高過一聲的浪叫。

眼前這骯髒的一幕,讓黎欣彤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順著面頰往下流。心更是碎成了一片一片,流著鮮紅的血,痛不欲生。

很快,在男人的沖撞下,女人尖叫著攀上了高峰,片刻,男人在一聲低吼中釋放了自己。

當他抽身下床的一剎那,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黎欣彤,整個人像被電擊中,震驚的眼眸中染滿了未曾退卻的情欲。

他做夢也沒想到原本還要在監獄里待上半年的女人居然會突然出現在這兒,他狼狽的撿起地上的浴巾,胡亂的遮住已經垂頭喪氣的下半身,「欣……欣彤?你……你怎麼出來了?」

第2章 裝什麼三貞九烈?

黎筱筱不疾不徐的扯過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白花花的身體,眼中透著得意的笑,「姐姐,你提前出來怎麼不事先通知家里一聲,我也好和姐夫一起來接你呀!」

那口氣仿佛她才是正室,而黎欣彤卻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冒失鬼,壞了他們的好事。

黎欣彤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對無恥的狗男女,極力忍住想沖上前去撕碎兩人的衝動,冷笑道:「提前通知你們,又怎麼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禽獸交配戲碼呢?」

薄景軒的眼神驟然變冷:「你罵誰禽獸呢?你敢再罵一句試試?」

黎欣彤剛想說話,黎筱筱突然從被子里鑽出來,赤身露體的撲進薄景軒懷里,「景軒,消消氣。姐姐在牢里待了那麼久,難免沾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江湖習氣。你可千萬別跟她一般見識。」

黎欣彤怒火中燒,上前用盡全力啪的一巴掌扇了過去,打的黎筱筱腫起了半邊臉,「閉嘴!賤人!這里沒有你說話的餘地!」

話音剛落,又是啪的一聲,黎欣彤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男人出手很重,打得她的腦袋嗡嗡作響,血腥味迅速在口中彌漫開來。

薄景軒看都懶得看她一眼,放下高高揚起的手掌,將倒在床上哭泣的黎筱筱摟進懷里,「筱筱,你沒事吧?痛不痛?」

黎筱筱窩在男人懷里,嗚嗚的哭起來,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看了著實讓人心疼。

黎欣彤抹去唇角的鮮血,聲淚俱下:「薄景軒,你為了這個賤人,竟然敢打我!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混蛋!當初是誰替你頂了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一年前,在他們訂婚典禮的當天,薄景軒因為酒駕不慎將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撞死,自己也受了重傷。薄母因為不捨得兒子坐牢,苦苦哀求黎欣彤為薄景軒頂罪。

黎欣彤不忍心看著未婚夫身受重傷還要去蹲監獄,更不忍心看著一個長輩在自己面前又哭又跪,一心軟竟然答應了。

薄景軒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絲毫沒有一點兒愧疚之情:「當初是你自願的,我可沒求著你替我頂罪。」

黎欣彤的眼淚在這一刻決堤,她做出了那麼大的犧牲,在監獄里受盡了各種折磨,可到頭來,這個男人是拿什麼來回報她的?

她真懷疑自己當初是不是瞎了眼,才會愛上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男人。

心頭的怒火熊熊燃燒著,她奮力揮舞著拳頭砸向薄景軒,卻被男人一把遏住手腕,推倒在地,「黎欣彤,我警告你,如果你還想要薄太太這個位置,就給我消停點。否則,你信不信我讓你一無所有!」

黎欣彤勾唇冷笑,「薄景軒,你哪來的自信?你做出這種骯髒不堪的事情來,以為我還會嫁給你嗎?我現在正式通知你,婚約取消!從此以後,我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今天的事情,我會原原本本告訴爺爺,讓他老人為我做主!」

薄景軒傻眼了。當初黎欣彤頂罪的事情,薄老爺子知道的時候,法院已經宣判了。這件事後,老爺子對薄景軒一直沒什麼好臉色。如果再讓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自己在公司總裁的位置會不保。

空氣中淫靡的氣味讓黎欣彤窒息,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一會兒怎麼和爺爺解釋吧。」

突然一只大手薅住了她的頭髮,猛地將她扯了回來,狠狠丟在床上,欺身壓下。

「薄景軒,你想幹什麼?」黎欣彤的心里升起一絲害怕。

「幹什麼?當然是幹你咯。」薄景軒眼中透著冷厲,「你說如果我把你幹到懷孕,爺爺肯定說什麼都不會放你走了吧?」

如果有了孫子,想必老爺子對他今天的所作所為不會再追究了。說不定一開心,把董事長的位置傳給他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黎欣彤驚恐的搖頭:「不,薄景軒,你不能這麼做,不……」

他們在一起這些年,雖然薄景軒時不時會提出這方面的要求,但她始終堅守著最後的防線,因為她想把寶貴的第一次留到結婚那天,而不是在現在這樣被迫的情形下。

「姐姐,事到如今,你還裝什麼三貞九烈?」黎筱筱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不滿十八歲就和男人同居,懷孕墮胎,你乾的那些齷齪事兒我都替你害臊。」

黎欣彤聞言,眼睛陡然瞪大,渾身重重的顫栗著,「胡說,你誣陷我!我沒做過這些事兒!」

薄景軒怒不可遏的掐住她的脖子,「蕩婦!原來你早就給我帶了綠帽子!本來我還想待會兒對你溫柔點,看來現在完全沒有必要了!」說完粗暴的動手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嘶啦一聲,薄薄的襯衣頃刻間碎成了破布。

「救……命……」黎欣彤拼命掙扎,雙手遮擋著胸前的風景,喉嚨里發出破碎的呼救聲。

薄景軒的雙手像是兩把大鉗子,固定住黎欣彤的身體,讓她絲毫動彈不得,「筱筱,還愣著幹嘛,趕緊過來拍。我要讓全西城的人看看,黎家大小姐在床上有多淫蕩!」

黎欣彤憤怒的瞪著他,他不僅想強了她,還想拍下視頻到處散播。這還是那個口口聲聲說會永遠愛她的男人嗎?竟然用這種喪盡天良的手段對付她!

「好咧!我來拍,這手機拍視頻超清晰。」黎筱筱拿起手機對準黎欣彤。

女人雪白如凝脂的肌膚刺激著薄景軒的視覺神經。在牢里待了那麼久,皮膚居然還能那麼好,明顯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顧。這讓他更加相信黎筱筱剛才的話,甚至懷疑她和獄警有一腿,不然怎麼能提前釋放呢?

男人的眼中燃燒著嫉妒的火焰,他用膝蓋分開女人的雙腿,瘋狂的撕扯她下身的衣物。

身下一涼,一根火熱的堅硬抵在她的雙腿間。

黎欣彤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頭的一剎那,只聽啊的一聲慘叫,壓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離……

第3章 想報仇嗎?

黎欣彤猛地睜開眼睛,眼前的畫面讓她吃了一驚。

薄景軒趴在床上,黎筱筱伏在他身上,用力的推著他。可是,他卻像是死了一般,紋絲不動,「啊!!景軒,你怎麼啦?你醒醒,醒醒……」

「叫什麼叫?他只是暈了而已,死不了!」一個冰涼的男人聲音從頭頂傳來。

「啊!!」黎筱筱又是一聲尖叫,「你是誰?為什麼隨便打人?」

黎欣彤這才看到,床邊站著一個陌生男子,手里拿著一根棒球棍,顯然是他打暈了薄景軒。

男人迅速扯過床上的被子裹住黎欣彤的身體,下一秒將她整個人打橫抱起來,往外走去。

剛剛從惡魔的手中逃離,又立馬落入另一個陌生男人的手里。雖然眼前這位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她一個女人,怎麼能任由一個陌生男人抱走呢?

驚魂未定的黎欣彤拼命蹬著兩條小白腿,「這位先生,請你放下我,我能自己走路。」

男子充耳不聞,一路抱著她下了電梯,走出單元門,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那里,後排的車門敞開著。

黎欣彤連被子帶人被塞進車里,車門在她身後砰地關上。她立即伸手去拉車門,卻發現車門已經上了鎖。

黎欣彤慌了,用力拍打著車窗,朝著又跑回單元門的男人吼道:「喂!你去哪兒?快放我出去!」

「安靜點!」突然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黎欣彤猛然轉身,發現車里居然坐著一個男人,嚇得她一個激靈往後退,砰地一聲悶響,後腦勺直接撞在車窗上,疼的齜牙咧嘴。

男人雙手抱胸,好以整瑕的看著她狼狽的模樣,嘴角勾著若有似無的弧度。

他大約三十歲左右的模樣,一身昂貴的手工定制西裝合體優雅。五官深邃立體,一雙深褐色的琉璃目,為他冷峻的外表平添了幾分溫和清潤。

這明明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孔,卻又覺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可怎麼也想不起來。

他身上有股與生俱來的矜貴,眸光諱莫如深,仿佛只要看上一眼便會溺斃其中。黎欣彤被這樣的目光弄得渾身不自在,下意識的拉緊身上的被子,警覺地看著對方,「你是誰?到底想幹嘛?」

男人微微皺了皺眉,顯然對她質問的口氣和防禦的態度很不滿:「這就是你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聽到「救命恩人」四個字,黎欣彤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剛才救她的那個男人應該是這個人的手下。

這麼說,事實上,真正救她的人是眼前這個男人咯。

不知道是因為男人的氣場過於太強,還是自己在監獄待久了,有些怕生人的緣故。

盡管對方救了她,可她卻依然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

車子里的空間很寬敞,她卻覺得無比壓抑。

盡量平復了下緊張的心情後,她語氣誠懇的開口:「先生,感謝你救了我,請問您怎麼稱呼?」

男人緊鎖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修長的手指從衣兜里掏出一張名片,遞到她的跟前。

製作精良的名片上赫然印著「red集團董事長,薄衍宸」。

Red集團是在國外上市的大公司,最近半年才開始向國內擴展業務。所以,黎欣彤對這個公司不太了解。但薄衍宸這個名字,她似乎在哪兒聽到過。

薄這個姓氏原本就人數不多,薄景軒姓薄,怎麼他也姓薄?

黎欣彤自然而然就把兩人聯繫到一起。仔細看看,薄衍宸的眉眼和薄景軒確實有幾分相像,只不過薄衍宸看上去顏值更高,更顯成熟穩重,氣質更矜貴些。

「您認識薄景軒?」黎欣彤拐著彎問。

薄衍宸點點頭,淡淡的開口:「嗯,我是他小叔。」

「小叔?!」黎欣彤瞪大了眼睛。

薄景軒曾經和她說起過,自己有個同年齡的小叔。

那是薄老爺子在三十年前幹下的荒唐事。

這個素未謀面的小叔只比薄景軒大了沒幾歲,一直被薄老爺子養在國外。

據說小叔從小就很聰明能幹,十六歲就不再需要家里供養。後來還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混的風生水起。但也很叛逆,始終在國外,不肯回薄家認祖歸宗。

老爺子為了小叔的事情,沒少上火。小叔是薄家的禁忌,除了老爺子,沒人敢提起。

眼前這個人就是傳聞中薄景軒的那個神秘的小叔?難怪兩人長得有幾分相像。可他不是在外國不肯回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兒?他不是薄景軒的小叔嗎?怎麼會為了救她一個外人,不惜打暈自己的侄子?

一連串的疑問縈繞在黎欣彤的心頭,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叩叩叩,車門被輕扣了幾聲,車窗緩緩降下來。

「薄少,東西拿到了。」一個紅色的手機從車窗外遞了進來。

「這不是……」黎欣彤一眼就認出這是黎筱筱的手機。

薄衍宸打開手機,找到一段視頻看了起來。

「啊!不要……救命啊!」屈辱的呼救聲從手機里傳出。

黎欣彤只覺得渾身的怒火又開始沸騰了,伸手本能的去搶男人手上的手機,「不許看!趕緊刪了!」

薄衍宸輕而易舉的躲開她,冷笑道:「呵!真是精彩!這麼渣的男人,當初你是怎麼看上的?」

黎欣彤的表情僵了僵,「薄先生,這好像不管你的事兒吧。快把視頻刪了!」

她不知道薄衍宸拿著這段視頻想要幹什麼,但有一點她清楚,這樣的視頻留著必定是個隱患,必須馬上銷毀!

況且,讓一個陌生男人看到她受辱的模樣,簡直是對她的又一次褻瀆!

「求求你!把手機給我,好不好?不要再看了!」黎欣彤的聲音帶著哭腔。

薄衍宸深深的看了一眼快要崩潰的女人,想都沒想就將視頻刪除,然後打開車窗,將手機丟了出去。

螢幕碎裂的清脆聲響讓黎欣彤的心顫了顫,抬眸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想報仇嗎?」薄衍宸突然開口。

第4章 你只需要跟我合作

黎欣彤以為自己幻聽了,傻愣愣的看著薄衍宸。

「被未婚夫和妹妹雙雙背叛,清白又差點被毀。難道你不恨?不想報仇?」薄衍宸低沉有力的聲音在她耳邊悠悠響起。

她恨!她當然恨!他恨不得將這兩個畜生千刀萬剮!尤其可恨的是薄景軒,她為他頂罪,為他坐牢,他卻恩將仇報。今天她遭受的屈辱必定會加倍討回來,必定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黎欣彤咬著唇,眼中流露出復仇的火焰,拳頭拽的緊緊的,指節咯咯作響。

雖然她沒有回答,可此刻的神情和動作已經出賣了她,薄衍宸勾了勾唇,「我可以幫你。」

黎欣彤聞言,驚訝的下巴都差點掉下來,「幫我?可我並不需要你的幫助。」

薄衍宸挑了挑眉,「你確定以你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報仇?」

黎欣彤的臉色一僵。

薄景軒的背後有強大的薄家撐腰。她一個弱女子,怎麼和他鬥?況且,現在的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光鮮亮麗的黎家大小姐了,只是一個剛剛刑滿釋放的囚犯而已。

暫且不說黎家根本就不是薄家的對手,就算能與之抗衡,父親也未必會為了她和薄家撕破臉。

至於黎筱筱,從小就比她受寵。況且她坐牢的事情讓黎家顏面無存,父親心里對她有怨氣,肯定不會站在她這邊。

這個時候突然有個大人物站出來,要助他一臂之力,自然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黎欣彤卻不會天真的相信天上會掉餡餅,就算是,也只會是個陷阱。

「薄先生,幫我報仇這種話似乎不適合從您的嘴里說出來吧?」黎欣彤的語氣看似反問,實則拒絕。

「哦?為什麼不適合?」薄衍宸的眸底帶著幾分探究的意味。

這人明知故問吧?黎欣彤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因為您是薄家的人,是薄景軒的小叔,是他的親人!」

「別跟我提薄家!」薄衍宸的眼神陡然變涼,周圍的空氣都似乎降到了冰點,「另外,薄景軒也不是我的親人。我們充其量只不過都姓薄而已。」

黎欣彤被他驟變的態度怔住了,她清晰的感覺到薄衍宸似乎對薄家有很深的積怨。

沉默片刻,薄衍宸又恢復了先前的淡定,「想要報仇,就打名片上的電話。記住,你只有三天時間考慮。」

「為什麼幫我?」黎欣彤看著他。

他和她非親非故,甚至根本就不認識。今天他能出手相救,已是難能可貴,現在居然說要幫她報仇,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薄衍宸的語氣依舊冷漠,「你只需要跟我合作。」

黎欣彤心頭的疑團更大。

她記得薄景軒曾經說過,薄衍宸的母親當初意外懷孕,薄老爺子為了家族的顏面,讓她把孩子打掉,可倔強的女人,竟然偷偷躲了起來。

孩子出生後,她死活不要薄老爺子的資助,獨自撫養孩子,生活的很艱苦,疾病纏身,不幸在薄衍宸七歲那年,撒手人寰。

薄衍宸因為母親的死一直對薄家有恨,不願認祖歸宗。

薄衍宸會提出要幫她報仇,難道是為了通過打擊薄景軒,進一步來打擊薄家?

黎欣彤想到這里就覺得全身發毛,她可不想糊里糊塗的就被人當槍使,「跟你合作?我需要做什麼?」

女人的眼睛里滿是戒備,一臉遇到毒蛇猛獸的表情。

薄衍宸輕輕地嗤笑一聲,深不見底的雙眸在她身上玩味的打量著,「放心,不會讓你殺人放火,也不會讓你……出賣色相。」

他的目光過於赤果邪肆,話語過於直白曖昧,黎欣彤的身子微微一顫,兩朵紅暈浮上了白皙的臉頰。

她是天生的美人坯子,即便是素顏配齊耳短髮,都美的不可方物。紅紅的臉頰像兩個熟透的紅蘋果,可愛誘人,讓人看了忍不住想撲上去咬一口。

薄衍宸心神微微一動,瞬間便恢復了平靜,「具體需要做什麼,等你同意和我合作後,自然會知道。」

黎欣彤還想說什麼,薄衍宸已經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薄少!」一直站在車外的男子恭恭敬敬的朝他頷首。

「我還有點事兒要辦,你先送她回去。」

「是!」

駕駛室的門打開,剛才救她的男人坐了上來,發動汽車,從後視鏡里看向她:「去哪兒?」

去哪兒?回家嗎?

呵!提起她那個家,真是一把辛酸淚。

她雖然是黎家大小姐,衣食無憂,人前看似風光,在家里卻不受待見。

她出生後不久,父母離異,她跟著母親生活。直到十二歲那年,母親去世,她才被接到父親身邊。

父親對她一直不鹹不淡,那些所謂的父愛都給了妹妹黎筱筱。她坐牢的這一年的時間里,父親沒有來監獄看望過一次,甚至連一封信都沒有。

繼母邱愛華就更別提了,從小視她為眼中釘。妹妹黎筱筱,更是什麼都要和她爭,和她搶。

吃的、穿的、玩的,甚至是男人……

雖然她此刻不想回家,可似乎除了那兒,自己真的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黎欣彤嘆了一口氣,對著前面的男人說:「先生,麻煩送我去紅石灣小區。」

男人嗯了一聲,隨即踩下油門。

一路沉默,車子里安靜的可怕,就在快要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黎欣彤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您好,請問是黎欣彤小姐嗎?」一個陌生的女人聲音。

「嗯,我就是。請問您是哪位?」

「這里是西城福山養老院,您的外婆夏淑芬女士上半年的費用要結了。」

黎欣彤愣了一下:「費用?」

「是啊!剛才薄先生打電話來,說他今後將不再負擔這筆費用了,他說……因為你回來了。今天是截止日,麻煩您盡快來我院繳款。」

外婆自從兩年前患老年癡呆症後,被送到了福山養老院,每個月的費用由黎欣彤支付。

她服刑後,薄景軒主動承擔了這筆費用。

呵!這個男人可真是渣到家了,剛剛醒過來就開始睚眥必報!

第5章 這丫頭身上鑲金嗎?

黎欣彤在心底冷嗤一聲。今天,她算是徹底認清薄景軒這個卑鄙小人的真面目了。

「黎小姐,黎小姐,您還在嗎?」長時間沒有回話,電話那頭的女人有些焦急的催促著。

「我在。」黎欣彤回過神來,抿了抿唇問道:「請問一共需要多少費用?」

「嗯……上半年的費用一共是七萬四千元。」

黎欣彤倒吸一口涼氣,那麼貴!她剛剛出獄,身上可沒帶那麼多現金,金融卡上的薪水每月用於支付外婆的養老院費用已經所剩無幾。這一年來她又沒工作,哪來的收入?

這筆錢,她從來沒有開口向父親要過,父母早就離異,父親怎麼可能願意贍養前妻的母親?

她知道這次,自己是非得向父親開這個口了,否則外婆肯定會被養老院拒收。

不過,她認為父親應該不會拒絕。不管怎麼樣,當初她替薄景軒坐牢,父親曾經收過薄家給的兩千萬補償款。

現在,她只是讓父親拿出七萬多而已,並不過分。

「我現在馬上回去取錢,然後過來繳款。」

汽車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

黎欣彤提著行李下了車,走到黎家的別墅門口,按響了門鈴。

來開門的是黎家的管家馮媽。這個從來都沒拿正眼看過她的下人,在看到她的一剎那,雙眼直直的釘在她的身上,仿佛像是大白天見了鬼的表情,結結巴巴道:「大……大小姐,你……你怎麼回來了?」

呵!看到她至於那麼大反應嗎?她又不是判了終身監禁,永遠不能回來了。

黎欣彤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爸在家嗎?」

「老爺去公司還沒回來,夫人也不在家,您要進去嗎?」馮媽說話的語氣分明就把她當成一個外人。

回自己家,一個下人居然問她進不進去。笑話!

不過她是來找父親要錢的,現在他不在家,自己也沒有進去的必要,「不進去了。我去公司找我爸。麻煩把行李拿到我的房間。」

馮媽嫌棄的瞥了一眼黎欣彤那個顏色陳舊的行李箱,「這……恐怕我做不了主吧?」

黎欣彤被她的態度弄得甚是惱火。放個行李而已,值得那麼刁難她嗎?

「既然你覺得為難,那我自己放好了。」黎欣彤說完就要往里面走。

「哎……等等……」馮媽上前一步攔住她,「大小姐,不是我不肯幫你放行李,而是……您的房間已經被改成雜物間了。」

黎欣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馮媽輕蔑的看了她一眼,「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吧,就在你坐牢後。」說坐牢兩個字的時候,她特地加重了語氣,說完又補充了一句,「這是老爺和夫人的意思。」

把她的房間都給占了?這是要將她逐出家門的節奏嗎?黎欣彤暗自苦笑。呵!黎家還真是絕情!

正在這時,一陣刺耳的滴滴滴的汽車鳴笛聲從她後方傳來。

黎欣彤轉身,看到一輛嶄新的路虎正朝她這邊開過來。

車子擦著她的身邊停下,車門打開後,下來的是父親黎建國和繼母邱愛華。

黎建國在看到她的一剎那,愣住了。

黎欣彤上前一步,「爸,我回來了。」

「呦,我當是誰來了呢!」邱愛華陰陽怪氣的開口,「原來是黎家大小姐刑滿釋放了啊!咦?不對呀,你不是還有半年才能放出來嗎?難道是越獄了?」

「愛華!小聲點!」黎建國皺了皺眉,阻止妻子在大門口嚷嚷,轉頭看著黎欣彤,滿臉的疑惑,「你怎麼出來了?」

黎欣彤從父親眼中看到了明顯的疏離,咬了咬唇道:「爸,我表現良好,所以提前出來了。」

黎建國淡淡的應了一聲:「嗯,有什麼話進去再說。」

客廳里,黎建國雙腿交疊坐在沙發里,指尖燃著一根香煙,嚴肅的看著她:「提前釋放怎麼不事先通知一聲,就一個人跑來了?」

黎欣彤的心里一陣寒涼。他並沒有像一般做父親的那樣,詢問女兒在監獄里這一年有沒有受苦,或者是將來有什麼打算,而是一開口就質問她為什麼不打招呼就回來。

「對啊?你的那個未婚夫薄景軒呢?他沒去接你嗎?」邱愛華坐在旁邊,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黎欣彤冷冷的看著邱愛華,「他怎麼會有空來接我呢?」他忙著和你女兒滾床單呢!只是後半句話她說不出口。

黎建國自然聽出她話里有話:「你這話什麼意思?他是你的未婚夫,你出獄那麼重要的日子,他該不會不知道吧?」

黎欣彤看著黎建國,淡淡的說到:「爸,他已經不是我的未婚夫了。我們分手了!婚約也解除了!」

「什麼!」黎建國從沙發上猛地站起來,「你說什麼?分手了?為什麼?」

「老公,別激動,別激動。」邱愛華連忙扶住丈夫,「這還用問嗎?我早就和你說過,像薄家這麼有頭有臉的人家,怎麼會接受一個勞改犯當媳婦呢?」

「可……欣彤是替景軒那小子坐的牢!」黎建國這時候腦子倒是挺清醒。

「那又如何?」邱愛華冷嗤一聲,「薄家當初給了二千萬,不就是明擺著把分手費一並給付了嗎?要不然替人坐一年牢,也用不著給那麼多錢吧?你真當這丫頭身上鑲金嗎?」

黎建國一聽,更加上火:「這婚約是當初薄老爺子定下來的,薄景軒這混帳小子說解除就解除,像什麼話?我這就打電話找他過來!」說完,伸手去兜里摸手機。

黎欣彤上前一把摁住黎建國的手:「爸!您別找他了!解除婚約是我提出來的!」

「是你?」黎建國以為自己聽錯了,「你開什麼玩笑?」

「是我!」黎欣彤說,「薄景軒,他……他背著我和別的女人搞在一起。我不能接受,所以……就和他分手了。」她實在說不出口那個女人就是黎筱筱。

黎建國愣了兩秒鐘,突然揚起手,啪的給了黎欣彤一個響亮的耳光,正好打在剛才薄景軒打過的地方,疼得她眼淚直流。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