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雲南:世外桃源與磨刀霍霍

從廣州向西飛至麗江,雲霧纏繞著綿延的山巒,山腳蒼綠而蔥鬱,低矮的城市星星點點地分布在山谷中。

我們此行下榻的地方距離麗江三義國際機場大約五十分鐘的車程,行館提前安排好的接機司機已經早早等候在機場。前一天晚上,我的手機還收到了溫馨提醒——雖然時值暑期,但當地晝夜溫差大,要注意增減衣服。

▲麗江古城 圖源:攝圖網▲

對於這些價格不菲的精品度假項目而言,提供無微不至的貼心服務也是它們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旅遊市場上的生存之道。

車沿著大麗線一路開過去,城鎮並不多,大片大片的綠色作物和隔不了多久就出現的旅遊廣告牌——「麗江千古情,一生必看的演出」、「麗江雪山小鎮歡迎您」等等。

接送我們的司機顯然也留意到我們對廣告牌的關注,笑了笑說道:「最近人開始多了,現在麗江到大理的高鐵還沒有開通呢,以後會更方便。」

對於旅遊大省雲南來說,區內的旅遊資源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除了久負盛名的麗江之外,大理、香格里拉、西雙版納等都是國內外的旅遊大IP,但交通一直是短板。除了省會昆明之外,其它幾個城市與外界的直接連通並不方便。從廣州出發直飛麗江的航班目前只有三趟,也沒有大型航空公司的班機可以選擇,三個小時的航程還要忍受空姐不斷在狹窄的過道里走來走去兜售商品。

放在中國大開大建的圖景之中,這或許又成了不那麼容易到達的雲南的迷人之處了。

車駛過麗江城區之後,周邊的度假別墅、小洋樓開始多了起來,還有一些頗為森嚴神秘的莊園。靠近束河古鎮的悅榕莊就是此類高端精品酒店的代表,錯落分布的石板屋頂別墅隱居在蔥鬱的植被中。此外,鉑爾曼度假村、安曼等小型高端精品酒店都在此有所耕耘。它們瞄準的正是那些想要在此處悠閒度假的富有階層,盡管這意味著他們得花費成千甚至上萬元每晚的費用。

▲束河古鎮 圖源:攝圖網▲

在最早的觀光遊之後,中國遊客群體也逐漸成熟。那些城市白領及精英人群,有著良好的審美、廣泛的閱歷和豐富的見聞,對旅遊和度假也提出了更高層次的精神體驗要求,這也讓麗江旅遊面臨著遊客日益「挑剔」和多元化的需求與當地文化日益空心化之間的矛盾。

但雲南並不缺少文化。這片土地南接緬甸、老撾,東鄰青藏高原,不同的宗教、信仰、語言還有民族都在此處交匯,高海拔的小鎮、犛牛、經幡、古商道和僧侶構成了一幅悠遠而舒緩的曠世圖景。

一些主張奢華低調的高端精品度假酒店在此處找到了最契合的背景板,我們此行正是去往一家剛開業不久,以「人文度假生活方式服務商」為賣點的度假項目。

對於這些坐落在風景秀麗但周邊配套設施並不完善區域的度假項目而言,消費者入住之後的大部分活動都在酒店或者度假村內進行,它們也需要思考如何利用地域的文化優勢,讓來到此處的遊客體驗到「真正」的雲南,或者別具一格的雲南。

隱秘的世外桃源

抵達的當天午後,我們便參觀了一下這座文化行館。與大多數隱居於此的高端度假項目類似,它也是由國外設計師來操刀完成的:建築風格保留了當地古宅的特色,周圍環繞著的古老的石牆,還有打磨過的木頭露天陽台,中間是庭院和公共活動空間,房間里鮮有華麗而無用的東西。

對外宣傳中,它也強調一種親近自然的樸實感——「出門便可遙望雪山,品田園氣息」。對於大多數習慣了星級酒店的住宿者而言,他們或許仍然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這里的簡樸。

行館所在的白沙古村落,也是一片恬靜之地。

高海拔地區空氣稀薄,下午四五點的光景,陽光依然耀眼,乾淨的石板路上難得看見行人。不過,從鄰家虛掩的門縫里倒能看出尋常人家過日子的煙火氣息,院子里打掃得一塵不染,掛在晾衣繩上的衣服隨風飄揚著,大盆小盆的花花草草則整齊擺放在屋簷下,讓人不難想見屋主定是熱愛生活之人。

在這個迷人又小巧的避世之所里,人反倒不是主角了。我們興奮地拍下隨處可見,在樹蔭下、門廊前小憩的小狗,一個個造型各異,卻都悠閒慵懶,只可惜風中悅耳的鳥鳴聲和花香果香注定無法定格下來了。

▲門廊前小憩的小狗 攝影:Erin▲

沿著石板路一直往前走便來到了白沙古鎮——一條正在興起的,為遊客而打造的旅遊商業街。

不過,商業化的開發還談不上嚴重,這里沿街的商鋪大多數仍為當地人所開,偶爾冒出幾家新式的時髦咖啡店、時裝店,來往的遊客也不多。店主們落得悠閒清淨,並不著急吆喝,偶爾有人進去看看,才放下手中的事情過去招呼。

一位納西族的老奶奶正在小吃店門口煎洋芋和雞豆涼粉,見我們走進去,打手勢讓我們進來坐,我們講的普通話她聽不太懂,她講得方言我們也聽得吃力,不過大家手舞足蹈地比劃著倒也不失為一種交流的樂趣。

在這條不過100米左右的主街的盡頭,新的房屋已經在建造中,打鑽的轟鳴聲和鋪了一地的建築材料讓人瞬間夢回現實。

陽光依然耀眼,我們溜達著在夕陽落山之前回到行館,享用一頓私廚精心準備的晚餐。晚餐選用的是當地最新鮮有機的食材,似乎是希望這頓精致的晚餐能讓人暫時忘掉這里也即將變得熱鬧而擁擠的現實。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還參與了行館安排的其他幾項藝文活動。這座新興的中國精品度假項目,正試圖通過提供住宿之外的服務,吸引旅行者與當地的歷史文化建立聯繫。

除了參觀當地著名的佛教聖地文峰寺之外,大部分的活動都在行館內舉行。第二天晚上,我們欣賞了當地的歌舞表演,幾位參與演出的演員看上去並非職業,普通話交流起來都比較困難。不過,當表演開始之後,我們不得不感慨於納西族人民的多才多藝能歌善舞:嗓音高亢,弦樂演奏嫻熟,身姿靈活而矯健。

第三天,我們笨拙地跟著東巴老師學習納西民族的象形文字,通過文字去了解納西族的歷史、生活,與自然的關係等等。

下榻於此,遊客能跟隨當地的納西族人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打開「麗江」:這里不僅僅有玉龍雪山、虎跳峽、瀘沽湖,盛名在外的大研古城、束河古鎮,還有東巴象形文字,藏傳佛教、道教在此融合的信仰,古樸又熱情的民風民俗。

另一面的麗江

熱門的景區顯然並不在此行體驗之列,但抱著「來都來了,就去看看」的心態,我們決定去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麗江大研古城一探究竟。

時值雲南旅遊的暑期旺季,出發之前,我曾向一位朋友了解他在麗江旅遊的經歷。他在2013年夏天來過,「人擠人,根本挪不動,最後我們在古鎮外很遠的地方找了一家小旅館,條件實在太差了。」據這位朋友講述,正是因為條件太差,這間小旅館才剩了一間房,讓他僥幸不用露宿街頭。

第二天傍晚,我們五點左右從行館打車出發,大約四十分鐘的車程便到了古城入口處的「大水車」附近。

出人意料的是,遊人完全沒有想像中多,跟隨著狹窄的河道往古鎮深處走,人群愈發稀疏。那些背過主街的小巷子,更是難尋人跡,路過的客棧民宿也都不約而同地掛出了「今日有房」的門牌。尚未入夜,餐廳酒吧的生意也不見熱鬧,只有音響里不停播放著流行的情歌。

意興闌珊地逛了一個小時,我們便從古鎮出來,並且順利地叫到一輛快車。搭載我們的司機老高興致不錯,一路上聊東聊西。「早兩年來,你們根本就打不到我的車,以前我都是包車遊,生意差了才出來跑快車。」

我們好奇地問道:「怎麼生意就差了,麗江這麼有名還缺遊客嗎?」

他有點不屑一顧地說:「你看看央視都連續報導兩年了,雲南旅遊負面太多了,遊客都怕了,還敢來?」

▲圖源:攝圖網▲

對於遊客量下降,我們的感受和司機老高比較類似。在雲南昆明經營旅行社的傑登(化名)也向新旅界表示,過去一年整個雲南旅行社的接待量下降了70%「看看昆明的旅遊大巴,天天停在停車場曬太陽。」根據他的說法,幾乎每一家旅行社都在裁員,這一情況從2016年開始集中爆發了,因為旅行社都是靠自費購物返哺的,一旦關閉了購物店就是切斷了財路,自然不可能再養得起那麼多員工。

但官方數據顯示,麗江依然是一個炙手可熱的旅遊目的地。今年上半年,麗江市共接待國內外遊客2251.06萬人次,同比增長27.3%;做到旅遊總收入448.28億元,同比增長18.5%。

但是這塊古城招牌,似乎正在變得索然無味。

在烏鎮、周莊、鳳凰、陽朔,類似的建築群古村落打造的旅遊商業街幾乎大同小異——販賣各種真真假假特產的商鋪,號稱老字號、走幾步就冒出來一家的小吃店,千篇一律的文藝小資設計師風的客棧民宿、酒吧和餐廳。

根據麗江古城管理局提供的數據,過去的9年間,古城內的各類經營戶數量從1545戶增加到3994戶,平均約每1天半就新增1戶。遊客數量也從1994年的不足百萬人次,增加到2017年4069萬人次。但在這些因遊客而興的商鋪中,早就難尋當地傳統古村落的生活方式。一位身著少數民族服飾的大嬸用嫻熟的普通話不停向路過的遊客兜售自己的辮發手藝:「小妹兒,來辮個頭髮吧。」

這一波的古鎮開發也已經從大研蔓延到了束河,這個村莊的演進幾乎復制了同樣的模式。原本居住於此的本地居民搬出來,在古鎮之外建了新的房子——毫無規劃,再把原先的房子租給那些前來淘金的外地商人,坐收租金。

在束河古城之外,車擁堵了一會兒,老高繼續講著他前幾年做包車旅遊的經歷——車費只是毛毛雨,賺錢得靠回扣。他得意地吹噓著自己的朋友——同為包車司機的老王,曾帶領廣東來的四位老板去玉石店豪氣地消費了七八十萬,「買完了就請幾位老板免費吃了一頓大餐,車費也沒收,送走客人之後馬上回玉石店提了四十多萬的回扣,他跟我們說分到了三十八萬。」

聽著我們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嘆聲,老高又感慨了一句,「作為麗江人,說句良心話,我們對全國遊客是太狠了點。」

老高講的並不是孤例。

這幾年雲南旅遊確實「名聲在外」,低價遊、黑導遊、強制消費、購物回扣鏈條……這些關鍵詞充斥在各種媒體報導中。在這樣一條長長的黑色產業鏈中,從組團社、地接社到購物店、景區、客棧,再到導遊、司機,均參與其中。背後的邏輯也非常簡單,通過低價遊、零團費吸引遊客,然後在遊玩的途中逼迫遊客進行各種價格虛高離譜的消費,這其中的利潤則被產業鏈上的各色人等瓜分而去。

根據新華網的最新報導,購物回扣的重災區在翡翠,高達90%,其它玉石大概為70%-90%,銀器和茶葉分別為40%-50%、30%-40%。

當地並非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去年4月份,雲南就出台了旅遊整治「22條」,其中包括取消團隊遊客入店購物環節、禁止不合理低價遊等市場頑疾;雲南旅遊協會也制定了針對旅行社和導遊的量化考核指標。

上個月,雲南省又發布了《雲南省人民政府關於加快推進旅遊轉型升級的若干意見》,力推「旅遊革命」,這究竟能否成為根治雲南旅遊頑疾的一劑良方依然有待時間的檢驗。

車駛過束河古鎮,視野又開闊了起來,群山腳下大片大片的綠色草地鋪展開來,偶爾看到正在低頭吃草的犛牛,隔好遠才出現一戶人家——做木雕生意的,門大開著,里面擺放著造型各異的木雕……這一刻,離身後那個旅遊亂象頻出的麗江很遠,離眼前這個世外桃源般的麗江又很近。

9月19日,舟山市普陀區將舉辦一帶一路國際海島旅遊發展舟山論壇、中國舟山國際郵輪發展論壇、2018中國國際海島旅遊投資大會三大主題活動。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詳情並參與報名

[do_widget id=yuzo_widget-4] [do_widget id=yuzo_widget-9] 旅遊